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46、 我怎么看不见你呀

逆行商海 闻绎 3028 2016-12-08 10:48:51

  袁诺芳再次下达命令:“小春,小春,我是袁姐,你和沙子哥往前走,跟在目标身后,靠近一点,目标不认识你们。”

惠小春和沙子哥也是手拉着手,如一对情侣一般,悄悄接近金艳妮,跟在她身后。他们两个人不时相视一笑,都快要笑出声来了。

这时,金艳妮忽然停下来,左右看看,就掏出手机,那样摇摆地打起电话来了。她娇滴滴地说:“喂,哎呀,是阎总呀,你有什么事呀?”

惠小春想凑到金艳妮身边去。被沙子哥一把拉住。

沙子哥瞪着她说:“你跑得太靠前了!会被她发现!”

惠小春凑到他耳边说:“你拉我干什么!她又不认识我,我听听她说什么。”

她这么说着,就把手机贴在耳朵上,跟在金艳妮身后。

袁诺芳远远看着,就说:“小春,小春,我是袁姐,听听她说什么。”

惠小春低声说:“我明白,我明白。”

她左转转,右转转,逐步接近金艳妮,几乎紧贴在她的身后了。

这时,金艳妮面若桃李,仍然招摇地四面望着,娇声说:“你在哪儿呀?”

惠小春几乎就是模仿她的样子,也招摇地四面望着,同样娇声对着手机说:“你在哪儿呢?”

站在不远处的沙子哥快要笑弯了腰,悄悄用手指划着自己的脸。

金艳妮听到背后有人和她说一样的话,就回头瞪了她一眼。

惠小春也装作找人,回头向沙子哥瞪了一眼。让沙子哥不由张大了嘴。

金艳妮灿烂地笑着,说:“哎哟,你也在这里呀?”

惠小春也扭着身体,说:“哎哟,你也在这里呀?”

金艳妮娇声说:“我怎么看不见你呀?”

惠小春向沙子哥嘟起一张红嘴唇,说:“我怎么看不见你呀?”

远处的袁诺芳坐在汽车里,一手拿着手机监听,一手拿着一看歌剧用的袖珍小望远镜向前观察。她听到这几句对话,立刻叫道:“全体注意,全体注意,我是袁姐!目标可能要和别人接头,都给我注意观察!看看是什么人!”

她手下的这些高级特工们,一个个都戴着紫红色的大墨镜,伸头踮脚地四面张望,就想看看,是中情局还是克格勃的特务和金艳妮接头。

有的特工没有发现目标,就向附近的同行们尖声大叫:“喂,你看见没有!你看见没有!我怎么看不见呀!”

路上的行人们都向这些招摇的美女露出微笑。也有几个男青年,痴呆地看着妖娆姜丽萍,或者精致小罗兰,或者端庄贵妇一般的俞凤媛,竟然动不了了。

这时,所有监视特工都看见,娇艳的金艳妮,正把苗条身体扭出几道弯,那么夸张地笑着,仿佛就要瘫倒在地上了。她娇滴滴地对着手机说:“啊呀,我可算看见你了,真是的,你在那里呀。”她那欢笑的模样,就仿佛站街小姐看见了肉头,可算找着下刀子宰一回的目标了。

惠小春却有点眼大无神,虽然对着电话不断说:“我看见你了,我看见你了。”但其实她谁也没看见,就把一双大眼睛左边扫一圈,右边扫一圈,还是找不着目标。她甚至冲到金艳妮的身边,顺着她的目光向街对面张望。但街对面有许多行人,她仍然不知道金艳妮看见了谁。

沙子哥被这个特工外行气糊涂了,就冲过来,把她一拉,大声说:“你四处瞎看什么呢!你已经暴露了!”

惠小春就冲他大叫:“我才没暴露呢!我就是想找一找,她看见谁了!”

沙子哥说:“你嚷嚷什么你,还怕她不知道你呀!”

惠小春尖声说:“你管不着!我才不怕呢!”

金艳妮意外受到他们的干扰,就回头瞪了惠小春一眼,生气地说:“你们捣什么乱呀!要吵架到一边吵去!真是的!”她说着,继续向远处挥手。

她也是因为多喝了一点酒,居然没认出惠小春。她其实是见过惠小春一面的。

此时,沙子哥和惠小春都回头向街对面张望。到了这时,他们才看见,从街对面走过来一个人,正向金艳妮挥着手。他们很快就走到一起了。

袁诺芳坐在汽车里,用小望远镜看到这个情景,立刻说:“全体注意,全体注意,我是袁姐,谁认识这个人?快说,谁认识?”

但是,电话里的特工们高一声,低一声地乱叫,却都说不认识。

袁诺芳继续下达命令:“小春,小春,我是袁姐,跟过去,快!听听他们说什么。小心点,不要被他们看出来。”

这时,金艳妮和阎震强站在一棵大树的旁边,四目相对,笑意盎然。

惠小春和沙子哥则如情侣一般,做贼似的悄悄走到大树的另一边,竟如采访记者一般,从树后把手机伸过去,几乎就伸到他们的嘴边了。

金艳妮笑嘻嘻媚态十足地说:“哎哟,我的阎总,你怎么找着我的呀?”

阎震强嘎嘎地笑着,还有一点摇晃,说:“哪里还用找呀。我在那边和几个朋友喝了酒出来,一眼就看见你了。我心里想,妈呀,那边那个美人是谁呀,都快看花我的眼了,那不是我的金经理吗?”他说完了又是一阵大笑。

这下子,金艳妮可就做张做势起来,更加妖娆了,“阎总,你又瞎说了。”

阎震强说:“小金呀,你这是去哪儿了?”

金艳妮就张扬地笑着,说:“我这不是去廖总家了嘛,喝了几杯酒。结果呢,车也不能开了,只好走路回去呗。”

阎震强夸张地张大嘴:“我说小金今天怎么这么漂亮呢,原来是喝了酒呀。”

金艳妮就推他一下:“什么呀,你可不要这么说,人家本来就是这样的嘛。”

这个阎震强就把眼珠子转了又转,左右看了看,就拉着她的手说:“来,来,跟我来,咱们到那边去。”说着,就拉着她走到角落里去了。

袁诺芳的小望远镜早已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也从惠小春和沙子哥的手机里听出来一个大概,似乎那个男人要对金艳妮说什么重要的事。就命令道:“全体注意,全体注意!我是袁姐。都快一点!快一点!跟过去!听听他们还要说什么!”

妈妈呀!袁诺芳一声令下,只见所有男女特工,都如花蝴蝶一般,从各个方向冲出来,都向那个角落里跑过去。但是,等他们冲到那里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们都看到了惊人的一幕,那个男人,已经把金艳妮抱在怀里了。他们居然都嘻嘻哈哈地笑着,非常快乐的样子。

阎震强抱着金艳妮,一脸的色模样说:“我的小艳妮,你今天可真是漂亮。”

金艳妮咯咯笑,在他怀里扭来扭去,“阎总,你可不要这么说,什么意思呀。”

阎震强笑嘻嘻地说:“我的小艳妮,让我亲一下呗。”

金艳妮一边大笑着,把脸转来转去,一边在他身上乱打着。

阎震强搂紧了她,嘟起嘴唇就向她白嫩的脸上凑过去。这时,他却突然愣住了,惊愕地看着前面。金艳妮注意到了,也回头看,她也愣住了。

只见袁诺芳和乔一福等七八个人,在前面不远处站成一大排。他们每人都戴着紫红色的大墨镜,正吃惊地看着他们,似乎也愣住了。

金艳妮可是认识他们的,就问:“啊,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这时,葛涛冲到前面来,举起大相机对着他们,说:“靠近一点,笑一下。”

金艳妮和阎震强果然靠近一点。只听咔嚓一声响,给他们照了一个完美。

至此,经袁诺芳严厉下令,美丽妖娆的金艳妮被这个临时成立的特工组织“逮捕”了,当天就被“押送”光福公司的会议室里,等候接受全体股东的“审讯”。

此时,光福公司的会议室里庄严肃穆,气氛极为隆重。金艳妮独自一人,坐在会议桌的一侧,万分惊愕地看着对面“审判员”们。

在会议桌另一侧,整齐地坐着光福公司的其他股东们,她们都严肃镇静地看着对面的金艳妮。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副紫红色的大墨镜。

只有袁诺芳一人没入座,在其他人身后走来走去,很有派头的样子。

金艳妮满脸都是疑惑的样子,说:“你们……怎么了?”

袁诺芳盯着她说:“怎么了!怎么了!我倒要问问,你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我没怎么呀?你们怎么都这个样子了?我违法了?贪污了?犯罪了?杀人放火了?”她居然一连串地问。

袁诺芳冷笑一声,一按遥控器,墙上的大屏幕上立刻出现廖清山楼下的汽车。

“小艳妮,你说吧,这是不是你的汽车吧?”

“是呀,这是我的汽车呀,怎么了?”

“好,你承认就好。我问你,这是哪里呀?”

“这是廖清山家的楼下,我的车就停在他家楼下,怎么了?”

袁诺芳又一按遥控器,大屏幕里出现金艳妮进入楼门的背影。

“小艳妮,这个是你吧?你承认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