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48、 我怀疑是人为纵火

逆行商海 闻绎 3000 2016-12-10 11:03:54

  金艳妮就撒起娇来了,把身体扭得像拨浪鼓一样,叫道:“啊,这就没事了呀?那我的冤枉对谁说呀!”

乔一福只好哄着她说:“金姐姐,这一次,让……让你受委曲了。你……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实在是咱们的事,太重大了。那……哪天我请吃饭行不行?”

听着乔哥哥说了这么多好话,金艳妮心里总算好受了些了,说道:“就是嘛,这还差不多,还是乔哥哥讲道理。今天也幸亏你给我说了一句话,要不然,那些人还要没完没了的呢!好家伙,连无人机都用上了。他们哪天要是对我不高兴了,是不是还要发一颗导弹过来,灭了我呀!”

乔一福也笑了,说:“好了,好了,金姐姐别在意,都……都是为了公司好。”

金艳妮觉得,乔律师的地位在公司里高不可攀,他都这样说了,那就一定没问题了。就说:“乔哥哥,你可要记住了,你是用得着我的,我的本事可大着呢,你以后就知道了,走着瞧吧。”

乔一福被她这么叫了好几声乔哥哥,身体早就麻了又麻,就怕她这么叫顺了嘴,将来在公司里也这么叫起来,那他肯定就有麻烦了。就小声说:“金姐姐,你别……别再叫我乔哥哥了,当心被……被人听见,就不好了。”

金艳妮就嘻嘻地笑起来,“我就是在背后这么叫嘛,没人听见,你就放心吧。”

乔一福:“好了,好了,你……你快回去吧,天……天要晚了。”

金艳妮就向乔一福挥挥手,“拜了,乔哥哥。”就转身走了。

乔一福看着她走远,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他一回头,却看见栗光英正目光尖锐地站在他身后,盯贼似的盯着他呢,把他给吓了一跳。

栗光英歪着嘴,斜着眼睛,一脸的怒气,尖声说:“傻缺,你跟那个妖精有什么好啰嗦的!啊!你跟她说什么呢!”

乔一福急忙小心说:“金姐姐被……被冤枉了,跟……跟我唠叨几句。”

栗光英怒道:“她干吗找你唠叨!你跟她有什么事没有!”

这下子,乔一福就嘻嘻地笑起来,连声说:“没有,没有。我……我要有事,也……也就是跟你有事,真的,真的,我天天都……都想着你呢。”

栗光英自己也说不上怎么回事,怎么就这么喜欢听这个傻缺说这种傻话,就有一点想笑的感觉。她努力忍住了,严肃说:“傻缺,跟我也不许动什么歪心思!我警告你!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乔一福笑得小眼睛都找不着了,“肯定,肯定,我……我肯定老老实实的。英子,你就放心好了。对了,哪天,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我特……特别想听你训我。你定时间,定标准,定心情,我……我请客,好不好?”

栗光英忍了又忍,差点忍不住要笑出来,就说:“傻缺,不许你胡思乱想的!”

她虽然嘴上凶巴巴的,但乔一福也看出她眼睛里的那一点笑意,早已满脸桃花绽放,幸福无比了。他向英子挥着手,说了无数遍“拜拜”,这才背着他的大提包摇摇晃晃地走了。英子则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的,她竟然一直看着乔一福的影子消失了,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她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把今天的事想了想,就给洪金打电话。

她说:“洪总,我们都查过了,不是我们内部泄露的消息。”

洪金却在电话里问:“你确定?”

“我们当然确定,是仔细查的。”想到这一天里的经过,她自己也觉得好笑。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廖清山怎么知道的,总有一个原因吧,是不是?你今后还是得多注意。再有,ST星信这把火烧的,也是有点邪门。”

“就是呀,你说的对,我们也奇怪呢,怎么好好的就着火了!肯定有问题!”

这时,洪金就在电话里沉默了好长时间,才轻声说:“我怀疑,是人为纵火!”

栗光英也吓了一跳,“妈呀,要真是人为放的,那可就严重了!”

洪金阴阴地说:“我倒想试试,看看能不能查一下,或许能查清楚。”

栗光英就叫了起来,“洪总,你要是能把这件事查清楚了,那就太好了。”

所以,洪金放下电话,低头沉思片刻,就又打电话叫来一个人。

进来的这个人,是一个叫郭宽河的粗野家伙,一看就是个挺凶恶的人。此时,他在桌边坐下,就注意地看着洪金,等着他发话。

洪金再次把这件事考虑一下,就说:“宽河,找你来,就是为了长沙ST星信失火这个事。我的一些资金业务,和这个公司有关系,你想想办法,去查一查,看看是电线短路,还是人为纵火。如果真是人为的,是什么人干的!”

洪金找这个郭宽河,可不是平白找的。这个郭宽河的公开身份,是青森资本公司的贷款业务主管,说穿了,就是一个催债队的队长。在青森公司的业务里,总有一些人还不了款,甚至躲藏起来拖延还款,洪金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些人!寻找那些躲债的人,并且用各种手段催他们还款,就是郭队长的业务了。

在洪金的记忆里,还没有一个躲债的人是郭队长找不到的!至于那些被找着的人,他们是还款还是送命,那就是另一个不太好说的问题了。

这个郭宽河听清洪金的话,就稍稍地考虑了一下。可以看出来,他也是一个有心计的人。他阴阴地说:“洪总,要真是电线短路,我就没办法了。但要真是人为放的火,我肯定能查出一点线索来,这点本事我还有。只是,找着以后怎么办呢?我总不能劝他去公安局自首吧,那就没意思了。”他说着,就笑了起来。

洪金也笑了,说:“找是必须找着。至于找着以后怎么办,就是另一回事了。到时候你给我来电话吧。”

郭宽河说:“那就简单了,我只管找着就行了,是吧?”

洪金点头说:“倒也是。但是,你找的时候也要小心一点,不要被别人察觉。我想查清这件事,找着放火的人,但也不想搅进别人的是非里,你明白吗?”

郭宽河歪着嘴笑了笑,“明白了,我也不想惹麻烦。那,没别的事,我就去安排了。”看见洪金向他点头,就起身走了。他挺粗壮的人,走路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郭宽河走了之后,洪金仍坐在桌边沉思,他在猜想,这是谁放的火呢?

就是这天的夜里,和ST星信失火事件有关系的梅美云,正坐在家中的大沙发上,也在沉思着。她现在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秘密收购ST星信的计划,正遇到越来越大的麻烦。

第一,她的秘密计划其实已无密可言,连八竿子打不着的雪丽都知道了,并且知道得清清楚楚,这就难保别人不知道。第二,ST星信因为失火大幅下跌的时候,居然出现了大买家。她查了交易记录,成交量里没有大手笔,全是小买单,十几手,几十手,上百手的都很少。就是这一点最让她疑虑。如果在巨量交易的背后,真的有大买家,那么,买家的用意就是秘密收购!也是要控制ST星信的!

她意识到,她的处境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不知道这个黄雀是谁!

她思考再三,一点头绪也没有。想了想,还是先顾眼前吧,就给柯建设打电话。她问:“建设,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柯建设在电话里却是很焦虑的样子。他说:“梅总,那些人还是不松口,他们坚持要失火前的价格。我跟他们谈了几次都没有谈通!”

梅美云心里的火又窜了上来!廖清山的介入,还有那个不知从哪儿来的买家,吊起了星信公司那帮王八蛋的胃口,跟她漫天要价!她真想照他们脸上唾一口!

她忍着火气说:“建设,你跟他们说清楚,ST星信已经变成一个烂摊子了,再这么拖下去,恐怕连现在的价格都卖不出去!叫他们明白这一点!”

柯建设在电话那边却考虑了很长时间,连梅美云都有点坐不住了。

他说:“梅总,我觉得,他们就想最后卖一个好价钱,轻易不会松口。我考虑,您要是买不了百分之十,买百分之四也是第一大股东呀!我看,那个姓张的董事长似乎有一点松动,没有完全拒绝我。他就有百分之四,在董事里边算是最多的了。我要是提一点价格,买下他手里的股票,您不是也可以控制ST星信吗?这样,您付出的代价可能还小一点。”

梅美云没有立刻否定柯建设的建议。她太清楚资本和股权是怎么回事了!拿下百分之四也许可以成为第一大股东,但其他混蛋董事手里,可有百分之六呀!他们要是联合起来,就可能叫她的计划前功尽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