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79、 你怎么能拆散他们呢

逆行商海 闻绎 3013 2017-01-10 10:31:37

  俞凤媛笑嘻嘻地说:“你要是不信,就等着瞧吧。我是什么人,我可是过来人!她是什么人,有什么眼神,我还看不出来?真是的!”

栗光英就向她摆着手说:“得了得了,我才不信呢。喂,我说,你最近在家干吗呢?闷不闷?”

俞凤媛摇着她的丰满身体,噘着嘴说:“闷不闷我还能干什么,整天拿着个遥控器,把八百年不看的电视剧都看了。”

“喂,你不是有个会计本吗?就到公司里来吧,随便干点什么,也比在家里闷着强呀。”

“哟,小光英,你是总经理,我是个小会计,让我听你吆喝呀。”

“臭凤姐,你怎么不知好人心呢!谁吆喝你了!叫你到公司里来转转,总比呆在家里看那些破电视剧强吧!我这是关心你!没你这么不知道好歹的!”

“我嘛,来是可以来,但你不能吆喝我。我的地位,现在越来越低了。你看看,我现在都要出来打工了!”

“你这个臭凤姐,看你说什么呢!”

“我还能说什么。告诉你,你要是敢吆喝我,我就找乔律师告你的状去!叫他治一治你这个小丫头!”

栗光英看着她摇摆的样子,要多婀娜就有多婀娜,忍不住大笑起来。

可是,等凤姐也离开公司后,栗光英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心里也有一点恍惚。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袁诺芳那么高端大气的白领精英,会看上说话结巴、其貌不扬的乔一福?那是决不可能的!那么,回过头来说,我会看上乔一福吗?那更不可能了!她把这个问题想了又想,还是感觉不可能。那个傻缺,不过是喜欢美女而已,还想在自己身上占点便宜罢了。我呢,偶尔让他占点便宜,也就是这样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想到这里,她歪着嘴自语道:“傻缺,你也就是占一点便宜罢了!其他的,你想也别想!”

这个时候,被栗光英讥讽的傻缺乔一福,坐在自己在律师所的办公室里,手里拿着一支笔,面对着笔记本,正抓耳挠腮,苦思冥想呢。

上午在公司会议室里,股东们就已经有点人心浮动了,因为每个人都察觉到了危险。梅美云手里的股票,肯定是从张董事长手里买来的。昨天,张董事长可能已经把这个消息告诉梅美云了。梅美云绝不会坐以待毙!她一定会采取反击措施。但是,她会怎么办呢?乔一福一点也想不出来,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应付。

这时,门口那边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他一抬头,却意外地看见,雪丽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优雅地站在门口看着他呢。

他慌忙站起来说:“啊呀,是……是雪女士,您请进,您请进。”

雪丽神态矜持,不慌不忙走进来,在桌边坐下,静静地打量着乔一福。

乔一福慌手慌脚地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说:“您……您请喝水。”

雪丽微微地笑着,不经意地说:“乔律师,我听说,你是俞凤媛的律师?”

乔一福傻傻地笑着,“是,是。凤姐她……偶尔……偶尔问一些法律上的事。”

雪丽不动声色地盯着他,直接说:“俞凤媛要和许家城离婚,是你建议的吧?”

这下子,乔一福就有点慌了。虽然他是律师,但建议人家离婚,总是有点那个的。他语无伦次地说:“凤姐向……向我咨询,我就向她提……提了一点建议。”

雪丽斜着眼睛瞥着他,轻声说:“他们是夫妻,你怎么能建议他们离婚呢!”

乔一福张了张嘴,只得说:“雪女士,您……您这么说,不……不公平。”

雪丽说:“怎么不公平了!婚姻只能促好,你怎么能拆散他们呢!”

她不怒而威的样子,给了乔一福很大的压力。他知道自己有理,但要把这个理说出来,还是挺让他为难的。

他嗫嚅着说:“雪女士,凤姐发……发现,她先生在外面有……有……”这个话,怎么好当着人家的面说出来呢。他不由住了嘴。

雪丽何等聪明,立刻就听出其中的关键。她不想在这件事上再纠缠,就说:“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我有错,我有错我就认错!上次在俞凤媛家里,我已经道过歉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乔一福小心地说:“凤姐,对……对她先生,不……不……”

雪丽立刻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俞凤媛不相信她丈夫,是吗?乔律师,那天我也说过,我会和许家城保持距离。我说到做到,这还不够吗?”

乔一福拘束得不得了,想了想,还是说:“雪女士,我……我实在想不明白,您……您出国都好几年了,为什么还……还要再去找许……许……”

雪丽听出他话里的谴责,就看着他,沉默了许久。

终于,她轻声说:“乔律师,上次在俞凤媛家,我就说过,我和许家城是青梅竹马,我们有很深的感情。我说一件小事吧,你或许就会明白。小时候,我的父母,还有家城的父母,因为一些政治上的原因,被陷在农村里。我们那个时候,非常穷。不知你能不能想到,我们穷到没饭吃,饿着肚子。我那时,只有三四岁,家城也不过七八岁。每到肚子饿的时候,家城就拉着我的手,在山上,在河边,在荒凉的田野里,寻找各种各样能吃的东西。有一年冬天,河里已经结了薄冰,家城踩破薄冰,站在河水里,挖泥里的芦芽给我吃。他挖出一根,在河里洗干净,就递给我。我那时,两只手冻得通红,坐在河边,眼巴巴地看着他。你知道我是怎么吃那个芦芽的?你一定想不出来,我是用双手捧着那个芦芽吃的!”

雪丽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泪水,她竭力忍着心里的悲伤,轻声说:“乔律师,我和家城的感情,就是在那种情况下建立起来的。你能体会到吗?”

乔一福心里也很感动。他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个时期,却听说过那个时期的许多故事。在那个时期建立起来的人生情感,确实和今天不一样。

他小声说:“对不起,让……让你想起过去的事。”

雪丽静静地说:“这些事,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我希望你能理解,所以才对你说这些。不过,再深的情感,也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乔律师,我承认,我没有处理好和许家城的关系,我愿意道歉。”

雪丽的坦率和诚恳,让乔一福很感动。他说:“雪女士,您……您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我……我特别敬重您。还有,我……我也看出来了,您和许先生很……很有感情。至少,我……我很理解。”

雪丽向他点点头,“乔律师,你能理解就好。我刚才说过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再深的感情,也只能放在心里。我只是希望,家城今后也过得好。我不希望他和俞凤媛离婚,这是真心话。”

乔一福连连点头,“我……我理解,我理解。”

雪丽又说:“你是俞凤媛的律师,我希望你在这件事上,能促成他们和好,这就是我今天来的目的。你能做到吗?”

这下子,乔一福就为难起来了。他不安地说:“雪女士,这个,这个吧,我要听凤姐的意见。她可能,对您……对您……”

雪丽说:“我知道,她还在生我的气。请你转告俞凤媛,我是真心道歉,也会和家城保持距离,更希望她原谅。过去,我一去她家,她就拉着我的手,和我说这个,说那个。这种情景,可能很难恢复了。但我还是希望她原谅我。”

乔一福说:“我……我一定转告凤姐。”

雪丽注意地看着他,“乔律师,你答应我的请求了?”

乔一福可不敢应她这句话,只好说:“我一定尽力,一定尽力。”

这时,雪丽接到一个电话,她起身走到门口去接电话。她轻声说:“杜总,什么事?好,我知道了,我很快就到,咱们在海岛见。”

她收起电话,回头注视着乔一福。她在心里犹豫着一件事,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这件事有违她的职业道德,但是,却是她内心的感情所在。她意识到,她正处于一种出于公,还是出于私的矛盾状态之中。

她犹豫了片刻,最后只是说:“乔律师,我还有事,要先走了。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能再和你聊一聊。”

乔一福急忙掏出名片,双手递过去,说:“好,好,这……这是我的名片。”他想了一下,又说:“雪女士,我……我吧,特别敬重您,希望今后还能见到您。”

雪丽听到这个话,心里再次犹豫片刻,还是转身走了。

她出了律师所,上了自己的车,很快驶上大街。她看着外面的街景,那些疾驶而过的车辆,那些匆匆往来的行人,也感受着内心的哀伤。

她忽然意识到,她今天来见乔律师,却又犹豫着没有说出心里想说的话,归根结底,是因为她和家城的感情太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