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92、 你能不能再神一把

逆行商海 闻绎 3002 2017-01-23 10:12:30

  “我真是事事不顺。工作上有麻烦,我的上司老是刁难我,让我很难受。还有,我男朋友,刚刚和我吹了,就是刚才。我现在,好想找个人说一说心里话。你知道吧,我没别的朋友,只有你了。你能来吗,和我坐一坐,说几句话。要不然,我今晚就过不去了。”

这下子,乔一福没办法拒绝了。他问:“黛西小姐,你……你在哪儿呢?”

黛西说:“乔律师,我在百乐啤酒屋。求求你了,来安慰安慰我好吗?”

就这样,半个小时后,乔一福和黛西就坐在百乐啤酒屋里的小桌边喝啤酒。黛西一副哀伤的样子,仿佛已经到了世界末日,一双浅绿色的眼睛里,似乎含着许多晶莹的泪水。

啤酒屋里光线昏暗,音乐声却震耳欲聋。一些外国人和中国人,坐在柜台前或小桌边喝酒聊天,不时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

黛西的失恋故事用不着现编,她上大学时确实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她的述说很自然的就得到乔一福的同情。

可是,他自己就是一个单身汉,从未正经谈过恋爱。让他去安慰一个失恋中的美国姑娘,简直就是沙滩上打鱼,都不知道该在哪里撒网了。

他笨嘴拙舌地说:“黛西小姐,您……您别伤心。BJ这……这里的外国人很多,是吧?也……也许哪天,你突然碰到一个更好的,这……这可是说不准的。”

黛西还要把出戏演到底,就说:“我们认识一年了,他一直都对我特别好。他一到周末就陪我出去旅游。可是,他现在喜欢上别的姑娘了,让我好难过。”

乔一福面对这么一个美丽的外国姑娘,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急得抓耳挠腮,胡乱地说:“您……您不应该难过,您干吗要难过?您……您应该替他难过。说不定,他碰上的,就……就是一个母老虎,女夜叉,天天折磨他。他……他就会想,哎呀,还……还是我的黛西好呀,我应该回去找……找我的黛西去。他就说,亲爱的黛西,求求你原……原谅我一回吧,我……我错了。”

他这一番劝说,虽然不着调,却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堆,黛西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她觉得,这个小律师,看着是真的傻,可也挺有意思的。

她说:“乔律师,你真会安慰人。让你这么一说,我心情好了许多。好了,我又恢复过来了,也许我还能找到更好的。不说我的事了,还是说说你吧。”

乔一福嘻嘻地笑着,“我……我有什么好说的,我就是个小律师嘛。”

黛西哪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来直去地说:“真的,我对投资挺感兴趣的。我能在你那里入股吗?不过,我只有一万元钱,够不够?”

乔一福笑得嘎嘎的,好不快乐,“黛西小姐,你还……还是留着给自己买件新衣服吧。你要是穿上新衣服,妈呀,一定好……好漂亮的,心情一定会很好。”

黛西撇着嘴,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哟,你的意思是,你们的投资特别大,看不上我这一万元钱,是不是呀?”

“不,不,也……也不是。不过呢,就……就是风险特别大,有时,也挺吓人的。万一,我……我把您黛西小姐的钱,给……给赔了,就太不好了。”

“真的呀?那,你给我讲讲吧,肯定特别有意思。喂,我不打听你们的秘密,你简单的讲讲就行了,我就爱听这个。”

乔一福虽然傻,也没有傻到把光福投资的秘密说出来的地步。他虽然贼精,可也没精到看出黛西小姐是个什么人的地步。他相信,他和黛西小姐不过是个偶遇,和什么事都不沾边的。再说,男人爱炫耀,可一点不比女人少。有心的女人要是特意打听,还真没有什么打听不出来的。

所以,他就眨着他的小眼睛说:“告诉你,这两天吧,风险就……就特别大,大得不得了呢!本……本来吧,我们一点防备也没有,还……还蒙在鼓里呢。你说我……我是不是特别走运,嗨,有人提前告诉我了!”

“你的朋友?”黛西笑着的眼睛里藏着一丝尖锐。

“就……就算是朋友吧。人……人家提前告诉我了嘛。”

“乔律师,不会是个女朋友吧?”她的一个嘴角扬了起来。

“倒……倒是个女的,可……可不是你……你说的那种女……女朋友。我这个人,自……自然灾害,还没有过女朋友呢。”他这样说着,心里却想着英子。

黛西并不理会他的玩笑,却举起酒杯做掩护,似乎很随意地问:“她对你说了什么呢?一定特别重要吧?”

“那……那可不!她说,价……价格要跌。妈呀,可把我吓了一跳!”

“哎呀,幸亏她及时告诉你了,是吧?”她心里,却想起昨天夜里听到的话,丽萨尔果然是给乔律师打的电话。

“可……可不是。要……要不然,我们可就真抓瞎了!”

“那你怎么办呢?”她不动声色地盯着他。

“哎呀,我就想呀,想呀,想了一晚上,脑袋都……都要想破了。”他嘿嘿地笑起来,“这……这才想起一些办法来。要不然,我……我们可就惨了!”

黛西明白。这是丽萨尔向乔一福通风报信的结果!这是有违职业道德的!但是,她此时还没有想好,怎么使用这个情况。

这天夜里,傻乎乎的乔一福,和黛西聊到很晚,也喝了许多啤酒。黛西感觉,她再也诈不出什么情况了,这才和他一起离开了啤酒屋。

她在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头说:“乔律师,今晚和你聊天很愉快,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今后,我有了什么烦恼了,还可以再找你聊天吧?”

乔一福自然没有什么可说的,忙不迭地点头说:“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看着黛西小姐的出租车驶远之后,他才摇摇晃晃着往回走。

他筋疲力尽、头昏脑胀地回到家里,扔下包就倒在床上,呆呆地看着房顶。

和黛西小姐一起喝酒聊天,当然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却解不了他心头的烦恼。他回想今天发生并且经历过的事,一件最让他忧虑的事,渐渐浮上心头。

在公司会议室里,袁姐袁诺芳说:“咱们借了两千万,够不够?”

英子一天的功夫,就抛出了将近两千万,ST星信还是跌停了。他们虽然又借来两千万,但明天够吗?他根本拿不准。说到底,今天梅美云和廖清山不过是抛出了百分之四多的股票。他们手里,可能还有百分之五呀!

这件事还在其次了。英子的模样又浮到他的眼前。英子说:“傻缺,你要是让我赔了钱,我打破你的头!”

明天如果撑不住,英子一定会对他失望。妈呀,美丽的英子,曾经让他这个傻缺抱过的英子,今后就再也不会理他了。这更让他绝望。

还有,罗兰曾经睁着她的大眼睛,说:“乔律师,你能不能再神一把?”

罗兰的意思,其实是代表所有人对他的希望。那些美女,那些高大上的精英们,那么信任他,投入了那么多的钱,要是都赔光了,那他就真不是人了!

这时,金艳妮的模样又出现在他眼前。她说了句特别振奋人心的话,“咱们上了车,就绝不下车!”

乔一福就此从床上坐起来,抱着头,蜷成一团,拚命皱着眉思索。他应该怎么办?他应该怎么办?才能闯过这个危机!

乔一福一夜未眠,一直抱着膝盖坐在床上。他痴呆的小眼睛看着窗外,看见窗外的天空一点一点地亮起来。但他仍然毫无办法。

他知道不能再傻坐着了。他下了床,在卫生间里随便擦了一把脸,就抓起他的大提包,向外走去。

外面是晴朗的天,早晨的凉风轻微地吹拂着。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

街道上到处都是匆匆去上班的行人。他们吃着早点,追赶公共汽车。家庭妇女们提着装满蔬菜的篮子,和熟人打着招呼,愉快地说笑着。学生们跳跃着互相追赶,互相打闹,无忧无虑地叫喊着。街上车辆往来疾驶,喇叭声声,催促前面的车辆。十字街口的行人,一波一波的,如海浪一般穿过街口。

乔一福裹在行人中间,完全下意识地跟他们穿过街口。

这个时候,光福投资的股东们,也一个一个离开家门,都向公司赶去。

袁诺芳没去上班。她给公司打了电话,说身体不适,要休息一天。她开着车,在路边停下。姜丽萍和葛涛嘴里塞着早点,向她跑过来。他们钻进汽车。袁诺芳继续开车走了。他们的心情都很沉重,谁也没说话。

栗光英也出了家门。她走到汽车旁,抬头看着天。天空没有异常,似乎预示着,今天可能不会发生奇迹。

罗兰也上了自己的汽车。沙子哥什么也没说,就开车走了。罗兰静静地看着外面,眼神镇定,但心里却非常不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