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62、 你们是个什么公司?

逆行商海 闻绎 3021 2016-12-24 10:49:15

  袁诺芳点点头,“好,这个我们都明白了。还有什么?”

这时,乔一福就取出一个小笔记本,舔着手指翻开来,做贼似的说:“有……有这么几件事,咱们商量一下。第一件,下……下个月十日之前,最好有记者采访我们,让……让外面的人了解我们这个公司。”他这么说着,就看着姜丽萍。

姜丽萍眨着她美丽的大眼睛,很快就说:“行,我明白了。我有一些媒体朋友,长沙那边也有,可以想办法安排一下。”

乔一福说:“具……具体采访内容,咱们再商量。第二件,就……就是网络上的消息。要……要当心股东大会召开前,有人散布我们的坏消息。”他这么说着的时候,就看着罗兰。

罗兰向他点点头,“行,这个我明白,我会叫阿哥想办法。你的意思是,咱们该灌水灌水,对那些恶劣消息,该删帖删帖,是这样吧?”

乔一福说:“是,是。开股东大会时,还……还要进行网上投票,不能让人造我们的坏消息。”

这时,栗光英就插话说:“阿兰,我那三个操盘手,也是网上的好手。他们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让他们和阿哥一起干!怎么样?”

罗兰说:“好,没问题。乔律师,还有什么?”

这时,乔一福却意外地注视着罗兰,好一会儿没说话。

罗兰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目光谨慎而精明,“乔律师?怎么了?”

乔一福终于说:“阿兰,到……到了股东大会那天,那些股东们,可能会向你提出问题,甚……甚至是一些刁钻问题。”

罗兰轻声说:“昨天,沙子哥也向我提了这个问题。他说,他参加过四年前的那次股东大会,我父亲就是因为没有做好准备,被温庆西安排的人给问住了,才导致最后的结果。乔律师,袁姐,还有栗姐姐,我知道我很年轻,一看就是个没有经验的人。但是,乔律师,我会尽力做好准备。”

栗光英满脸都是惊恐表情,“现在来看,阿兰,你是关键呀!咱们可输不起!”

袁诺芳立刻喝斥说:“你不要这么说!你这样会影响她的情绪!”

栗光英回击道:“阿兰看上去就是年轻嘛。那些股东在台下乱嚷嚷怎么办?”

袁诺芳说:“阿兰年轻怎么了!谁没有年轻过!我们自己就是要有信心!”

其实,连袁诺芳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她现在就是把栗光英当作敌人。她现在也拿不准,她能不能最终选择傻乔。但栗光英喜欢傻乔,就是让她不舒服!

栗光英也不是个善茬,立刻就从袁诺芳的口气中察觉到了敌意。她叫道:“这不是我们说有信心,就可以成功的事!没那么简单!”

袁诺芳瞪着她说:“这件事不用你操心!我们一定会做好准备!”

栗光英也瞪起眼睛,“要是在股东大会上,阿兰被人问住了怎么办!你说!”

袁诺芳大声说:“她要是被问住了,你就砍我的头!行不行!”

这两个人,像斗架的鸡一样,都耸起了翎毛,互相瞪视着。桌边的人都分头去拉她们,希望她们不要再争吵。

乔一福急忙站起来,向两边摆着手,连声说:“英子,英子,袁姐,袁姐,不要争,不要争。相信我,相信我,我们一定能成功!”

所有人都回头看着他。他们都没想到,他会说得这么肯定。

此时,乔一福收起他一向的傻笑,严肃地说:“只……只要我们向……向ST星信提出新议案,我……我们,就算是上车了!上了车,我们就绝不下车!这是金姐姐说过的话,就……就是我们的口号!”

袁诺芳一拍桌子,叫道:“对,我们上了车,就绝不下车!”

这天夜里,光福公司的股东们终于做出重大决定,准备择机向ST星信董事会提出他们的新议案,明确要求控制ST星信!

第二天上午,乔一福和袁诺芳按照约定,去了项雨轩的办公室,向他报告他们做出的这个重大决定。

此时,项雨轩和他们坐在沙发里,表情严肃地注视着他们。

他昨天就看见ST星信发出的公告,梅美云已经获得百分之四的股权,她就是要控制ST星信,控制那关键的百分之二点四!

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低沉说:“她果然动手了!她果然动手了!她日思夜想的就是这件事,控制博远电子!乔律师,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乔一福小声说:“这……这个月底,我们要去ST星信,提出我们的新议案。”

他问:“要求控制ST星信?”

乔一福回答:“是。”

他又问:“能成功吗?”

袁诺芳插话说:“项总,不要担心,我们现在是第一大股东。ST星信所有董事的股份加起来,也没有我们多!”

他点点头:“袁总,我看出来了,你们很有信心。”

袁诺芳说:“当然,昨天夜里,我们已经讨论过了。”

项雨轩思考一下,就问:“那么,我可以为这件事做点什么吗?”

这倒是袁诺芳没有想到的问题,竟然一时语塞,她只得回头去看乔一福。

乔一福却简洁地说:“后……后盾!”

袁诺芳立刻说:“对,项总,请你做我们的坚强后盾!”

项雨轩来回看着他们,“后盾?这样看来,你们也知道其中的风险了,是不是?很好,我等着,看看我们会遇上什么样的风险!”

现在,光福公司的美女股东们已经做出了重大决策,并且向大股东项雨轩做过了汇报,并且取得了一致意见。接下来,她们要做的事,就是做好准备。

他们头一项准备,就是帮助阿兰做好应对股东大会的准备。说穿了,就是怎么应付股东们的刁钻问题。她们都明白,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这几天里,袁诺芳、乔一福、姜丽萍和葛涛一直都呆在罗兰家里。他们并排坐在沙发上,只有葛涛在沙发后面走来走去。他现在的角色就是最刁钻的股东。

而罗兰,则像个小学生似的,手里拿着一个本子,坐在他们对面的绣墩上。此时,她肩背挺直,目光沉静地注视着对面的刁钻股东们。

葛涛突然指着她,大喊大叫地问:“喂,你们是个什么公司?你说!快说!”

罗兰冷静地说:“我们公司的名称是‘光福科技创新投资公司’。”

“什么公司?”葛涛继续大喊大叫:“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你们这个公司!”

“我们光福公司,是今年七月十八日经工商局批准成立的新公司,所以您没有听说过。这位朋友,您以后会更了解我们的公司。”

“你们有多大财力?有多少资金?就想收购星信公司!太自不量力了吧!”

“这位朋友,我们的注册资本是五千万,有雄厚的财力收购ST星信。事实上,我们已经初步完成对星信公司的收购,持有星信公司百分之十二点三一的股份。”

“喂,你说!你们为什么要收购ST星信!”

“星信公司是一家亏损企业。我们希望,把它改造成一家能盈利的企业。”

“你那么年轻,你会管理企业吗!你知道企业管理是怎么回事吗!”

“我们有一支优秀的管理团队,一定会做好星信公司的管理工作,改变它亏损的局面。”她抬头看着袁诺芳,“袁姐,这个问题,我只能这么说了。”

袁诺芳立刻说:“你不是邀请了沈格富吗?这么说没问题!”

罗兰却有点忧虑地看着她,“我是邀请了。可是,他还没有给我回话。”

袁诺芳竭力鼓舞她,“不要紧,还有几天时间,你再争取一下沈格富。他是海洲的老人,我听说,他在海洲过得也不顺心。”

罗兰点点头,向葛涛说:“涛哥,你继续吧。”

葛涛继续大声质问:“喂,你听着!星信公司失火,损失很大,你们怎么办!”

这时,罗兰又有点犹豫了,“星信公司失火,确实损失很大。我们……我们会努力……袁姐,这个问题……”她的表情有些苦恼。

葛涛却不管不顾地质问:“你们有资金吗!你们能向星信公司注入资产吗!你们有这个能力吗!你们有没有这个计划!你说!你现在就说清楚!”

面对这几句话,罗兰更说不出话来了,只是苦恼地看着他们。

姜丽萍回头叫道:“葛涛,你怎么又问这个问题!跟你说了,这个问题我们解决不了!你总这么问干什么!”

葛涛就向身边的人叫道:“哎呀,你们也想想看呀,我问来问去,最后肯定要问到这个问题,非问不可!那些股东们,肯定也要这么问的!我不问行吗!”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说不出话来了,互相面面相觑地看着。

片刻,罗兰轻声说:“袁姐,乔律师,涛哥说的对,股东们提问题,一定会提到这个问题。一到这里,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我们,没有资金,没有资产。我们什么都没有,股东们会相信我们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