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63、 那股起于青萍之末的微风

逆行商海 闻绎 3038 2016-12-25 10:19:41

  袁诺芳不住摇着头,“妈的,这是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我们怎么回答?”

其他人都痴呆地看着她,谁也说不出话来。对他们来说,这是个再现实不过的问题。这一关过不去,他们将功亏一篑!

罗兰默默地翻看手里的笔记本,轻声说:“乔律师,我们可以成为大股东,我们可以努力让企业逐步走上正轨,恢复生产。但是,我们能带给它什么?梅美云其实就是买壳,甚至可以把她的博云电子注入到ST星信里。股东们就会很高兴。但是,我们能带给ST星信什么呢?我们甚至连资金都不足。栗姐姐说过,我们还有两千万,我们敢投入到ST星信里吗?”

客厅里一阵沉默,袁诺芳和姜丽萍,还有对面的罗兰,都看着乔一福。他们现在已经形成一种习惯,一旦遇到难办的事,没办法的事,就去看乔一福。

乔一福也一个一个地看着她们,他嗫嚅着,眨着他的小眼睛,终于结巴说:“阿兰,你……你把这个事交……交给我,行不行?交……交给我,我……我来想办法,行不行?”他顿了一下又说:“你……你只负责做好前面的事,行不行?”

罗兰目光幽幽地看着他,轻声说:“乔律师,袁姐一直对我说,你是一个神人,总能逢凶化吉,解决难题。乔律师,这一次,希望你再神一回。”

她这么一说,乔一福就尴尬地笑起来,“我……我可不是什么神人。”

罗兰静静地看着他,“乔律师,你让我把这个问题交给你,你有办法吗?”

乔一福一副苦恼万分的样子,“现……现在,真的没有。我……我得想想。”

这时,坐在旁边的姜丽萍就叫了起来,说:“我说傻乔,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装了,你要有什么办法,现在就拿出来,让我们大家知道一下。”

袁诺芳立刻喝斥道:“臭姜,你胡说八道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懂不懂!”可是,过了一会儿,她还是碰碰乔一福的胳膊,小声问:“乔律师,你有办法吗?”

乔一福苦恼地看着她,不住地摇头,“我……我实在是……”

客厅里的人,都古怪地看着他。每逢这种情况,他们都有一种古怪的想法,他就是个傻人嘛,他怎么可能有办法呢?绝不可能!我们干吗要相信他?可是,就是这个一脸傻相的人,带领他们一直走到了今天。他们又会忍不住地想,也许他真是一个神人吧?他是吗?现在可一点也看不出来。

袁诺芳到底年长一些,对这个一脸傻相的乔一福也有更深的感受和理解。

她决断地说:“好了,这个问题到此为止!谁也不要再说了!乔律师说,这个问题交给他,那就交给他了,由他负责解决!”她看着对面的罗兰,又补充说:“阿兰,你不要太着急。以我的经验,乔律师不到最后时刻,是神不起来的,你等着瞧吧,一定会让你意外!你们也都听着,一定会让你们意外的!”

但是,袁诺芳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却同样很焦虑。她知道,资金问题是绕不过去的,必须解决。那么,乔律师这次还能神一回吗?她心里可实在没有底。这个问题是个实打实的问题,乔律师再神,资金和资产问题,他也解决不了!这样一想,一向心胸阔达的袁诺芳,也感觉到了危机。

这时,她又注意到,一脸傻相的乔一福正无奈地看着她们,甚至向他们露出又尴尬又苦恼的傻笑来。按她从前的经验,这是他能解决疑难的先兆。但是,资金和资产,不是变戏法就能变出来的呀!更不是碰运气就可以碰上的!

实在说起来,乔一福可不知道什么先兆,什么神人之类的事。他虽然让罗兰把这个问题交给他,但他其实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知道一点,大家那么信任地把资金交给他,那么相信他能解决所有的疑难问题,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说什么后退之类的话,他绝不敢让大家失望。

像今天这样的准备,他们已经进行了好几天。但每次葛涛都会问:“星信公司失火,损失很大,你怎么办!”他还会问:“你们有资金吗!你们能注入资产吗!”

每一次,罗兰都会说:“乔律师,我们能带给ST星信什么呢?我们没有资产,我们甚至连资金都不足。我们还有两千万,我们敢投入到ST星信里吗?”

每次他们的准备工作进行到这里,就卡壳了,说不下去了。她们都明白,她们遇到了绕不过去的巨大困难!甚至,就是危机!

这天夜里很晚的时候,乔一福才回到自己租住的一居室里。

他躺在床上,两眼痴呆地看着天花板,却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每到这个时候,他就苦恼极了。他比所有人都苦恼,他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就干脆爬起来。他坐在桌边,在电脑里起草“关于重新改组星信公司董事会的议案”。他很快地在电脑里写着议案,这让他暂时忘记资金和资产的难题。他一直写到东方发白的时候才停下来。

当他打着哈欠看着电脑里的议案时,关于资金和资产的难题,再次浮上他的心头。他又苦恼起来了,坐在椅子上缩成了一团。他最最担忧的事,就是怕他的计划失败,怕他的股东们赔钱。他一动不动地坐着,两眼发呆。

这一天的上午,梅美云同样一动不动地坐着,看着面前的电脑。

现在,柯建设终于代替她收购了星信公司张董事长手里的股权,百分之四。就是这个百分之四让她疑虑重重。只有百分之四呀,太少了!

雪丽曾经在电话里提醒她,注意ST星信的巨额成交量。她早就注意到了。就是这个成交量让她心里非常焦虑。ST星信失火后的两天里的巨量成交,可远远超过百分之四呀!她相信,这是另有一支力量在对ST星信下手。但她却不知道这支力量是什么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这里边最让疑虑的是,ST星信的巨量成交,全部都是小额买入!这就意味着对方是秘密收购!这是秘密收购呀!

谁在秘密收购!

梅美云首先想到的是项雨轩。如果他知道ST星信持有博远电子百分之二点的股权,他一定会抢在她前面收购。但她很快就排除了项雨轩。项雨轩要收购,一定是大手笔,不会采取这种小额交易。

那么,会是廖清山吗?廖清山那么痛快地答应和她联手,是一种烟雾吗?她对廖清山早有耳闻,他是个非常狡猾的人,什么手段都会用!

想到这里,梅美云就给廖清山打了一个电话。她努力用平静的口气说:“廖总,ST星信已经发了公告,你看见了吗?”

廖清山在电话里说:“梅总,我看见了,看见了。我要祝贺你。不过,关键是股东大会,希望你也能顺利通过。”

廖清山的口气里透着愉快和高兴,似乎是很真诚的。如果他真搞了什么鬼,她应该能听出来。她说:“请廖总放心,我一定会顺利过关。”

廖清山大声说:“那么好,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梅美云脸上露出微笑,“好,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她慢慢放下电话。她相信,那支秘密收购力量,并不是他,但那是谁呢?她实在想不出来。这个疑问,就像一座山一样压着她。

这个时候,在南方控股廖清山的办公室里,他也慢慢放下电话,若有所思地看着身边的温庆西。他说:“我听出来了,梅美云心里有疑问。”

温庆西疑惑地看着他,“什么疑问?”

廖清山摇摇头,“说一句实话,我也有疑问,很大的疑问。我总在想那个小姑娘栗光英,还有她创办的‘光福投资’。你想想,小艳妮居然不肯承认。她帮助栗光英办了这个公司,却不肯承认。他们是秘密成立的!但是,为什么呢?”

温庆西低声说:“不会和咱们的事,有什么关系吧?”

廖清山脸色阴沉地盯着他,“我确实有种感觉,小艳妮不肯承认,可能就是和咱们有关系!但是,还是那个问题,他们想干什么呢?”

他们都是精明狡猾的企业家,在企业圈里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危机。但他们想来想去,怎么也猜不出,那个名叫“光福投资”的小公司,想干什么呢!

那股起于青萍之末的微风,正静悄悄地在草丛和树林里回旋,在山谷里流动,风势渐渐变大了,即将演变成狂风暴雨,却并没有被任何人注意。

但是,对经验丰富的人来说,却已经有了某种预感,并引起他们的猜测。梅美云和廖清山、温庆西,就是这样的人。

此时,在艾姆特尔驻京办事处里,雪丽却充满了信心。当她和黛西并排站在一起,都看着大屏幕里的ST星信时,更是如此。她同样是个经验丰富的人。只是,她的想法和廖清山、梅美云都不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