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30、 我们会不会赔钱呀?

逆行商海 闻绎 3041 2016-11-22 10:59:15

  她问:“阿兰,你们在说什么呢?”

罗兰并没有回答,却回头盯着乔一福,看他怎么说。

乔一福有些尴尬地向她笑了笑,小声说:“袁姐,今早这……这把火,ST星信一定损失很惨重。将来,我……我们要是控制了这家公司,能……能把它恢复过来吗?电视里说,是星信公司最……最主要的一个车间被烧毁了。我……我们能把它恢复过来吗?”

袁诺芳一时没说话。但她很明白,如果ST星信不能恢复过来,对她们的投资计划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罗兰冷静地盯着他说:“乔律师,不是这把火,栗姐姐也买不了这么多股票。”

乔一福却忧虑地说:“阿兰,如果它……它恢复不过来,我们的资金,就……就全套在里面了!”

袁诺芳和罗兰都有些震惊地看着他。罗兰心里更紧张一些,她收回海洲数据的愿望,目前正遇到了危机。

其他人也注意到他们的神色,都逐渐聚集到他们身边。每个人的眼神里,都有些不安,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袁诺芳目光严厉地扫了大家一眼,说:“来吧,来吧,我们都坐下。现在有新情况了,我们要商量一下。”

刚才还在欢笑的人,现在都如木雕一般在桌边坐下,都是很担心的样子。

俞凤媛小声问栗光英:“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栗光英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先坐下吧,听他们怎么说。”

袁诺芳轻声说:“刚才,我们光顾着高兴了,都没往深里想。是乔律师看到了危险。ST星信这把火,确实让我们买到了便宜股票,但也给ST星信造成重大损失!现在来看,如果我们明天继续买入,就能控制ST星信。但今后,我们如果不能把ST星信恢复过来,它的股票还会下跌!我们的资金就会套在里面!我们可能会有损失!这就是现在的情况!”

金艳妮张开两片红红的嘴唇,睁着大大的眼睛,首先开口说:“套在里边?我们的资金?乔律师,我们会不会赔钱呀?”

袁诺芳瞪她一眼,“套住了就会赔钱!这是肯定的!我们虽然可以控制博远电子的百分之二点四,但阿兰的第二步就没办法走了!”

罗兰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色也比刚才更白了。这是她等了四年的机会呀!

栗光英首先想到的,是她投入的资金。一千五百万呀,这可不是小数!她看了看袁诺芳和罗兰,就看出她们都没什么办法,就回头问:“一福,你快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乔一福苦恼地看着大家,勉强说:“英子,我……我也不知道。”

俞凤媛立刻叫了起来,“那,我们投入的那些资金怎么办?”

金艳妮也叫了起来,“对呀,我们的资金怎么办?会不会全赔进去?”

会议室里有点乱了,每个人都小声议论着,也有点慌张了。

栗光英尖声叫道:“你们都别吵吵了!有什么用!说最主要的!一福,你就说明天开市,我还买不买吧?”

乔一福仍然苦恼地看着她,却说不出话来。

姜丽萍叫道:“为什么不买!ST星信怎么样先不说,明天还要下跌,我们继续买才会摊低成本!这个账你算过来没有!”

对姜丽萍的话,栗光英当然是要反击的,哪能让你来质问我!她大声说:“这还用你说!我早就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们还要不要控制ST星信!”

罗兰立刻说:“栗姐姐……”但她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不说了。她明白,有的时候,再英明的决策也要看大势所趋。如果大家都抱着撤退的打算,她再说什么也是没用的。所以,她现在只能看着乔律师了。

金艳妮也叫了起来,“乔律师,你倒是说话呀,我们该怎么办!”

可是,乔一福却嗫嚅着看着大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姜丽萍可不管栗光英正瞪着她,一根直肠子的性格又暴露出来。她撇着嘴说:“乔律师,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装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吧!”

果然,栗光英就不客气地向她叫起来,“什么叫装呀!谁装了!”

姜丽萍还想说话,却被袁诺芳拉住。已经到这种时候了,还扯那些闲篇有什么用!她大声说:“都不要说话!都别说了!静一静,听乔律师怎么说!”

这时,会议室里也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盯着乔一福。他前天说的话,今天就应验了。现在谁也不会轻视乔律师说的话。

乔一福仿佛傻了似的看着大家,一个一个地看过来,最后看着栗光英,小声说:“英子,咱……咱们,已……已经开弓……”

栗光英的黑眼睛一闪一闪地盯着他,“你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回头了!”

乔一福满脸都是恐惧的表情,仿佛哆嗦似的向她点着头。

袁诺芳精神一震,这个傻乔的话,她是一定要听的!她接口说:“对,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不能回头了!谁不同意!就说话!”

姜丽萍立刻说:“我同意!至少可以摊低成本嘛!”

罗兰静静地站起来,冷静地看着大家,轻声说:“我同意!如果赔钱,我认了。”

金艳妮左右看着,说:“那,那,我也同意。”

栗光英看着大家,几乎咬牙切齿地说:“既然这样,我明天还要继续买入?要不要?”她的眼睛仍然盯着乔一福。

乔一福向她点头说:“英子,咱们……已经开弓……”

栗光英站起来,有点恶狠狠地盯着大家说:“我明白一福的意思了。是不是绝境,是不是死路,我们要踏进去才能知道!”

袁诺芳也站起来,高叫一声:“对!就是这个意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在座的人互相望望,都没有反对意见。这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家虽然还有一些疑虑,但这就是大势所趋,是谁也不能阻止的。

这时,袁诺芳倒了有一些疑惑。她不动声色地说:“乔律师,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跟阿兰说?你看她吓得,脸色都白了。她只有二十岁!”

乔一福向罗兰露出一副可爱的傻笑,出人意料地说:“袁姐,以后,阿兰要……要当ST星信的董事长,她……她应该知道。”

这是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问题,桌边的人都惊讶地看着他,也互相看着。

葛涛数数似的四面指点着说:“还真是的。袁姐、丽萍和艳妮都要上班,肯定不行。我也不行,也要上班。英子要管理咱们的资金。凤姐肯定不会干这个事。乔律师,你能当这个董事长吗?”他说这个话时,嘴巴已经歪到一边去了。

乔一福嘻嘻地向他笑着,“我……我不懂企业管理,一点也不懂。阿兰懂。”

葛涛说:“阿兰,那就只有你去了。妈呀,你以后就是ST星信的董事长了!”

桌边的人都怪异地笑了起来。阿兰是他们中间最年轻的一个,ST星信的董事长,却只能她来承担了。她可只有二十岁呀!

罗兰平静看着大家,沉稳地说:“涛哥,我知道。该我承担的,我一定会承担。”

袁诺芳的眼睛在乔一福和罗兰的脸上转来转去。她没想到的事,这两个人都想到了,这是她最没想到的事。他们一个是傻乔,一个是未成年的小女孩,这个世界不是疯了,就是我傻到了姥姥家!我居然都没有想到!

这时,金艳妮也闪着她美丽的大眼睛,妖声说:“乔律师,你考虑得好仔细呀,连这些事都想到了。”

乔一福咧开嘴傻傻地笑着,“我……我也是……刚刚想到的。”

袁诺芳看清眼前的形势,就说:“好了,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就必须走到底!来,都来,倒上酒,我们再喝一杯,鼓鼓士气!”

葛涛立刻站起来,给大家都斟满酒。他们举着酒杯互相注视着。

袁诺芳就说:“他妈的,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了!我们只能向前闯!必须闯过去!我们每人说一句话,然后干杯!乔律师,你先说。”

乔一福嘻嘻地笑着,眨着眼睛想了一下,才说:“我……我估计,今后,总……总有想不到事,要……要我们去闯。”

袁诺芳接着说:“乔律师说对了。要让我说,没有高风险,哪有高收益!他妈的,我们就是冲着高收益去的!美女姜,该你说了!”

姜丽萍就把她的细腰扭了一下,撇着她的红嘴唇说:“要我说呀,今后不管有什么事,到了关键的时候,谁也别想装!”她说着,就看了乔一福一眼。

栗光英瞄了她一眼。现在这个时候,她可不想坏了自己和大家的兴致。就说:“我来说一句吧,明天,ST星信最好跌得凶一点,我可要多买一点了!”

葛涛左右望着,“是不是该我说一句了?要我说呀,咱们的事,真是挺刺激的,来劲儿!真来劲儿!”

此时,俞凤媛翻着她媚光四射的大眼睛,娇滴滴的说:“那我说什么呢?我这么说吧,阿兰,凤姐的将来,就要看你的了!你必须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