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57、 她必须采取行动了

逆行商海 闻绎 3032 2016-12-19 10:43:39

  俞凤媛就撒娇似的扭了起来,嘟着红红的嘴唇说:“马总以前说话,就是特别和气的嘛。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弄得我也挺难受的。”

袁诺芳就回头斜一眼乔一福,说:“乔律师,马总发怒,那就是你的原因了。”

乔一福吃惊地望着她,“我?是……是我的原因吗?”

袁诺芳冷笑一声,“告诉你吧,你说的那两步走,野心勃勃,把马总给吓住了!妈的,我这些日子也奇怪呢,当初咱们怎么就那么大胆子!”

这时,俞凤媛却大笑一声,“哎呀,我的袁总,你害怕了是不是!告诉你吧,天塌下来有长人顶着呢,我们就那么一点投资,有什么呀!”

袁诺芳说:“好,凤姐你真有魄力。不过,乔律师对马总一说,连马总都担心,倒是你不担心,真不愧是凤姐。乔律师,你跟马总说的时候,就不能缓和一点?”

乔一福眨着他的小眼睛,有点苦歪歪地看着她,“前……前几天,我……我琢磨了好些日子呢,就……就琢磨着怎么跟马总说呢。”

袁诺芳继续说:“乔律师,当初你策划投资的时候,就没想到风险?”

乔一福点头说:“也……也想过,肯定有……有风险的。”

袁诺芳斜着眼睛看着他,大声说:“乔律师,咱们的计划,风险肯定非常大。你们等着瞧吧,廖清山和梅美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也是这个时候,被袁诺芳提到的梅美云,刚刚做出重要决定。

此时,她正坐在梳妆台前,仔细修饰自己的容貌。她非常理解男人,男人看见女人的第一眼十分重要。有些女人,甚至相当聪明的美女,都可能犯一个不易察觉的小错误,为了追求风采,而淹没她的智慧。对于美女,如何彰显她的容貌,固然是天大的问题。但对于聪明的美女,在她的美貌中显露智慧,则是更大的问题。梅美云对这一点细微的差别,有非常到位的理解。

她描眼线是在隐约之间,不显刻意。让眉梢上挑而微弯,强烈而温柔。腮红浓淡相宜而偏淡,妆似未妆。而口红至关重要,它是一切容妆的基础,甚至超过眼睛。她选了一种沉稳而大气符合她年龄的深紫色的口红,让她既美丽又端庄。

之后,她打开衣橱检视自己的衣服。今天将要做的,其实是一种商业谈判,既要华贵,也要干练。她选了一种深紫罗兰色的职业装,只在衣领里系上有鲜艳花朵的丝由。她仔细梳理了头发,是一种自然而整齐的发型。最后,她再次检查了头上和脸上,确认一切都很好,然后就提上她的小皮包出了门。

她开的是一辆黑色的沃尔沃,冷静如冰地从繁华的大街上驶过。

三天前,艾姆特尔驻京办事处的高级主管雪丽,和她进行了一次长谈。她确实认为雪丽给她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就是设法和南方控股的廖清山联手。建议确实很好,但是,她总有一种感觉,廖清山获得的利益太大了,他几乎可以得到整个ST星信,而她却只能得到博远的百分之二点四股权。

事实上,这两天里,她一直考虑的就是这件事。她仍然很犹豫。

但是,昨天夜里,雪丽给她打来的电话,让她震惊。雪丽说,你注意到ST星信的巨额成交量吗?她当然注意到了。雪丽说,你相信有人想控制ST星信吗?她确实相信。ST星信大跌的那天,她就有过这样的猜想。这个猜想让她恐惧。

就是昨天夜里,雪丽的电话,让她的猜想变成一种近在眼前的危机。她不能冒着巨大的风险,并且忙到现在,却被别人抢先得到好处!她必须采取行动了!

现在,她开着车,就是准备去见廖清山。她相信廖清山不会拒绝她的建议。但她仍然为此而焦虑。

不过,她并没有想到,廖清山也正处于焦虑之中。

这个时候,廖清山和温庆西都坐在沙发上,正在商量眼前让他们焦虑的事。

窗外的阳光很猛烈,但奈何不了室内的空调。空调里流出的阵阵冷风,则奈何不了廖清山和温庆西心中的焦虑。

项雨轩拖延谈判,已经让他们焦虑了很长时间了。这算一件。ST星信的大火,烧毁了最重要的装配车间,它的价值陡然下降,他们还要不要收购它?这算第二件。小罗兰将要去外地,管理一家属于她自己的企业,并且还要带走沈格富。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完全不清楚。这是第三件。一个叫栗光英的小姑娘,居然创办了一家私募基金,注册资金高达五千万!廖清山感到焦虑的是,这个小姑娘可能和他有着某种说不清的关系,虽然这是一种预感,但确实很强烈。这算是沾着边的第四件。

这件沾着边的第四件,明显和金艳妮有关系,但她却那么刻意地对他隐瞒,这种情况,就令人猜疑了。

温庆西淡淡地笑着说:“廖总,你那位表侄女,似乎在瞒着我们。”

廖清山点头说:“我知道。第一,她和那个叫栗光英的小姑娘,就是一伙的!她在那个光福投资公司里肯定也有一份!她刻意对我隐瞒,就说明这个投资公司可能和我有关系!庆西,说到这个投资,你也想想办法,去查一查,那个光福投资里还有别的什么人,不会只有她们这两个人。”

温庆西有点不明白,“您查这个还有什么用?”

廖清山有点阴沉地说:“知道里面都有什么人,或许就可以知道,和我们有没有关系,是什么样的关系。这个投资基金如果和我们有关系,那肯定是个麻烦!”

温庆西用力一点头,“行,没问题,我安排人去调查。”

这时,廖清山又疑惑起来了,“第二个嘛,她们那个‘光福投资’,就是一个私募基金,有什么可保密的?就算小艳妮帮人通路子办公司,甚至在里边投一点资,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庆西,所以,我感觉,小艳妮刻意对我们保密,似乎说明这个基金和我们有关系。这一点至关重要!”

“为什么?”温庆西不由紧张起来。

“光福投资的注册资金是五千万,不是小数呀!”廖清山的脸色更加严峻。

“是,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认真查一查。”

“眼前的事,我们比较麻烦的,”廖清山焦虑重重,“一个是杜俊山的‘独山投资’,仍在拉升海洲的股份,这个负担越来越重。另外,从种种情况来看,我判断,项雨轩不会再和我们签换股协议了!”

“这个项雨轩,实在是太可恶了!我真恨不得杀了他!”

“光生气没用,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们怎么办最好。”

“哎呀,我差不多天天都在想这个事!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呀!”

廖清山目光严厉地瞪着他,似乎在谴责他的愚蠢。但是,这些日子里,他也想不出办法来,竟是进退维谷!甚至是作茧自缚!他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呢!

就在这时,给进退维谷的廖清山送办法的人来了。

柳卓兰轻轻敲门,随后推门进来。她一看见温庆西就冷下脸来。她说:“廖总,梅女士来了。博云电子公司的董事长梅美云。她早上来过电话。”

廖清山眨了一下眼睛才想起这是谁。他站起来说:“请她进来吧。”

柳卓兰出去时,他低声对温庆西说:“她是项雨轩的前妻,真是够巧的。我们听听她说什么吧。”

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时,梅美云面带微笑走进来,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她身上渗透出来那种端庄、高贵,甚至有点冷傲的神态,让廖清山和温庆西有些意外。

他们都迎上去和她寒暄握手,并且恭敬地请她在沙发上坐下。

一分钟后,柳卓兰在梅太太面前放下茶杯,就一言不发地走了。她知道温庆西一直盯着她。但她最痛恨的就是他的那双邪恶的眼睛。

廖清山客气地说:“梅总,请喝茶。”

梅美云面带微笑,“谢谢廖总。”她伸手碰了一下茶杯,却并没有端起来。

廖清山心中微微一跳。这个动作表示尊敬,但也表示她有重要的话说,并不在意这些小客套。这个感觉让他来了兴趣,笑着说:“我对梅总,是早有耳闻,但今天却是第一次见面。我想说,耳闻真的不如一见。今天幸会。”

梅美云果然直截了当,简单说:“廖总客气了。”然后就要转入正题,“我知道廖总工作繁忙。所以,我今天想直言。希望廖总谅解。”

廖清山隐约意识到,梅美云今天来,对他来说一定是一件好事。就说:“好得很,这最符合我的性格。梅总有什么话,请尽管直言。”

梅美云稳重而矜持,微笑点头说:“廖总,我想说三点。第一点,我对ST星信有兴趣。但我听说,廖总的南方控股对ST星信也有兴趣。这个消息,不知是否属实,请廖总直言相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