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44、 跟踪特务还这么麻烦

逆行商海 闻绎 3019 2016-12-06 11:00:23

  这时,栗光英的汽车也开过来,停在沙子哥的后面。

姜丽萍就跳下车跑过来,大声问:“小春,小春,你拍下照片了吗?”

惠小春举起手机给她看,“姜姐,我拍了一些,你看。”

姜丽萍抓过手机飞快地看着,向她叫道:“小春,你拍的这是什么呀,全是背影,谁知道这是金艳妮呀!她肯定不会承认的!”

惠小春也着急了,“姐,她不回头,我有什么办法呀。我又不能喊她一嗓子,说喂,你回头,让我拍一个正脸!”

沙子哥在旁边就嘻嘻哈哈地狂笑起来,还用手向她们指点着。

惠小春很生气,用力推他一下,斥责说“你笑什么呀!有什么可笑的!”

此时,金艳妮站在上行的电梯里,借着这点时间,她从皮包掏出自己的化妆粉盒,对着里面的小镜子修饰自己的容貌。只见她,口红轻划樱唇,粉扑轻拍脸颊,理一理波涛汹涌的头发,扯一扯花枝招展的连衣裙。只需一分钟,她就变得容光焕发,美色宜人了。

她出了电梯,很快走到廖清山家的门前,伸出纤纤玉指,轻按精致门铃。只片刻,保姆给她开了门,侧身让她进去。她笑吟吟地一点头,挺着婀娜腰身,踏着轻巧舞步,就走了进去。

她一进大客厅,就见廖清山和温庆西都笑意盎然地起身迎向她。

她娇滴滴地说:“叔,您叫我来,有什么好事吗?”

廖清山拉着她手往里走,说:“我的小艳妮,没有好事,你就不来看叔了?”

金艳妮咯咯地笑着,“哪能呀,我只要有空,一定常来看您。温叔,您真是的,怎么越来越年轻了,都快成帅哥了。”

她这一句话,让廖清山和温庆西都哈哈的大笑起来。

这时,廖清山就指着地上的一个纸箱子,说:“小艳妮,你来看看,老家送来的东西,都在这里了。什么腊肉、风干鸡、板鸭、牛肉条,全是腌腊食品。你说我这个岁数的人,哪里还吃得了这些。小艳妮,你全拿走吧。你要能吃就吃,不能吃就送人,随便你。”

金艳妮向纸箱子里看了一眼,果然礼品丰盛,很诱人的。就笑着说:“叔,那我可就谢谢你了,我就喜欢吃这些东西。”

廖清山说:“小艳妮,这算什么,不用你谢。过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陪着我多喝一杯就全有了。”

金艳妮快乐地说:“叔,那一定没问题。我舍命也要陪着叔喝好了。”

偏偏这个时候,保姆走进来说:“廖总,饭菜全好了,去吃饭吧。”

廖清山立刻说:“小艳妮,你可说过了,一定陪着叔喝好酒的,走吧,咱们先喝酒去。庆西,有小艳妮陪着,你也要多喝一点。”

温庆西哈哈地笑着,陪着他们一起向餐厅里走去。

这个时候,在楼下的空地里,袁诺芳的特工小组成员,已经先后聚集到这里。可是,她们望着楼上,却有一些发呆。

沙子哥和惠小春这个跟踪小组,跟是跟着金艳妮到了这里,却没办法跟着她上楼,因此,就不知道廖清山住在哪一层,哪个房间里呢?

此时,跟踪而至的姜丽萍、栗光英等人都躲在墙角后面,漫无目标地向楼上张望。这么一栋高塔,有十好几层高,那么多房间,到哪个房间里去找廖清山呢?金艳妮是不是和廖清山见了面?更是无从知道。

姜丽萍仰头看着楼上,无奈自语:“那个廖清山,住几层呀?”

惠小春自作聪明:“姐,网上能搜着吗?咱们上网搜一下。”

沙子哥就在后面挖苦说:“你就拉倒吧,你们这都做的是什么情报工作呀!连他住几层,住哪个房间都不知道,还怎么找证据呀!”

惠小春气哼哼地瞪着他:“喂,你会做你做呀!你说什么风凉话呢!真没见过你这种人,自己没本事,还说别人!”

栗光英抬着头望着上面,也是一副毫无办法的样子。

沙子哥又说起了风凉话:“你们就抬头看着吧,说不定什么时候,金艳妮从窗口里伸出头,你们就知道她在哪一层,哪个房间了。”

惠小春气愤不过,抓着他的胳膊就打了起来。栗光英和姜丽萍又回头给他们劝架,几个人在楼下,好乱了一阵,还是没办法。

这时,袁诺芳的汽车开过来,也停在旁边。

她一下车就匆匆跑来,大喊大叫地问:“喂,怎么样?怎么样?”

姜丽萍说:“小妖精上楼去了。”

袁诺芳问:“她进哪个门了?在几层?”

姜丽萍就苦着脸说:“我们也不知道。就看见她坐电梯上去了,我等半天也不见电梯下来,肯定是在上面。”

袁诺芳就愤怒地骂了起来,说:“臭姜,就你说废话,她不在上面,还在地下室呀!你都不知道她进了哪个门,我们怎么找证据!”

姜丽萍也不客气,回头叫道:“你冲我嚷嚷什么呀!我们能跟到这儿就不错了!总不能拉着她问,小艳妮,你去哪一层,哪个房间呀!”

她这么一说,旁边的几个人都嘻嘻哈哈地笑起来了。

姜丽萍受到了鼓舞,接着说:“我们又没有先进设备,在她身上贴个什么小片片,就知道她去了哪里。真是的,谁知道跟踪特务还这么麻烦!”

一句话,说得袁诺芳火冒三丈,叫道:“你给我闭嘴!就你那个破嘴说个没完!”

姜丽萍闭嘴闭了一分钟,又问:“葛涛呢?他怎么还不来!”

袁诺芳觉得,目前这个情况,也只能等葛涛来了再说了。就说:“快来了。我给他打过电话,他说他已经出发了。”

姜丽萍说:“现在只有看葛涛怎么办了!这个狗东西,这时候了,磨蹭什么呢!”

特工们正在没抓没挠,四面张望的时候,一辆面包车风驰电掣一般驶来,尖叫着在他们面前急刹车停下。只见葛涛穿了一身又古怪又时髦的连体工装,像个超人似的从车上跳下来。

姜丽萍就向他大叫:“葛涛,你怎么才来!”

葛涛向她摆着手说:“得了,得了,快别说了。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算准备利落了。车上有监视器,你去车上看着,我在外面操作。”

他这么说着,就从车上搬下来一只大箱子,放在地上打开。妈妈呀,里面竟然是一架有四个螺旋桨的无人机。妈妈呀,无人机下面,还带着摄像头呢!

他小心翼翼地把无人机搬出来,放在箱子上。他一边检查无人机,调整遥控器什么的,一边问:“金艳妮去了哪一层?”

旁边的几个人互相看着,都耷拉着嘴角摇头,谁也不想开口说话。

葛涛看外星人似的看着她们:“嘿,你们连他住几层都不知道,你们让我的飞机往哪儿飞呀!就你们还想干特工,挖卧底呀!要让中情局知道了,他们还有你们这样的同行,他们还不得哭死呀!”

姜丽萍简直快要让他气死了,猛踢他一脚,叫道:“臭葛涛,你哪有这么多废话呀!说起来没完了!你就别管那么多!反正大热天的,家家户户都开着窗户。你一个一个挨着看,总能看见她。她只要没躲在壁橱里就行!听到没有!赶快发动飞机!飞起来往窗户里看!别等着了。我去看着电脑!”

葛涛苦笑着摇摇头,只得蹲在飞机旁边做着准备。旁边的人都好奇地围着看。

姜丽萍就上了面包车,打开车上的电脑,和葛涛的飞机连线。

葛涛这边一按电钮,那架无人机轰地一声就发动起来,上面的四个螺旋桨,也惊天动地地呼啸起来,好像要爆炸了一般。葛涛一动上面的操纵杆,它就飞了起来,直向旁边围观的人冲过去,所有人都尖叫着蹲下去,真怕它撞着自己的脑袋。她们惊魂未定,就见那架无人机已经升上天空,并且越飞越高。

惠小春欣喜欲狂,拍着手跳起来,叫道:“嘿,好玩,好玩,真好玩!”

沙子哥一把捂住她的嘴,“你喊什么喊,还怕楼上的人听不见呀!”

惠小春回头就去打他,“你干吗对我那么凶,讨厌东西!真讨厌!”

沙子哥被她吓住了,小声说:“对不起,我就是叫你安静一点。”

惠小春看着他那个样子,竟然捂着嘴,咯咯地笑起来了。他们都抬起头看着,只见无人机越飞越高,它每飞到一窗口,就停一下,对着窗口里面照。

袁诺芳也上了面包车,和姜丽萍一起看电脑,屏幕里一个一个窗口闪过。那些窗口里,不是这个人,就是那个人,就是不见金艳妮的踪影。

姜丽萍向车外尖叫:“葛涛,再上一层。再上一层!”

那架无人机在葛涛的操纵下,逐渐向高处飞去。

当楼下的这些精英特工们正在外面忙碌的时候,廖清山、温庆西,还有金艳妮,正坐在一张餐桌边笑语喧哗地喝酒呢。

菜肴很丰盛,五色搭配,荤素兼顾,山珍海味全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