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68、 让我自己选一个姑娘吧

逆行商海 闻绎 3009 2016-12-30 10:47:44

  半个小时后,许莹湘在小区门口下了出租车。她站在路边的树荫下,望着街道的那一头。八月的酷署里,蝉声枯燥而单调。想像玉菲如何度过昨夜,让她心情更加郁闷和无奈。

终于,她看见一辆出租车远远驶来。她预感这是玉菲乘坐的车。果然,出租车在路边停下。接着,她就惊讶地看见,脸色青白的玉菲,很疲倦地下了出租车,向她这边走过来。她心里猜想,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她和玉菲并排往小区走。她问:“喂,你怎么了?怎么这种脸色?”

项玉菲像要瘫了似的摇了一下头,说:“姐呀,快别提了。”

“怎么了?你们没出什么事吧?”她疑惑地问。

“嗨,我们还能出什么事呀。昨天晚上,我和国林哥哥一起吃了晚饭,又去看了电影。又去国林哥哥那里喝咖啡。是一种印尼产的曼特宁咖啡,妈呀,苦得不得了。苦得我只喝了一小口,就不敢再喝了。”

“玉菲!你扯什么扯!说正经的!你们到底怎么了!”许莹湘叫了起来,她有一种预感,昨天夜里,他们一定出什么意外的事了。

玉菲也大叫起来,“你着什么急呀!真是的!我和国林哥哥正喝着咖啡呢,突然接到电话,说他爸爸心脏病发作。你说说,他爸爸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到了关键的时候发什么心脏病!给送进医院抢救去了!”

许莹湘惊讶极了,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她。她有点紧张地问:“你也去了医院?你在医院里呆到现在?”

项玉菲拍着巴掌说:“我的姐呀,我能不去吗?这正是我表现的时候。哎哟,真是累死我了!我在医院里一直呆到现在!”

许莹湘张开了嘴,呆呆地看着项玉菲,仿佛不认识她了。她只觉得心里仿佛有鲜花盛开,天空突然明亮宽阔,耳边的蝉声更如天籁般的悦耳动听。她好高兴,好快乐,真想抱着玉菲大叫一声。

“你……你们当时……正在喝咖啡?”她紧张得结巴起来。

“当然了,正在喝咖啡呢。你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

“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她努力克制心里的激动。

“喂,姐呀,你呢?你昨晚在哪儿过的?”玉菲随口问。

“我?我还能去哪儿,在乔律师那儿呗。”她快乐地说。

“也和他喝咖啡?不会吧?”

“得了吧,他可没有咖啡。再说,喝一晚上咖啡,我受得了吗!”

“那你们干吗呢?”她看着许莹湘,渐渐的瞪大了眼睛,“妈呀,你们在床上!是不是!你们都在床上!”她疯了似的抓着许莹湘的手,使劲地摇着。

“哎呀,哎呀,你知道什么呀!我在床中间拉了一条界线!”

“妈呀,姐!你和他干那个事了!”她那么惊讶地叫了起来。

“我在中间拉了一条界线!你听清楚!不许瞎说!”

“妈呀,姐,你胆子可真不小!你竟然和他……那个了……”

“你聋了还是怎么了!我说过了,我在中间拉了一条界线!我们谁也没有过界!谁也没有过界!你不要瞎说!”

“妈呀,他是怎么干的?好不好?你就没拒绝?老天,你什么感觉?”

许莹湘快要被她气疯了。她突然抓住项玉菲的手腕一拧,就勒住她的脖子。项玉菲就长长的尖叫起来。她一边叫着,又咯咯地大笑起来。

许莹湘在她耳边叫道:“我们什么事也没有!你说!你能不能把我的话听进去!我们什么事也没干!你听清楚了没有!”

项玉菲急忙求饶,说:“我听清楚了,听清楚了。妈呀,妈呀,你胆子可真大!就把那个事给干了!是不是特别好,啊,你说呀!”

这下子,轮到许莹湘向她长长地尖叫了。她叫道:“你听清楚我的话!”

她心里这个后悔呀,干嘛要跟这个神经病丫头说昨晚的事!她就是个一心想和帅家伙干那个事的臭丫头!你跟她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也是这个时候,在楚全富的病房里,也发生了意外的情况。

那个杜俊山,此时就像狼一样瞪着楚国林,一步一步向他逼近过去。他就像个抢劫者似的,用极其严厉的口气说:“国林,国林,你说!你听清楚我说的话了吗!你能不能把我的话听进去!啊,你说!你现在就说,你当着你爸的面,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你说呀!”他吼叫起来。

楚国林心情复杂地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几乎要哭出来了。脸色苍白的楚全富,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儿子,眼神深沉而苍老,就那样注视着他的儿子。

杜俊山叫道:“你说呀!你对着你爸再说一遍!”

楚国林苦恼地看着父亲,终于小声说:“大,如果让我选,我选许莹湘。”

杜俊山叫道:“你没得选!”

楚国林真要哭了,乞求说:“叔,求你了,就让我选吧。”

杜俊山也是一副痛彻肺腑的样子,语气沉重地说:“国林,你这个孩子,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你,你怎么能喜欢那个姑娘呢!她就是一个保镖,她根本配不上你!她也不如项姑娘漂亮,是不是!难道你看不出来?”

楚国林看看他,又回头去看父亲,乞求说:“叔,大呀,她好纯朴,好直爽。她没有富家出身的小姐气。我真的想选她。叔,大呀,我真的想选她呀!”

楚全富忧虑而痛苦地看着儿子。他明白,公司的未来,和儿子的情感,发生了冲突。顾了儿子,公司的前景堪忧。可是,顾了公司,就可能伤到儿子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杜俊山拍着楚国林的膝盖,努力用和缓的口气说:“国林,你应该知道,你爸最近正在和项玉菲她爸爸在谈生意,他们已经谈了很长时间了。他们准备合资创办一家公司,生产高科技产品。还准备让你爸持有博远的股份。国林,这一切是怎么来的?不是当面说一说,谈一谈就可以的!这里边,楚家和项家联姻,是很重要的原因呀!你明白吗?”

眼泪终于从楚国林脸上流下来。他嗫嚅着说:“叔,大呀,你们合资,能不能放过我,让我自己选一个姑娘。大呀,中不?”

杜俊山叫道:“你没得选!没有给你选的机会!你只有一个项玉菲!”

楚国林哭泣说:“大呀,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次选的机会!”

楚全富又痛苦又犹豫地看着儿子,还是说不出话来。

杜俊山终于找到了这个机会,他指着楚全富,对楚国林说:“国林,国林,你看见了吗?你爸没说话!他没说话。你爸是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你,他是在求你呢!他那是在请求你给他!也给你自己!还给整个晋北能源集团一个机会!国林,你爸刚刚犯过一次病,刚刚抢救过来!他为什么犯病,就是因为煤炭价格下跌!他为公司的将来担忧!你想让他再犯一次病吗?再送进急救室抢救?你想吗?”

一阵长长的沉默,谁都没有说话。

楚国林看着父亲,犹豫再三,终于说:“不,我不想。大,我希望你好好的。”他又是一阵沉默,低声说:“叔,就按你说的,就按你说的吧。”

杜俊山拍着楚国林的肩,很感动地说:“老楚,老楚,你的国林,真是个明白孩子!什么道理,一说就明白。国林,记住叔的一句话,人活在世上,就是皇帝老子,也不能事事按自己的心意办!”

楚全富看着儿子,颤抖着从被子里伸出手。楚国林上前握着父亲的手,紧紧地握着。父子两人互相注视着,没有再说话。

有关楚国林的感情波折问题,当天下午,杜俊山就向雪丽做了汇报。他很清楚,这么一件小事,却是雪夫人的大事,也涉及到他的利益,他可不能马虎了。

这个时候,雪丽和黛西都坐在办事处会议室的桌边,听杜俊山介绍情况。

雪丽忍不住摇了摇头,“没想到,楚国林却喜欢那个许莹湘?”

杜俊山也很忧虑地说:“是。他今天是第二次提这个事,说他想选择许莹湘。”

雪丽抬头看着他,“你说服他了?”

杜俊山勉强点点头,“至少是暂时说服了。但今后会怎么样,可不好说。他是SX人,性格里有点倔。他要是念念不忘那个许莹湘,可能还是个麻烦。”

雪丽说:“从我了解的情况看,这个楚国林是个很明白事理的人,也很孝顺。有机会,你再做做他的工作,不要让他发生变化。”

杜俊山说:“我尽量吧,希望他不要再发生变化。”

黛西看着他们,心里却有些不解。她就是不明白,中国人到底是怎么了。她说:“杜总,那个项玉菲,也很漂亮,也很迷人嘛,他怎么会不喜欢呢?”

杜俊山看她一眼,就猜出她对中国的文化传统还有很深的隔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