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74、 我防她防到今天!

逆行商海 闻绎 3041 2017-01-05 11:02:27

  梅美云震惊地听着这些情况。有人要提出新议案!要否决以前的公告!他们要改组董事会!他们要控制ST星信!老天,他们居然持有ST星信百分之十二点三一的股份!那要大大超过她持有的百分之四呀!

这种种情况让梅美云大为震惊。她焦虑地问:“他们是些什么人?”

张董事长说:“他们是从BJ来的,您从没听说过?你不知道他们也要控制ST星信?你不知道?”

梅美云喃喃地,几乎要发不出声音来了,“我不知道,我也没听说过。”她突然意识到,这样说下去,会让张董事长怀疑她的实力。她很快调整声音,镇静地说:“张总,请不要着急,这件事我要查一下,有什么情况,我再和你联系。”

张董事长说:“行,行,你要快一点。最迟后天,我就要发出新公告了。”

梅美云说:“好,我知道了。”

到了这个时候,梅美云的脸色已经极其严峻。她很快就想明白了,有人早就在暗中打ST星信的主意了!ST星信失火后的两天里,有人趁股价下跌之机,大批收购股票,就是为了控制ST星信!这伙人太狡猾了!他们按兵不动,直到最后一天才提出他们的新议案!她想不明白,这伙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们是从BJ去的,她怎么一点消息也没听说过呢?

她思考再三,立刻给廖清山打电话。她说:“廖总,您什么时候有空?”

廖清山更精明敏锐一些,他立刻就从梅美云的语气中听出了异常。他冷静地问:“梅总,怎么回事!听你的语气,似乎有什么急事!”

梅美云努力镇定自己的情绪,低声说:“是的!是非常紧急的事!廖总,有一个叫‘光福投资’的公司,你听说过吗?”

廖清山顿时紧张起来。“光福公司”的名字,竟然从梅美云的嘴里说出来,这说明梅美云已经和这个光福公司发生了严重的利益冲突!他瞬间意识到,这个光福公司,肯定也要和他发生严重的利益冲突!

他冷森森地问:“怎么着?它干什么了?”

梅美云听出来了,廖清山是知道这个光福投资的!这个情况让她非常愤怒,就在电话里尖声说:“它向ST星信提出新议案!并且是在最后一天!廖总,这就说明,这个光福投资的目的,就是要控制ST星信!”

廖清山瞪大了眼睛,有股带着锋芒的凶狠目光,从中直射出来。他说:“梅总,请你现在就过来!不管多晚我都等着你!现在就来!”

梅美云说:“好!你等着!”说完,她重重地放下电话。

现在,廖清山和温庆西就只有坐在办公室里静等了。梅美云从她的公司赶过来,还要一段时间。

那个小姑娘栗光英创办的光福投资,居然要控制ST星信,大大超出廖清山的预料!听梅美云的意思,她还是等到最后一天,才向ST星信提出新议案的!仅此,足见那个小丫头的精明!

廖清山把整个情况略一思考,就意识到,光福投资这个举动,将严重损害他的利益!首先,海洲数据和博远电子的谈判,现在完全处于停顿状态!他和温庆西都相信,项雨轩早已无意签署协议。那么,他支持梅美云控制ST星信,是他控制博远电子的最后一着。梅美云答应过,她一旦控制住博远,就会和他签换股协议。但是,前提是,她必须首先控制ST星信!因为ST星信手里有博远电子百分之二点四的股份!

所有这一切都是环环相扣的,一个情况引发另一个情况,最后才能达到他控制博远的目的!但是,任何一环出现问题,他都将前功尽弃!

廖清山一直在考虑,他应该怎么办。但他整整考虑了一个半小时,梅美云到来的时候,他仍然没有想出办法!他几乎是束手无策!

天完全黑了之后,外面才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廖清山起身应了一声。柳卓兰推门进来,跟在她身后的就是梅美云。

梅美云伸手抓住门把手,对柳卓兰说:“谢谢你,我来吧。”

等柳卓兰走了之后,她轻轻关上门,然后走到廖清山面前,直盯着他。她脸色严峻,甚至带着一些愤怒!

廖清山同样目光冷峻地盯着她,向沙发伸出手,“梅总,你请坐。你得到什么消息,请直接说出来。你我之间,没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梅美云克制住心中的焦躁,在沙发上坐下,立刻说:“廖总,ST星信的张总告诉我,这个‘光福投资’持有ST星信百分之十二点三一的股份!他们提出新议案,要求由他们控制ST星信!”

廖清山简洁地问:“是谁?”

梅美云盯着他说:“一个叫罗兰的人!”

廖清山愤怒至极,重重地一拍桌子,大声叫道:“果然是她!果然是她!我防她防到今天!却没有防住,终于被她跳出去了!”

梅美云尖声说:“你知道这个人!”

廖清山瞪着眼睛,一副凶相,低沉地说:“她是海洲数据的董事,是罗怀舟的女儿。梅总,我一直防着她!这几年,她却一直不动声色,一直不动声色!却在暗中做着准备!我几天前刚刚得到消息,说她要去外地管理一家企业,还要带走海洲的董秘!现在来看,就是这个ST星信了!”

梅美云也同样一拍桌子,叫道:“廖总,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廖清山向她摆着手说:“我也没想到!完全没想到!罗兰要去的企业,竟然是ST星信!梅总,请你少安毋躁。我最近刚刚得到一些情况,请庆西对你说吧。”他伸手向温庆西示意。

温庆西前倾着上身,认真地说:“梅总,我们确实刚刚得到消息,说罗兰要去外地管理一家企业,但我们并没有想到是ST星信。我们还得到另外一个消息,就是有一个叫栗光英的人,秘密创办了一家私募基金,就叫‘光福投资’!”

梅美云立刻说:“对,星信的张总告诉我,要收购ST星信的,就是这个‘光福投资’!这个栗光英,就是‘光福投资’的总经理!廖总,你没在我的背后搞什么花样吧?”她目光尖锐地盯着廖清山。

温庆西急忙摆着双手说:“梅总,梅总,请你不要误会。廖总绝不会做那种事!我们对那个罗兰,一直就很防备。只是没想到,她做得这么诡秘!”

梅美云冷静地盯着他们。她心里判断,廖清山似乎不会做这种事,因为对他没有任何好处。相反,他们只有支持她,才会有最大的好处!

她冷静地说:“温总,请你继续说,我听着!”

温庆西继续说:“梅总,现在的情况,我们都清楚了。所以,这两件事就联系起来了。廖总曾经委托我做了一些调查。我们发现,这个光福公司里有这么几个人,一个叫袁诺芳,是博洋证券的基金经理,在基金圈里,有点名气。一个叫姜丽萍,证券报社的记者,也有点名气。还有一个叫俞凤媛,是宜海电工董事长许家城的太太。还有一个人,是个律师,叫乔一福。”

梅美云点点头,“张总确实告诉我,今天去星信公司的,有一个律师,就叫乔一福。只是,就是这么几个人?”

温庆西说:“目前知道的,就是这几个人。但肯定不止。那个叫栗光英的姑娘,肯定也在其中。我们判断,还有一个叫金艳妮的姑娘,是鲁腾公司的公关经理。但是,我们查了一下,这几个人没有那么大的财力,能收购ST星信百分之十二点三一股份。他们背后,可能还有其他大股东!”

梅美云仔细思考这些情况。有一点她已经确信,她要完成收购ST星信,可能不像以前想的那么简单了。光福投资显然早就盯上ST星信了!

她疑惑地说:“前三个人,我都听说过。基金经理、证券记者,倒是都有一点小名气。那个许家城的太太,更是人人都知道。不过,那个律师是个什么人?”

温庆西微微地一笑,说:“梅总,看上去,这就是个傻乎乎的小律师,没人会把他当回事。但是,他是项雨轩的私人法律顾问。”最后一句,他加重了语气。

这倒是梅美云没有想到的事。她又问了一遍:“项雨轩的法律顾问?”

这时,廖清山的表情就有一点复杂了。他自信,在企业圈里,他能战胜任何人,但他对那个小律师,却有一种说不清的疑虑。

他轻声说:“梅总,对这个小律师,我还有一个猜测,项雨轩拖延和海洲数据签换股协议,可能就是这个小律师的建议。我感觉,对这个小律师,不可低估!”

梅美云突然想起来了,说:“我刚刚想起来,给我女儿打那个小官司的律师,就叫乔一福。是这个人吗?”

温庆西连声说:“是的,就是这个人!也许,他正是因为给您女儿打赢了官司,项雨轩才聘请他当法律顾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