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80、 天下第一号的傻美女

逆行商海 闻绎 3008 2017-01-11 10:58:48

  可是,过去海一样深的感情,已经不可重复,她只能由衷地希望,家城今后能过得好一点,还希望他夫妻和睦。

雪丽在海岛咖啡外面停好车,款款走进去。她站在门口,向四面看了看,就看见杜俊山在角落里向她招手。

杜俊山待她走来坐定,先倒了一杯咖啡放在她面前,然后有些得意地说:“雪夫人,我得到一点情况,也许对你有用。”

雪丽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是什么消息?”

杜俊山向前伸出头,神秘地看着她,小声说:“您还记得那个袁诺芳吗?博洋的基金经理。当初,为了沪市4412的事,你曾经叫我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您可能想不到,她最近,又买了一大批沪市4412的股票!”

雪丽目光尖锐地盯着他。这是一个让她有点意外的消息。几个月前,她确实让杜俊山给袁诺芳打过一次电话。那是一个可进可退的选择。她那个时候正考虑收购沪市4412,却发现袁诺芳也买了一批这个股票。似乎,袁诺芳已经察觉这只股票有可能上涨。她不希望有人搭她的顺风车,让杜俊山给她打电话,就是想把她吓出去。如果她不出去呢?她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需要的时候,或许可以让她拉升沪市4412。

后来,杜俊山告诉她,袁诺芳已经把那批股票割肉卖掉了。但是,她现在怎么又把这批股票买回来了呢?这让她有些不理解。

她问:“她买了多少?”

杜俊山笑着说:“四十万股!可不少呢!”

雪丽问:“就她一个人买回来了?”

杜俊山说:“不是一个人。我查到了她委托买入的电话。您可能想不到,这个电话是证券报记者姜丽萍的电话。我再一查,这个姜丽萍也买入三十万股!这两笔交易前后相差只有三分钟。所以,都是由姜丽萍操作买入的!”

雪丽又问:“什么时间买入的?”

杜俊山说:“八月七日。就是这一天,ST星信失火,造成股价大跌,也带动沪市4412大跌。她就是这个时候买入的。您说,这个事,我们可以利用吗?”

雪丽长时间思考,细细地掂量这件事。她终于摇摇头。在她心里,沪市4412已经是次要的事了。另外一个方面,那个袁诺芳居然是光福投资的股东之一,而光福投资正准备收购ST星信!这就是她曾经对黛西说过的话,梅美云无论输赢,都是她赢!她其实更希望梅美云输!这个结果对她更有利!那么,她就不希望袁诺芳在这件事上栽跟头!

想清楚这件事里的前因后果,她就说:“不,暂时不提这个事。”

杜俊山的眼睛贼溜溜地转着,有点不甘心地说:“我一直以为,您要收购沪市4412,并要袁诺芳帮你拉升股价,怎么现在不提了呢?”

雪丽淡淡地说:“杜总,沪市4412,是另外一件事,不能影响ST星信的事。我当时并不知道袁诺芳也会掺和在ST星信这件事里。所以,现在不能提。”

这时,杜俊山又说起另外一件事。他说:“雪夫人,我听温庆西说,‘光福投资’已经成了他们的死对头。所以,他正在找那伙人的把柄,想整倒他们。”

对雪丽来说,这就是另外一个情况了。手中掌握必胜的王牌,是她处理这类问题的关键。到了需要的时候,这个情况确实有可能被她利用!

她轻声说:“我们旁观吧,静观其变。看看他们能找到什么。”她想了一下又问:“他们有目标吗?”

杜俊山嘻嘻地笑着,说:“他们还真找到一个人,是袁诺芳的助理,叫秦仁。”

雪丽忍不住露出微笑。他们居然找到袁诺芳的助理,这件事就有点意思了。

她说:“那么,我们就在一旁看着吧。看看他们会弄出什么情况来。”

就是这天的傍晚,被雪丽和杜俊山议论的秦仁,刚刚下了班。他背着包,从公司大门里出来,沿着街边向前走。

此时,温庆西就坐在街边的汽车里,正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他。周围的行人很多,车辆也很多。天色渐渐暗下来。他从车里出来,远远地跟着秦仁。

温庆西选择秦仁是必然的。他用不着知道袁诺芳和秦仁之间是不是有矛盾。他相信,他们之间肯定有矛盾。职场生涯,办公室政治,就决定了,和你职务最近的那个人,一定是你暗中最大的敌人!他盯了秦仁三天,从未看见他和袁诺芳同时离开公司。仅此一点,他就相信,秦仁一定有他可以利用的地方。

有一点,温庆西还没有拿定主意,他准备如何与秦仁“相识”。自然“相识”,当然是最好的了,可以得到秦仁最大的信任。但目前情况紧迫,这样的机会就不容易创造出来。那么,最后一个办法,就是霸王硬上弓,直接上前叫住他,跟他挑明了。袁诺芳是他的顶头上司,秦仁一定希望他的顶头上司下台!

这是温庆西慢慢跟在秦仁身后时思考的问题。

大约十几分钟后,袁诺芳也慢悠悠地从公司里走出来。她没看见前面的秦仁,自然也没看见跟在秦仁身后的温庆西。事实上,她没有看见任何人,也没有看见周围的任何景物。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虑中。

此时,夕阳正在玻璃幕墙上镀了一层金,刚刚亮起的霓虹灯给茂密的树叶上洒上五色的光,孩子们的欢笑,忽然间响起的笛声,草坪上的喷水声,枝叶里的蝉声。她都没有看见,没有听见,她只在想自己的心事。

她上了自己的车,就半垂下头,脸上露出莫名的微笑,一动不动地坐着。

昨天早上,傻乔从长沙回来了。傻乔感觉他们提交议案的过程太顺利了,顺利得不正常。她知道,傻乔的傻话就是天机!她今晚就想去和傻乔聊一聊,或许可以看出傻乔没有说出来的天机!

这对她来说,就是天大的事!但是,还有一件小事,说不出来的小事,但她感觉,却比傻乔没说出来的天机还要重大。她能捎带着,拿下傻乔吗?

她心里纠结这件事,已经有好长时间了,却始终拿不定主意。妈呀,我一个高端美女,职场精英,从未把什么帅哥俊男放在眼里,现在面对一个其貌不扬的傻小子,却犹豫不决要不要拿下他!我肯定是有病了!

她开车冲上大街。不管怎么样,先要把当前天大的事弄清楚。至于那件比天大的事更重要的小事,只能见机行事了。

半个小时后,她终于到了傻乔的家。

当她走进门时,才察觉到她有点端着架子。她几乎是扬着下巴,视察似的环顾这个小房间,眼睛时不时的就要扫一眼那张双人床。她几乎有点恶毒地想,傻乔这个单身汉,居然在他的小房间里放了一张双人大床,简直就是别有用心的!

自然,她挑剔的目光也时不时地上下打量正忙着沏茶的乔一福。妈呀,他还能再矮一点吗?他还能再丑一点吗?他还能再傻一点吗?都不可能了!都到了极致!妈的!老娘居然还要打他的主意!

袁诺芳不由在心里想,老娘应该改名叫“傻袁”!天下第一号的傻美女!

有美女进门,对小律师乔一福来说,永远都是最幸福的事。他忙乱地给袁诺芳沏了茶,并且看着她那么高雅地在沙发上坐下来,全身上下,哪儿哪儿都闪耀着美丽、端庄、高贵,令人着迷的光芒。他嘻嘻地傻笑着,坐在床边看着她。

袁诺芳心里想着他们当前天大的事,但问出的话却变成了别的意思。

她拍着身边的沙发说:“傻乔,过来,坐姐身边来。”

乔一福却不敢造次,只是尴尬地笑着,没说话,也没动。

袁诺芳就把一双美目稍稍一瞪,“叫你过来呢!快点!姐跟你说话!”

乔一福就佝偻着腰,万分拘谨地挪过来,在小沙发的那一端坐下来。小沙发实在小了一点,他虽然尽量靠边,但和袁诺芳的距离也不过是两三公分的样子。

他双手夹在膝盖之间,“姐你……你说,我听着。”

袁诺芳背靠在沙发扶手上,脸上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心里又翻腾起来了。妈呀,这么一个东西,扔在大街上都没人多看一眼。她还大老远地跑来,琢磨着如何拿下他,真是活见鬼了!可是,回头再一想,他也是个神人呀!天下什么人都有,唯独神人难遇上。她遇上了,还能放过吗?

想到这里,她就笑着说:“傻乔,这一趟出差,和英子在一起,很愉快吧?”

乔一福傻乎乎地也笑着,“也……也没什么,还……还那样,还那样。”

“你不是喜欢英子吗?就没主动一点?争取争取?”她怪模怪样地笑着说,眼睛却上上下下地打量他,心里还是有些犹豫。

“我……我这样子吧,挺……挺那个的。”他尴尬地摇着头,一脸的苦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