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38、 小罗兰竟然要去外地!

逆行商海 闻绎 3006 2016-11-30 11:13:47

  “也许,那姑娘真的怕你把她给顶了。”

“我就是开玩笑嘛。刚刚认识,就提这个要求,当然是开玩笑了。”

“你见过,却又想不起来?你的记忆不至于这么差吧。”

“嗨,我的记忆真不行了。她叫什么来着,你看,刚过了几天,就把她的名字给忘了。对了,她姓栗,毛栗子的栗。”

沈格富笑了,“真要给你吃一个毛栗子了,连个名字也记不住。”

柳卓兰也轻声地笑起来,歪在他的怀里,好一会没动。每逢到了这样的时候,她总是在幻想,要是永远这样就好了。

但是,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和沈格富每一次在一起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真应了那句话,幸福总是短暂的。

所以,到了早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柳卓兰仍和从前一样,无声地从楼门里走出来。她回头向门里的沈格富挥挥手,就悄悄地走了。

这个时候,周围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

柳卓兰如孤独的游魂一般,出了小区,走在寂静的小街里。每次到这个时候,她的神情都十分落寞。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她再次走到那个围墙缺口前,然后跨进缺口,进了小公园。她在无人的小公园里慢慢地走着。几分钟后,她又走到那张熟悉的长椅前,无奈地坐下。

她一动不动地坐着,孤独和哀伤,让她的眼泪滴落下来。

每一次和沈格富分手,都让她感到说不出的难过。此时的孤独,总是让她感觉到人生的无奈。现在,沈格富可能要离开海洲了,去外地。她预感沈格富最后一定会离开海洲,这是必然的。那么,今后要再见到他,可能就不容易了。她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不知自己能否独自承担孤独。

时间在静悄悄地流逝。小公园里终于有了晨练的人,保洁员在扫地。

柳卓兰看看表,擦去眼泪,吃力地站起来,向公园外面走去。

所有的事,都是无法选择的。她接下来要做的事,都是被人设定好的程序,她就像一具机器人,只能按照设定好的程序行动。她走在街道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走了。这是必然的。

她在公司外面下了车,进入大楼,又穿过长长的走廊,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这也是必然的,她没有选择。

她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坐下,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坐着,如泥塑一般。

终于,外面的走廊里有了上班的人。他们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互相打着招呼。

柳卓兰仍然静静地坐着。不久,设定好的程序让她抬头看墙上的钟,时间是八点零五分。她站起来,拖延片刻,终于走出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的门,她穿过长长的走廊时,脚步尤其沉重。那个被设定好的程序决定了她的下一步,她每一次和沈格富分手后,都要向廖清山汇报。这更是必然的。她明白,她就像个可恶的密探一样,偷偷伤害她最爱的那个人。

她一直走到廖清山办公室的门口,静立片刻,才举手敲门。她毫无办法。

这个时候,廖清山坐在办公桌后面,正端起他刚刚泡好的茶。他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就说:“进来。”

柳卓兰进门的时候脸色苍白,她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廖清山如鹰隼一般盯她一眼,指着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柳卓兰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在椅子上坐下,低头坐着,一动不动。

廖清山冷酷地盯着她。他是个精明而狡诈的人。她看出柳卓兰不想说话,这就是说,她一定有了什么新情况。

这让他来了兴致,他慢慢放下茶杯,说:“卓兰,有什么情况,你说吧。”

但是,柳卓兰今天实在不想说。以前向廖清山汇报沈格富的情况,不过是一些大不了的事,说了也就说了。但今天却不一样。沈格富可能要离开海洲,可能要帮着罗兰去管理一家企业,这些都是大事,她实在不想说出来。

但是,她不想说也不行。廖清山知道她昨夜与沈格富见面,就一定不会放过她。柳卓兰心里再三犹豫,就捡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她终于小声说:“前几天,我去工商局办事,碰见一个姑娘。我们互相都看着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后来,她说她叫栗光英。她还说,她和几个朋友办了一个公司,刚刚办下照来。”说完,她就停下来,等着廖清山催问。但她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来廖清山的催问,这让她很意外。

因为廖清山听到这件事,却很疑惑,一直在盯着她,好像在考虑这件事。

柳卓兰小心抬头看他一眼。她有点奇怪,这就是她敷衍塞责的一件事,却意外引起廖清山的注意。她实在看不出这件事有什么特殊之处。

廖清山仍然盯着柳卓兰。因为柳卓兰没想起栗光英是谁,但廖清山却想起来了。在昌平郡王府,就是这个叫栗光英的小姑娘,意外赢了不少钱。她现在居然要办一个公司?他首先想到的问题,就是关系,这件事和那件事之间的关系。这个叫栗光英的小姑娘和他有关系,虽然这个关系是间接的,但他就必须注意。

想到这里,他问:“这个叫栗光英的,要办一个什么公司?”

柳卓兰摇摇头,“不知道。我们就是随便聊了几句,不好多问。”

他点头说:“好,这个事以后再说。还有什么?”

这时,柳卓兰就不愿意开口了,她满脸都是迟疑的表情。

她的表情引起廖清山的注意。他问:“沈格富怎么了,说出来!”

柳卓兰仍然低着头不开口。她心里痛恨自己,一直在做着伤害沈格富的事。如果他将来知道自己做的事,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无地自容,只能自我了断!

廖清山明白,柳卓兰不肯说的事一定很重要。他起身走到柳卓兰面前,阴沉地盯着她。很突然的,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一下子就把她提起来。他凶狠地瞪着她,向她吼道:“你给我说!快说!”

柳卓兰恐惧地看着他,全身都颤抖起来,但还是不肯开口。

廖清山一掌抡到她的脸上。柳卓兰惊叫一声摔倒在地上。他冲过去,再次把她拖起来,凶狠地瞪着她。

他咬着牙说:“你现在就给我说!否则,我立刻叫温庆西来!让他在这里,当着我的面收拾你!他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收拾你!你想让我打这个电话吗!”他像摇晃一个布娃娃似的,用力摇晃她,叫道:“快说!”

柳卓兰的精神垮了,她死也不愿意再见到温庆西。她嗫嚅着,几乎是哭着说:“昨天晚上……他……他和罗董吃饭……”

“他们说了什么!继续说!继续说!”

“他说,罗……罗董要去外地,去……去管理一家企业,想叫格富也去。”

“外地?在哪里!快说!”廖清山更凶狠地叫起来。罗兰要去外地,去管理一家企业,并且还要叫沈格富和她一起去,为什么!他太想知道了!

“不知道,不知道。格富说,罗……罗董……没告诉他。”

“沈格富答应了!他是不是答应了!他答应没有!”

“他……他说,他要考虑一下。”她心里好痛,就像被刀子划开,血液正汹涌地流出来,痛不可忍!痛不可忍!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快说!”廖清山仍向她吼叫着。

“没有了,再也没有了,再也没有了。”柳卓兰的声音越来越低,仿佛就要失去知觉了。她觉得自己正在沉入深渊,她最爱的沈格富,正在深渊里瞪着她。

廖清山松开手,柳卓兰就像一件衣服似的,瘫倒在地上,眼泪正如泉水一般流出来。但站在旁边的廖清山仍然严厉地盯着她。

他心里非常疑惑,甚至是严重担忧。小罗兰竟然要去外地,去管理一家企业!其中有什么情况?她竟然要叫上沈格富!他们之间早有勾结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那个叫栗光英的小姑娘竟然也办了一个公司。这个公司似乎是在本地。这个公司和小罗兰去外地管理的企业有关系吗?似乎没有。但这件事仍然让他很疑惑。他有一种预感,小罗兰这个举动,更像是要翻天!

想到这里,廖清山转身拿起桌上的电话。他拨通号码就说:“庆西,你记得栗光英吗?在昌平郡王府,赢了不少钱的那个小姑娘。”

温庆西在电话里说:“记得记得,是一个傻律师帮她赢的。”

廖清山身后,瘫倒在地上的柳卓兰不由睁大了眼睛,她终于想起来了。昌平郡王府,她就是在昌平郡王府见到那个姑娘的。她隐约明白,那个叫栗光英的姑娘,为什么说她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她。那个姑娘一定看见了什么。想到这里,她心疼不已,为自己可悲的命运,也为沈格富将来的命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