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36、 没想到你好狡猾一个

逆行商海 闻绎 3000 2016-11-28 10:29:42

  袁诺芳满脸都是疑惑,不解地问:“等他们给我们机会?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直接去找ST星信,和他们的董事会谈判?”

栗光英拍着桌子说:“对呀,对呀,我们是第一大股东,就应该直接去改组他们的董事会!先把这个ST星信控制起来再说!他们敢不听吗?”

罗兰静静地看着乔一福,“乔律师,袁姐和栗姐姐的意见,你怎么说?”

乔一福几乎趴在桌子上了,向上翻着他的小眼睛,低声说:“咱……咱们是秘密的呀!咱们要……要悄悄的,打枪的不要。”

桌边的人都疑惑不解地看着他,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

乔一福伸出一个手指在桌面上划着,“是这样,不管是梅美云,还是廖清山,他们要是和ST星信谈成了,ST星信那边按照规定,要至少提前十五天发出公告,召开股东大会,在股东大会上做决定。我们呢,按照规定,持股超过百分之三以上的股东,可以提前十天向董事会提出新的议案。董事会必须在两日内发出新的公告,把我们的决议通知所有股东。”

罗兰静静地说:“乔律师,听你的意思,ST星信必须把我们的议案,列入到股东大会的议程里?”

乔一福说:“就是呀,他们必须列入,这是法律规定的。”

栗光英立刻说:“那,我的议案是什么呢?”

乔一福说:“要求他们撤……撤销原来议案,增补阿兰为董事,改组董事会。”

栗光英盯着他问:“他们,ST星信会同意吗?”

乔一福的手指在桌上划着圆圈,一圈又一圈,“那这……这要看股东大会上的表决。我们有百分之十二点三一呢,很有胜算的。”

袁诺芳不由张大了嘴,那么惊奇地看着乔一福,“噢,噢,是这样,我可是明白了。如果我们现在去找ST星信谈,他们还是要召开股东大会。但是,廖清山和梅美云,他们就有准备时间了。他们要是耍什么花招,我们就可能有麻烦。”

乔一福嘻嘻地笑起来,仍然小声说:“是,袁姐说对了。咱……咱们晚一点提议案,等我们的新公告一出,还有八天时间,他们就是想怎么着,也来不及了!”

桌边的三个人都眨着眼睛盯着他,渐渐的,脸上都绽出了笑容。

罗兰就像个孩子似的笑了,鼓着嘴说:“乔律师,没想到你好狡猾一个。”

栗光英也照他胳膊上打了一下,“傻缺,贼精贼精的。”

她和罗兰都快乐地笑起来。乔一福傻乎乎地对着她们笑。

可是,袁诺芳却把桌子一拍,叫道:“等一等,还是有问题。就是我刚才说的,ST星信失了火,咱们能把它恢复过来吗?恢复不过来怎么办?”

桌边的人又回头去看乔一福。可是,乔一福却有些痴呆地看着罗兰。

他目光定定地说:“阿兰将来要……要当董事长,她一定想……想过这个事。”

桌边的人又回头去看阿兰,似乎想从她的脸上找到答案。

罗兰静静地看着他们,轻声说:“袁姐,栗姐姐,乔律师,你们都相信我,让我去管理ST星信。我也请你们相信,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它恢复过来。不把它恢复过来,我的第二步就实现不了!我会竭尽全力!”

袁诺芳就向她点着头,有些心疼地说:“阿兰,到时候,你的担子可是最重的。管理企业这种事,我们都帮不了你。”

罗兰的脸色仍然那么冷静和沉着,说:“袁姐,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在这个过程里,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一定会承担起来!”

袁诺芳看看罗兰,又回头看看乔一福。她再次察觉到,这两个人,一个看着就是个傻子,另一个几乎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但他们肯定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他们早就有心理准备。她忍不住想,有的时候,人真是不可貌相的!

这时,乔一福又说:“英子,还……还有一件事,咱们那些账户的主人,你……你得尽快找到他们,请他们签股东授权书。你还要去营业部,开……开据持股证明。有了这些,我们才算真正掌握了百分之十二点三一,到了股东大会上,这些股份才……才会算数。”

栗光英咧开嘴向他笑着,说:“行了,这事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去办。”

这时,乔一福就转向小罗兰,默默地看着她。

罗兰也专注地看着他。她不动声色地说:“乔律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你还是为了我能不能把ST星信恢复过来担忧?是不是?”

乔一福说:“阿兰,那……那个车间,听说很重要。”

罗兰却静静地站起来,拿起自己的包,背在肩上。她说:“乔律师,这些我都知道。我要先走了,今晚我约了海洲的老沈,沈格富。我要向他请教一下,如何挽救一个刚刚失了火的企业。这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

袁诺芳说:“阿兰,没想到,我们要把这么重的担子放在你肩上。”

罗兰离开座位,说:“袁姐,不要为我担心,我已经二十岁了,成年了。我再说一遍,为了海洲,为了父亲的遗愿,该我承担的,我一定会承担起来。”

她这么说着,就静悄悄地走出会议室。她个头不高,身材那么单薄,但走出会议室里,却仿佛是一个将要出征的将军。

外面夜色已深,街道寂静而清冷地向前蜿蜒,两边的建筑和闪烁的灯光都仿佛沉入梦中。清凉的风一阵阵吹进汽车里。

年轻的小罗兰从她坐进汽车里,就静静地看着车外,在沉思中显出一丝冷峻。

汽车从东三环拐上长安街,又从王府井的街口向南拐,最后在一家很有名的餐馆门外停下。

沙子哥回头说:“阿兰,到了。”

罗兰清醒过来。她向外看了看,就推开车门下了车,径直向餐馆里走去。

罗兰进了门,向里面张望。在这个时刻,餐馆里几乎没有客人。她很快就看见,沈格富从角落里站起来,向她招手。她微笑着走过去,和沈格富握了一下手,然后就在桌边坐下。

她轻声说:“老沈,让你久等了。”

沈格富笑着摇摇头,“我到了也没多久。阿兰,你想吃什么,今天我做东吧。”

他叫来服务员,随意地说:“一个松鼠鳜鱼,一个燉四宝,一个酸脆黄瓜,一个五香炸排骨。阿兰,再要一个小二吧。我想喝一点。”

罗兰笑着说:“那就要一个百牛吧。难得和你吃一顿饭,我也想喝一点。”

沈格富也笑了,“好,好,咱们一起喝一点。”

酒和菜很快就上来了。老沈开了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满杯,给罗兰倒了小半杯。罗兰就笑着向他点点头。

他说:“我喝一小杯,你抿一小口,如何?”

罗兰说:“好。”

他们举起酒杯碰了一下,沈格富一口就喝干了。罗兰果然只抿了一小口,却辣得捂着嘴,眼泪都快下来了。

沈格富再次给自己斟上酒,然后就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看着罗兰。他的表情仿佛是说,阿兰,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就说吧。

罗兰却端起酒杯,说:“老沈,我回敬你一杯吧。”

她和老沈碰杯,一口将半杯酒喝干。她捂着嘴,眼泪终于给辣出来了。她唔唔地笑着说:“好辣!火一样!”

沈格富喝了酒,仍然用探询的目光注视她,等待她先开口。

罗兰默默地注视他,终于说:“老沈,我有一件事,想问一下你的意见。我可能,很有可能,去管理一家属于我自己的企业。老沈,你愿意来帮助我吗?”

沈格富非常吃惊地看着她,很长时间没说话,似乎还没有理解。

罗兰说:“老沈,吃菜吧,不必急于回答。”

但沈格富还是问:“一个企业,属于你的?”

罗兰向他点点头,“是,属于我的。”

沈格富更加疑惑地看着她,“阿兰,你是希望,我离开海洲?跟你走?”

罗兰仍然不动声色,“是,我希望,你能帮我管理这个企业。”

不用说,现在正有许多疑问在沈格富的脑海里旋转着。但他了解罗兰,所以不想随便开口询问。但有一点他已经意识到了,对他,这极有可能是一个人生的转折。而对罗兰,他预感,她可能真的要翻上来了!

这个时候,袁诺芳和乔一福也离开了光福公司。他坐袁诺芳的车回家顺路,就上了她的车。他似乎也和罗兰一样,从上了车之后,就一直痴呆地看着车外。

袁诺芳开着车,向西疾驶时,心里一直犹豫不决的那件扯淡事,又悄悄地浮了上来。她想,她把傻乔送到家之后,他会邀请她上楼坐一会儿吗?万一傻乔真邀请了,她会奋不顾身地跟他上楼吗?如果她真的上了楼,接下来,她会怎么样呢?直接把他抱在怀里?妈的,这件扯淡事是如此扯淡,她还是有点犹豫不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