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41、 真的和你们没关系?

逆行商海 闻绎 3035 2016-12-03 10:57:16

  王五核对他的身份证和委托书,无误,就向张三点头。张三就指点他在委托书上签字。胡汉三签上歪歪扭扭的名字,李四就发给他两百元钱。胡汉三咧开大嘴笑着,走了。

王五又拿起一份委托书,“李向阳,谁是李向阳?”

一个粗壮的年轻人挤过来,“俺是李向阳。”手里就拿着他的身份证。

王五看着他的身份证,“大哥,你还真叫李向阳呀。”

粗壮的李向阳嘿嘿笑着说:“俺爹最崇拜李向阳,就给俺起了这个名。”

张三指点他签字。李四递给他两百元钱。李向阳也笑着走了。

王五又拿起一份委托书,大喊:“安倍!谁是安倍?”

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人挤过来,“俺签中不?俺来签。”

王五说:“你是安倍?”

那个叫安倍的人说:“俺是他爹。俺儿上吊了。”他向高高的吊车上指。

吊车上正有一个人向下面挥着手。

王五模仿他的HN口音说:“安倍他爹,这个得本人签字才中哩。”

中年人就向吊车上招手,“安倍儿,安倍儿,快下来,有钱拿!有钱拿!”

签委托书的工作还在继续着。二百份委托书,可要签一会儿呢。

也是在这个时候,海洲数据董事长温庆西,匆匆赶到南方控股总部。

他一进廖清山的办公室,就从提包里拿出几页资料,放在廖清山面前,神色有点诡异地看着他。

廖清山说:“庆西,这是什么?”

温庆西向他点头说:“这就是那个叫栗光英的小姑娘所说的公司!您看吧。”

这份资料其实很简单,廖清山简单一看,就感到疑惑,“光福投资?”

温庆西神秘地说:“全称叫光福科技创新投资公司。你再看看它的注册资金。”

这是廖清山最感惊讶的事,“五千万!”

温庆西说:“是的,这可不是三万元就可以注册的小公司。他们的资金很雄厚!”

廖清山连续翻看资料,没有多少内容,“就这么简单?”

温庆西说:“我打听过了,这是个私募投资基金,股东和投资额都可以不公开。我只查到这些东西。我也没想到,那个叫栗光英的小姑娘,竟然是资金管理人!”

廖清山疑虑重重。仅从这些资料上,也看不出什么来,似乎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但他就是有疑虑。几十年来,他经历过无数风险,已经快成精了。他能从最细微的苗头里看见危机。这个叫光福投资的公司,就让他察觉到危机。

他疑惑地说:“你看,这个什么光福投资,和罗兰有关系吗?”

温庆西摇摇头,“这里边倒看不出来。罗兰说,她管理的企业是在外地,这个公司就在BJ呀,应该不是一个公司。”

廖清山一摇头,“庆西,我知道它们不是一个公司,我是说,它们之间有没有关系。你最好想办法,把这个光福投资查一查,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时,温庆西就向他露出有点怪异的微笑,“廖总,你知道,是谁带这个栗光英,去工商局注册登记的?”

“谁?”廖清山疑惑地盯着他。

“您的表侄女,金艳妮。是她带着去的。她如果不在里面有一份,也应该最了解这个光福投资的情况。”

“金艳妮?”这个情况更叫廖清山疑惑了。

天下的事就是这样,如果一件事和你有一点关系,哪怕是细小曲折的关系,这件事就一定和你有关系了,并且极有可能是重要关系!廖清山想到的就是这一点。他抬头盯着温庆西。

温庆西向他点点头,“也许,您可以从金艳妮嘴里,问出一点情况来吧,她是您的表侄女嘛,应该可以问出一点来。”

廖清山抬头想了想,点点头说:“好,我找个机会吧。”

这个时候,在高大建筑工地上,一群建筑工人继续围在王五等人身边,签字领钱。领了钱的工人笑眯眯地把钱塞进里边口袋里,挤出人群向外走去。还没领到钱的人就有点着急,伸长脖子向里面看着。

王五就向他们喊:“不要着急,都可以领到,都可以领到!”

栗光英和洪金不用管这些事,他们站在三楼的边缘,看着下面熙来攘往的车辆和行人。站在高处,就能看出整个城市的辉煌和壮观。

洪金斜眼瞄着身边的栗光英,别有用意地说:“怎么会这么巧?乔律师说了今天明天后天,那个ST星信,偏偏就在第二天失了火?”

栗光英歪着嘴说:“我的洪总,你不用瞎想什么,我们也感到奇怪呢。”

洪金不动声色,“是吗?真的和你们没关系?”

这下子,栗光英就放声大笑起来,“我说洪总,我知道你想什么呢。你看看我们这些人,哪有那个本事呀!你叫他去干,他都干不了!跟你说吧,那几天,我们其实也没办法了,股价太高,我们根本不敢再买了。一买就更高了,我们的资金就不够。要是不买,我们的目的就达不到!反正,当时就是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局面。我们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都焦虑得团团转呢。嘿,你说巧不巧,它就突然失火了!据说还烧得挺厉害。股价连跌两天,我们才算买够了股票。就是这么巧!妈的,也就是这么怪!”

洪金点头说:“也真是够巧够怪的。”

栗光英说:“确实有点巧。你不用多猜,我们都干不了那种事。那天,股价下跌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失火的事,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我也被吓住了,好一会儿都不敢下单买。后来电视上有了失火的报导,我们才开始下单买。”

洪金是个精明的人。他看着远处,不紧不慢地说:“你就不觉得,这次失火有些奇怪吗?”

“肯定奇怪!我们都感到奇怪!这里边肯定有什么特殊原因!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她回头看着洪金,“我们也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感觉,应该是另外有人,也对这个ST星信感兴趣吧?”

“你是说,因为有人对ST星信感兴趣,所以它才失了火?”

“这个可能性,还真不能排除。”

栗光英把这个情况想了想,就点头说:“肯定是这样的。我们知道的,至少有两个人对这个ST星信有兴趣。一个是南方控股的廖清山。我们得到消息,他已经派人去和ST星信谈判了。另一个,就是项雨轩的前妻,梅美云。她用一笔大资金打压沪市4412,目标就是ST星信!”

洪金轻声说:“这两个人我都认识。那天,在昌平郡王府,廖清山就说他对ST星信有兴趣。至于那个梅美云嘛。”他说到这里,就回头看着栗光英,露出怪异的笑容,很神秘的样子。

栗光英盯着他,“她怎么着了?洪总,她有什么情况,千万不要瞒着我,咱们可是一条船上的!”

洪金向她点点头,“我只能告诉你一个情况,梅美云曾经在我这里贷了一大笔钱!其他的,我就不能再对你说了。你明白她的意思吗?”

栗光英露出会意的微笑,似乎还有点得意地向他说:“洪总,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个情况,我们确实得到消息,梅美云投入了一个亿,是一个亿呀!就是要打压沪市4412!这个情况,和你知道的,能对上吗?”

洪金没说话,但微微一点头,算是默认了。

这时,栗光英就转向洪金,小声说:“洪总,我们还得到一个消息,廖清山似乎正在暗中查咱们的公司呢。你说,他是什么意思?”

洪金回头盯着她,显然很意外,“你们惹着他了?”

栗光英叫道:“没有呀!我们惹他干什么。要惹他也是以后的事!”

洪金说:“这样看来,你们要收购ST星信的事,可能让他察觉了。”

栗光英疑惑说:“可是,他怎么会察觉的?我们都是秘密做的,没人知道!”

洪金也有些迟疑,“会不会,你们内部的人,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了?”

栗光英大吃一惊,“我们内部的人?”这个说法让她警惕起来了。

就是这天夜里,袁诺芳、栗光英、乔一福和罗兰都坐在会议室里,互相注视着。他们最多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内部的人?”

袁诺芳就看着栗光英,仍然不太相信地问:“我们内部的人?是谁?”

栗光英瞪着她,恶狠狠地叫道:“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昨天夜里,我从南方控股内部得到消息,廖清山正在查我们的公司。你们都听清楚了,这是从他们内部传来的消息,肯定准确!今天,洪金就对我说,可能是我们内部的人走漏了消息。有这么巧的事吗!洪金是个老谋深算,最精明最狡猾的人,他的怀疑肯定有道理!”

袁诺芳担忧地看着大家,“要是,廖清山知道我们做的事,会怎么样?”

罗兰冷静地说:“袁姐,廖清山的南方控股,财力雄厚。万一他知道了,要和我们抢ST星信,我们可能抢不过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