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72、 咱们是天作之合

逆行商海 闻绎 2984 2017-01-03 17:40:55

  许莹湘擦了眼泪,忍不住叹息一声,终于说:“乔律师,嫂子,英子姐,我哥和我姐的那些事,还是我妈去世前告诉我的。以前,我不理解,他们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要隐瞒。后来,我到BJ工作后,才多少理解他们了。我哥和我姐,就是雪丽,其实就是想保住他们当时的工作,所以没把结婚的事说出去。结果,就这样给瞒了下来。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姐在公司里呆不下去了,就走了。我哥就更不能说了。嫂子,我哥其实就怕你爸爸开除他!”

俞凤媛说:“这就是欺骗!他欺骗我爸,还欺骗我!”

许莹湘难过地说:“嫂子,我哥不是真心想骗你。当时那种情况,他也不敢说。在老家,我父母和我姐的父母,年龄都大了,都靠我哥赡养。他不敢对你爸爸说实话,他就是怕丢了这份工作呀!”

俞凤媛美丽的大眼睛里汪着泪,说:“那他现在呢!为什么还要和雪丽来往!”

许莹湘也是满脸的泪水,“嫂子,他错了,他知道自己错了。而且,我姐也对他说,他们再来往是不对的。我姐也说要和他拉开距离。再说,我姐在这里工作一结束,就要离开。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还有,我姐也劝我哥要和你处好关系。她现在再也没和我哥来往。嫂子,这些都是真的!”

俞凤媛和许莹湘都是满脸的泪,互相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

乔一福小声说:“凤姐,那……那个雪丽,也……也跟你道过歉。”

栗光英早就认识许莹湘,看见她哭成这样,心肠早就软了。她也附合着说:“就是呀,凤姐,雪丽跟你道过歉的,你怎么忘记了?”

乔一福又说:“凤姐,今天,你家先生,又……又来道歉,他……他也许是真心的。你……你能原谅他吗?”

俞凤媛也哭泣着,说:“我就是不相信!许家城是什么人,我太清楚了!”

许莹湘大哭地说:“嫂子,你就原谅他一回吧,求你了。”

俞凤媛仍然不肯原谅,说:“小妹,你不要多说了,我迟早要和他离婚!”

许莹湘捂着脸大哭起来,她一边哭着,一边向门口走去。

俞凤媛一把抓住她,哭泣说:“小妹,你不要怨我,你哥伤我伤得太重了!”

许莹湘扑在俞凤媛怀里,哇哇地大哭起来,两个人哭成了一团。

这天傍晚,栗光英开着车,和乔一福一起送许莹湘回家。这一路上,许莹湘难过地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到了地方,他们都看着许莹湘孤独地向小区里走去。他们都沉默着,也很难过。

终于,乔一福说:“英子,咱……咱们走吧。”

栗光英开着车,沉默片刻,才说:“一福,凤姐的事,怎么办呀!”

乔一福唉声叹气地摇着头,“没……没办法,真是没办法。”

栗光英噘着嘴说:“他们好又好不了,离也离不成,还真要拖下去呀?”

乔一福苦恼得嘴都歪到一边去了,“也……也只能先拖着了。”

这时,栗光英忽然想到另外一点,推他一把说:“喂,你说,那个雪丽要是走了,回国了,凤姐和许家城他们会怎么样?是离还是不离?”

乔一福拍着脑门想了又想,还是说:“英子,不行呀,我……我是律师,不……不能这么办案子。雪丽的孩子总……总是在那里,不好办呀!”

栗光英气恼地打他一下,“傻缺,你是个律师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叫你帮凤姐办这个事的!你就是得想办法!”

乔一福说:“只……只能先拖着了,看将来会怎么样吧。英子,凤姐的事,先放一放吧,咱……咱们,还有一堆的麻烦事呢。”

栗光英回头盯他一眼,“你是说ST星信的股东大会吧?”

“就是呀。咱们还……还是先把咱们的大事办好吧。”

“咱们什么时候去?”

“明……明天就该出发了。”

栗光英回头盯着他,“你有办法了吗?”

她这么一说,乔一福又变傻了,眨着一双小眼睛,痴呆地看着她。那个解决不了的大难题,又像山一样压在他的头上了。

但是,虽然“光福投资”没有可投入ST星信的资金和资产,但他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没有后退的余地了。他们希望,以第一大股东的地位,或许可以让他们控制住ST星信。

所以,到了第二天上午,“光福投资”的美女股东们,都到了BJ西站,送乔一福和栗光英去长沙星信公司,提出他们的新议案。

她们分乘三辆车到了西站,送他们到了入口。王五等三个操盘手背着包,拖着一只大皮箱先进去了。其他人则站在入口外,目光沉重地看着乔一福和栗光英。

袁诺芳先向乔一福伸出手,和他握手,眼睛却仔细地盯着他。她现在真说不好,这个傻乔是不是傻到家的样子。他要是不傻到家,可能就出不了奇迹。

她仿佛很随意地问:“乔律师,你有办法了吗?”

乔一福一副苦恼的样子,摇摇头说:“还……还没有。”

姜丽萍说:“那怎么着,我们就这样硬闯呀?”

乔一福苦笑着说:“我……我们一步一步往前闯,也许能闯过去吧。”

罗兰静静地走过来,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盯在他的脸上。按袁姐的说法,他是一个奇人。可是,谁要是能看出他是奇人来,那眼光得有多贼呀!

她轻声说:“乔律师,祝你一路顺利。”

乔一福傻笑着说:“是,是。那,我……我们该上车了。”

这时,金艳妮在后面喊了一句:“乔律师,上去就不下来了!”

所有人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栗光英咯咯地笑着说:“我们还要在火车上过一辈子呀?”

金艳妮又叫了一声:“对,我们就是要在车上过一辈子!决不下车!”

乔一福向她说:“对,对,金姐姐说的对,我……我们的提案一提交,就……就算上车了。我……我们,要在车上过一辈子!”

这句话,终于让身边的美女股东们的眼睛里放出光来。仿佛乔一福这么说了,就一定能办到似的。

袁诺芳心里又开始转着那个让她纠结了很长时间的扯淡问题,她到底要不要拿下这个傻乔。但她嘴里却说:“乔律师,后面,肯定还有许多麻烦,甚至风险,你要多注意。到了那边,有事就打电话回来,我们都在一条战壕里。”

姜丽萍也说:“没错,我们都在一条战壕里!谁也不会后退!”

袁诺芳又说:“英子,有事就打电话回来。”

栗光英心里也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第一次没了和她争吵的想法。她低声说:“袁姐,我知道。你们都回去吧,我们也该进去了。”

乔一福也说:“那,我们就进去了。再见,我……我们要上车了。”

他和栗光英不住向送行的人挥着手,终于拖着行李箱进去了。

列车一出了城,就在田野上疾驶,路边的景物都如飞似向后掠去。车厢里整洁明亮,乘客们坐在自己的座位里低声说话。偶尔有人从过道上走过。

乔一福和栗光英坐在一起,不时露出傻笑,注视着她。能和心中的女神坐在一起,让他心里很愉快。趁这个时候,要是能和英子谈谈情,说说爱,那就美了。

不过,英子此时可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她一直在预想提交议案时可能发生的情况。不管怎么说,他们今天都像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要夺人家的成果的!ST星信肯定和梅美云有勾结的,会那么轻易地接收他们的议案?绝不可能!再说,她这一辈子,今天还是第一次出差办理公务呢,千万不能办砸了!

想到这里,她就说:“喂,你说,ST星信那帮人,会不会和咱们胡搅蛮缠?什么这个那个的,给我们挑刺找麻烦?”

“应……应该不会吧。我……我们都是按规定办的。”他眨着眼睛看着英子,不太有把握地说。

“那可说不好。ST星信明摆着,已经和梅美云串通好了,会那么容易就接受我们的议案?肯定要找碴,说我们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她瞪着眼撇着嘴说。

“咱……咱们准备的那……那么仔细,还能挑出什么毛病来?”

“哼,能不能挑出毛病来,等到了那里就知道了。告诉你,我可是做好准备了!跟他们干一架!”栗光英咬牙切齿地说,仿佛她真的要和人家打架了。

乔一福居然嘻嘻地笑起来,说:“要……要是吵架,你……你上。要是说理,就……就是我上。我……我就是有点口吃罢了,不怕他们。”

栗光英也笑了起来,说:“好,到时候还是看我的吧!等你跟他们说理,黄瓜菜都凉了,也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乔一福笑着说:“你……你说,我配合。咱……咱们是天作之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