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71、 凭什么我不能和他离婚

逆行商海 闻绎 3011 2017-01-02 10:11:00

  小妹说:“那你也要去!嫂子最讲道理,我知道。你诚心诚意的,她一定会原谅你!走吧,我陪你一起进去。”她说着,就推着哥哥往楼里走。

他们刚到门口,许家城突然拉着小妹闪到门边的角落里。

小妹说:“哥,你干吗?”

他说:“别说话,别说话,你看,谁来了。”

他们站在一坐树篱后面,只见栗光英的汽车开过来,也停在楼下。栗光英和乔一福下了车,走进楼门里。

许家城有点懊恼地说:“得了,你嫂子的死党来了,我们还去干什么!”

“不就是英子姐姐吗?你怕什么呢!”小妹说。

“你嫂子是个没主意的人,她要和我离婚,肯定是英子的主意!她来了,肯定没好事!她那张嘴要是嚷嚷起来,肯定没什么好话!走吧,走吧,我不去了。”

许莹湘也有一点犹豫,就说:“哥,你呆着别动,我听听他们说什么。”

这时,乔一福和栗光英到了凤姐家门外,砰砰地敲门。

不一会儿,俞凤媛打开门,撇着嘴瞪着他们。

栗光英先笑了起来,“凤姐,你看看你这样子,倒好像我们是来讨债的。”

俞凤媛一边让他们进来,一边像个预言家似的,说:“我一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你们没带来什么好消息。说吧,又怎么着了!”

栗光英勉强笑着说:“嗨,我的凤姐,再坏的消息,你也要让我们坐下来喘口气再说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是不是呀?”

俞凤媛双臂抱在胸前,扭着腰,那么婀娜地靠在桌边,说:“小光英,你倒是坐下呀。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凤姐现在也算是经过风雨,见过世面了!”

栗光英也知道嘴里的话有点难说,就不肯立刻坐下,只是在屋子里转着,笑着说:“我说凤姐呀,你老是这么闷在家里呀,也不去咱们公司里转一转。”

俞凤媛就把嘴一撇,直截了当地说:“小光英,你就少费话吧。乔律师,是不是又有什么情况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到这个时候,乔一福也没办法了。那么重要的情况,怎么也得让凤姐知道呀。该怎么办,也得凤姐拿主意才行。

他就结巴着说:“凤姐,我上……上次出去调查,就……就知道,你家许先生,〇二年六月就……就结婚了,和……和雪丽。”

俞凤媛歪着下巴,把身体一左一右地扭着,很不高兴地说:“乔律师,这个事你已经说过了。他就是重婚!现在,我和他离婚就有理由了!对不对!”

乔一福全身都不自在起来了,勉强说:“是,是。不……不过,当时我们还知道,雪丽还……还有一个孩子。”

这下子,俞凤媛也警惕起来了。雪丽有个孩子的事,一直就像个琴拨子似的,拨着她的神经。她说:“怎么着,这个孩子的事,你也查清楚了?”

乔一福眨着他的小眼睛,说:“凤姐,我……我这次查到,〇六年的六月,雪丽她……她曾经在妇幼保健医院,做……做过一次妊娠检查。这……这是金姐姐查到的,她……她有做过检查的记录。”

这时,俞凤媛就把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转了又转,很快就把这个意思想明白了。她咬着她雪白的牙齿,瞪着眼睛说:“乔律师,这就是说,雪丽在出国前就怀孕了!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孩子是我爸爸的!是不是!”

乔一福慌乱地点着头,“凤姐,这个,这个,非常有可能。”

俞凤媛起身转了一圈,又回头瞪着乔一福,“听你的意思,我现在不能和那个狗蛋离婚!是不是!凭什么我不能和他离婚!啊!你说!”

乔一福更加结巴了,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栗光英立刻接口说:“凤姐,你想想呀,你要是提出离婚,他们要是把那个孩子拿出来,你怎么办?一下子就要拿走你一半的财产呀!剩下的,才是你和许家城分。凤姐,那你的损失就太大了!你懂不懂!你现在就是不能离婚!”

俞凤媛瞪着他们,嘴唇动了动就哭了起来。眼泪从她脸上流下来,她抽泣说:“那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离婚!你们说!我要耗到什么时候!就这样拖着呀!”

栗光英的心也软了,掏出纸巾给她擦脸,噘着嘴说:“凤姐,你别哭呀。”

俞凤媛推开她说:“我难受!你们不知道我有多难受呀!那个雪丽,是个什么东西!她过去祸害我爸爸!现在又来搅和我丈夫!我还不敢说!是不是!我还要忍着!是不是!我现在搬到这里来了,还要给他们腾地方是不是!”

她放声大哭起来,满脸都是泪。

栗光英搂着她,自己也流出了眼泪,低声说:“凤姐,凤姐,别哭了。”

这个时候,正站在门外的许莹湘听到这里,自己也伤心起来。她忍不住想到,婚姻有时就像一把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在你心里狠狠地划上一刀,让你心里血流不止。她想到自己在心里惦念着的帅家伙。那样一个帅家伙,将来要是和别的女人也不清不楚起来,自己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

站在远处的许家城。也听到俞凤媛的哭声,不由慢慢移到门口。

许家城小声问:“她怎么了?在说什么呢?”

许莹湘摇摇头,“听不清楚。嫂子在难过,说你的事呢。他们还提到了姐。”

许家城听到凤姐在里面的哭声,自己也叹了一口气,说:“走吧,别听了。”

许莹湘抬头看着他,说:“哥,你今天已经来了,有什么话,你就当面和嫂子说,说开了,该道歉就道歉,该认错就认个错,不就过去了吗?”

许家城犹豫再三,还是说:“你听听,她都哭成这样了,我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还是走吧,以后再说吧。”

许莹湘拉着他,“哥,你已经来了,就进去吧。我陪你进去,咱们好好说嘛。”

许家城总是摇头,“算了,算了,咱们以后再说吧。”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栗光英站在门里,很惊讶地看着他们。

许莹湘急忙说:“英子姐,我哥来了。我哥想和我嫂子说几句话。”

栗光英就回头去看凤姐。

俞凤媛也看见门外的许家城,心里更加生气。她叫道:“许家城,你来干什么!你还有脸来呀!你的脸皮比城墙都厚!你竟然结了两次婚!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你去找你的雪丽呀!”

许莹湘冲进去抱住她,“嫂子,嫂子,我哥是来道歉的,你听他说几句吧。”

俞凤媛哭着叫道:“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他和雪丽,合伙来祸害我家!害了我爸爸,又来害我!告诉你,我今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给我滚!滚!”

许家城原本还想和她说几句软话,但一看见她这个样子,心里的火也冒了上来。原来想说的话也不说了,回头就走。

许莹湘急忙追出去拉住他,叫道:“哥,哥,你别走!”

许家城回头叫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走了!”甩开她就走了。

俞凤媛也追出去,继续对着许家城的背影怒骂,一点端庄贤淑的样子也没有了。乔一福和栗光英竭力拉住她,推她回房间里。

看到这种情况,许莹湘也哭了。她哭着说:“嫂子,嫂子,你为什么不肯听我哥说几句呀,你为什么呀!”

俞凤媛回头对她说:“小妹,你不用劝我!你想想,如果你的男人在外面乱找女人,你会怎么样!你会原谅他吗!”

这句话,又像刀一样砍进许莹湘的心里。她心里的那个帅家伙,那么帅呀,每天得有多少姑娘在打他的主意。玉菲其实也就是看到他的帅样子,才要和他接近的。将来他要是在外面花天花地的,她可能也会像嫂子一样生气了。

乔一福看出她心里难过,就拉她坐下,小声说:“许姑娘,坐……坐下说吧。”

许莹湘心里真的很痛苦,为她哥哥,也为自己。脸上的泪水一行一行地流下来。她难过地说:“乔律师,我今天是特意劝我哥来的。嫂子,我哥是特意来向你道歉的。他从没想过要祸害你们家,但他确实有不对的地方。嫂子,他知道自己有错,所以才会来道歉。嫂子,你为什么不肯听他说几句呢。”

俞凤媛也很难过,“小妹,你不要说了。我就是不相信他!他那种人,怎么会来道歉!他会来真心道歉吗!”

她这么一说,许莹湘更难过了,忍不住失声哭了出来。她边哭边说:“嫂子,你干吗不相信我的话!你干吗不信呀!”

她这么一哭,连一向性格火爆的栗光英也受到感染了,就说:“哎呀,凤姐,你就少说几句吧。也许许家城确实是来道歉的。”

俞凤媛仍然鼓着嘴说:“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我就是不信!”

这时,乔一福就小声问许莹湘,:“今……今天是怎么回事!你哥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