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96、 就像两个久别的情人

逆行商海 闻绎 3021 2017-01-25 10:10:19

  梅美云盯着他,心里很清楚,这也是她担忧的。如果光福投资还有资金,甚至不用很多,她就有危险了。除了光福投资的人外,那些坐在电脑前观察股市的人,也是她的敌人!如果他们察觉她的力量不够,会毫不客气地进来抄底!

她轻声说:“我知道有风险,我也知道风险非常大!我这么跟你说吧,我现在走的每一步,都在刀尖上!我心里知道!”

柯建设不安地看着她,小声说:“梅总,你一定要控制风险呀!”

梅美云没有说话。但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建设,你哪里知道!我也想控制风险,但我就在险境里!就在绝境里!不是我想控制就可以控制的!我必须冒险闯过去!我必须闯过去!她心里明白,她如果闯不过去,就将万劫不复!

有一点,梅美云说对了,确实有一些人躲在电脑后面,在暗中观察ST星信的走势,随时准备出手。这其中,就有鲁腾公司的阎震强。

此时,他就坐在桌边,一动不动地看着电脑。他已经看了一上午,也看出有两股力量正在股市里搏斗。毫无疑问,其中一方就是梅美云。但现在,ST星信是不是到了底,他还有点拿不准。他几个手指来回搓着,心里非常犹豫。

他心里有一个判断,如果今天ST星信跌停,他最好等到明天再做决定。明天有可能继续跌!但今天如果没跌停,甚至开始向上涨的时候,他就要坚决出手了!

此时,在光福公司的操盘室里,大家都简单吃了午饭,坐在桌边喝茶。王五等人则忙碌着,把吃剩的食物和餐盒收集在一起,用力擦着桌子。

她们都坐在桌边,或者看大屏幕,或者看挂钟。现在时间是十二点四十分,很快就要开市了。更多的,是互相看着。她们心里都有一句话,栗光英怎么还不回来!她到底借到钱没有!

王五他们三个人忙完了,就站在会议室门口,不安地看着这些美女股东们,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们都知道,账户里的资金其实已经告罄!

就在这时,栗光英疯了一般,猛地冲进来。看看大屏幕,又回头去看电脑,大叫:“开盘没有!开盘没有!”

袁诺芳等人都站起来,万分紧张地看着她,但谁也没开口问。

张三小声说:“栗总,还没有呢,还差几分钟。”

栗光英用力一挥手,大叫:“王五,快去查一下,资金到账没有!”

听到这句话,袁诺芳和罗兰等人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正慢悠悠地落下来。

可是,王五查看了电脑,却回头说:“栗总,还没有。账户里没资金!”

栗光英尖声大叫起来:“混蛋洪金!混蛋洪金!他跟我磨蹭还是干什么!我跟他签了协议!他答应借给咱们五千万!他答应了的!”

袁诺芳和姜丽萍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心里却在猜想,洪金是不是在跟她们玩什么花样!甚至是落井下石!

罗兰脸色雪白,瞪着黑黑的眼睛,一指王五,冷静地说:“你再查一下!快!”

王五再查电脑。但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脸上就是一副绝望的表情,很傻很傻的样子。就在这时,电脑屏幕上突然蹦出一串数字。他“呀”地一声大叫:“栗总,栗总!资金到账了!资金到账了!一共是五千万!”

他转向身后的人时,脸色涨得通红。所有人都发出一声大叫,欢呼起来。她们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互相露出了笑脸。

栗光英大叫:“你们三个,选十个账户,全部转进去!动作快一点!”

三个操盘手凑在一起,分头向账户里转移资金。

袁诺芳终于轻松一些了。她相信,有了这五千万,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她笑着说:“英子,这回你可立功了,立一个大功!”

姜丽萍也显出一副妖精模样,笑嘻嘻地说:“英子,我们都给你记着,到时候给你发奖金,好不好?”

栗光英瞪着他们,严肃地说:“你们听清楚,我只借了四天!”

姜丽萍吃了一惊,“为什么!四天够干吗的!”

栗光英说:“项总的钱就只剩四天了!我借那么长时间干什么!数着玩呀!”

姜丽萍说:“账里有钱,我们至少可以安心一点嘛!四天时间太短了!”

栗光英歪着嘴,一点不客气地说:“你知道个屁!借一个月的利息八分,就是四百万!借四天的日息是半分,虽然贵,却只要一百万!你会算这个账吗!还安心一点,我们需要那么长时间吗!你就知道瞎说!”

姜丽萍还想多说几句,被袁诺芳拦住了。

她说:“英子说的也对,确实有道理。项总那笔钱只有四天。四天之内,我们必须结束。否则,我们就得完蛋!”她严肃地看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这时,罗兰轻声说:“袁姐,其实今天就可以见分晓了!用不着拖到明天!”

袁诺芳迅速在心里盘算一下,就明白了,他妈的!梅美云和廖清山,今天差不多已经把所有的股票都抛出来了!他们还有什么力量做空!

她大声说:“阿兰说的对!他妈的!梅美云和廖清山,他们玩到头了!手里没股票了!现在该看我们的了!我们今天就可以翻盘!”

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互相高声议论着,仿佛一个比一个聪明。

袁诺芳注意到,一直站在最后的乔一福,也露出傻乎乎的笑容。

这时,葛涛说:“袁姐,丽萍,英子该接受采访去了,现在快一点了。”

姜丽萍立刻回头说:“对了,英子,你老老实实的,现在跟我去接受采访。”

栗光英却向她大叫:“我不去!现在这个时候,我哪里也不去!”

袁诺芳大声说:“英子,这里有我和阿兰呢。你去接受采访,这是昨天董事会决定的!你必须去!现在就去!”

姜丽萍也说:“就是!这是董事会决定的,你必须去!”

可是,栗光英拚命地摇头,说什么也不肯去,非要守在这里。

葛涛乞求她说:“英子,英子,别固执,接受采访也是大事。”

栗光英叫道:“我就不去!就不去!看你们怎么着!”

袁诺芳拿她毫无办法,只好回头说:“乔律师,栗光英拒绝执行董事会决议,你说怎么办!”

乔一福张着嘴,看着大家,然后慢慢走到栗光英面前,看着她。他的样子,真的像个傻子,那么痴呆地看着她。谁都没想到的是,他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了栗光英。那个栗光英也仿佛哪根神经动了一下,居然搂住他的脖子。他们就那样站在操盘室中间,一动不动,就像两个久别的情人,忽然见面了。

袁诺芳看着这种情况,心里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很不爽,却也没办法。

这时,乔一福就在她耳边轻声说:“英子,不……不要这样。”

栗光英仿佛也动了感情,同样轻声说:“一福,我实在不放心呀!我的钱,都在里边了。我还借了五千万,是我签的字呀!我能放心吗!”

乔一福那么温柔地说:“英子,你……你的想法,大家都知道。咱们都……都是一样的。还有呀,这次采访,是……是为股东们准备的。过几天,就要开股东大会了。你……你还要去参加股东大会呢。让……让股东们认识你。”

栗光英不说话了,无声地看着他,眼神里似乎颇有一些情意。

乔一福轻声说:“英子,采访,非……非常重要!”

金艳妮在旁边说:“栗姐姐,大家都这么说了,你就去吧。这边有袁姐,有阿兰,肯定没问题。”

俞凤媛是最了解栗光英的,她婀娜地走过来,什么话也没说,抓起她的提包,往她肩上一挂,嘟着嘴说:“你们用不着再说什么了,英子肯定去!”她说着,就回头向姜丽萍和葛涛挥手。

姜丽萍和葛涛二话不说,一边一个架住栗光英的胳膊,绑架似的往外走。

他们出了公司,一直把她架进电梯里,还是不松手,似乎怕她突然跑了。

姜丽萍歪着嘴说:“哼,我就不该对你那么客气,拿条绳子把你一捆,直接抬走,还怕你跑了不成!你别动!老老实实的!”

栗光英说:“你们松手呀,我说去就去!你们又不是我孙子,搀着我干什么!我还没到七老八十的地步!”

葛涛小心地看着她,“英子,你可说话算数,不要跑啊,我可松手了。”

栗光英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腰都弯了。姜丽萍和葛涛也笑了起来。三个人就在电梯里笑个没完,互相拉来拉去的,倒好像有了什么喜事似的。

此时,在光福公司操盘室里,王五一声大喊,惊动了所有人,“乔总,袁总!股市开盘了!”

所有人都抬头去看大屏幕。只见ST星信刚刚开盘,就有一个大卖单砸了出来,ST星信立刻跌停了。接着,大家就看见,许多小单都跟着加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