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29、 冒傻气也能冒出神机妙算

逆行商海 闻绎 3027 2016-11-21 10:25:30

  大家都欢呼着涌出了门,在走廊和电梯里还大声喧哗着,一片欢笑。

等大家说笑着涌出楼门,只见凤姐双手叉腰,唬着一张脸,站在出租车旁。

她撇着嘴说:“你们干什么呢!我足足打了五分钟电话,你们就是听不见!你们都聋了是不是!真是气死我了!”

所有人都嘻嘻哈哈向凤姐说着抱歉的话。

金艳妮说:“凤姐,你真是太好了,想的真周到,还给我们带来了酒。凤姐,让我亲亲你。”她这只花蝴蝶就扑了上去,抱着凤姐就亲。

姜丽萍刚才生的气,只一眨眼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大笑着说:“凤姐呀,你千万不要生气,我们刚才太高兴了,都快乐疯了。”她又捉住凤姐一只手,那么可爱地摇了起来。

栗光英仍然是一副辣椒模样,她把俞凤媛一推,“臭凤姐,你嚷嚷什么呢!我们光顾着高兴了,没听见你的电话。”

俞凤媛还有一点生气,把她精致的下巴左一歪,右一歪,撇着嘴说:“你们高兴,我也要高兴呀!光嚷嚷就算高兴了!一点脑子也没有!”她这么说着,就打开出租车行李厢,一手叉着腰说:“把这些东西,都拿上去吧!光咧着嘴笑,算哪门子高兴!举杯相庆才是真高兴呢!”

美女们往车里一看,都高声欢叫起来。

车厢里是五瓶红葡萄酒,分装在五个纸袋里,一看就是高级品牌。另外还有两个纸箱子,不用说,肯定是各种精美食物了。在搬东西上楼这件事,美女们是最有自知之明的。她们一人拎了一个纸袋子,就嘻嘻哈哈说笑着上楼去了。

乔一福和葛涛向车里看了看,就各搬起一个沉重的纸箱子,往楼里走。

进了电梯,葛涛就斜眼看着身边这个小律师。就是因为这个傻子,差点让他给袁姐磕头。妈呀,也亏袁姐不计较这些,万一真让老子给她磕头,那成什么了!可是这个傻子,冒傻气也能冒出神机妙算来,也太邪门了!

所以,他就撇着嘴问:“喂,我问你话呢。你真不知道呀?”

乔一福眨着眼睛,一副傻相,莫名其妙地问:“什么?”

葛涛让他给气着了,大声说:“明天后天大后天呀!还有什么!”

乔一福终于明白了,就苦笑着说:“涛哥,我……我是真不知道,前天夜里,就……就是瞎说的,赶……赶上了,凑巧。”

葛涛恶声问:“你是瞎说的?”

乔一福痴呆地向他点着头,“就……就是瞎说的。我……我都笨得不行了,我哪里知道会出这种事,那……那我不成神了。”

葛涛那两片嘴唇,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拧了。仔细看看这个傻子的模样,确实没有卖弄的意思。就歪着嘴说:“看不出来,你还真有点邪门,瞎说还能说到点上,真有你的。你真是瞎说的?”

乔一福急忙说:“真的,真的,真的是瞎……瞎说的。”

乔一福和葛涛抱着纸箱,一直走进公司的小会议室里。那些美女们,都站在会议桌边,嘻嘻哈哈地议论说笑着。他们把纸箱子放在会议桌上,一打开,所有美女都欢呼起来了。

一个箱子里是杯盘刀叉等餐具,还有用绵纸包着的高脚杯。另一个箱子里最让人惊奇,竟然是烧鸡、烤鸭、卤牛肉、香肠、培根、青笋、酱瓜等等,都用铝箔纸整整齐齐地包着。还有沙拉酱、番茄酱、酸辣酱、蛋黄酱等等,都用各种新奇的瓶瓶罐罐装着。此外还三明治、蛋糕、蛋饼、蛋卷等食物,都用纸盒装着。

所有美女们都招摇地扭摆起来,一边快乐地说笑着,一边轻挽香袖,俏展玉指,就动起手来。美女们干活,是一定要把自己干的活说出来的,好让别人知道。

袁诺芳伸手拿起烧鸡,大声说:“我来拆这只烧鸡,我干这个最熟练,保证骨肉分离,叫你们吃起来方便。”她抓着那只鸡就大撕大扯起来。

金艳妮从箱子里找出一块小菜板和一把小刀,奋不顾身地说:“切肠,切牛肉,还是我来吧。最要紧的是,千万不能切了手。姜姐姐,你把肠递给我。”

姜丽萍把一大包香肠递给她,说:“小艳妮,你刀工怎么样呀?千万不切成砖头那么厚。哎呀,这里有这么多酱,我都给摺在小碟子里吧。你们瞧呀,这些小碟子真好看。”

栗光英从箱子里拿出一摞盘子,说:“咱们把所有吃的都放在盘子里,谁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那多好呀。”她伸手抄起一瓶葡萄酒,直接放在葛涛面前,还瞪起一双黑眼睛用力盯了他一下。

葛涛讪讪地笑着,说:“我来开酒瓶,我来开。”

罗兰最安静,无声地擦拭高脚杯和刀叉,并且一一摆放整齐。她时不时的就看乔一福一眼,看着他添乱似的给别人帮忙,就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乔律师是遁世高人?还是好运冲天?他怎么就说得那么准?不过,袁姐那么信得过他,可能也是有道理的。

在这些忙乱的美女中间,俞凤媛自恃功高,仰着玉一般的下巴左右督察。她翘起兰花指,拈了一片牛肉放进嘴里,妖艳地嚼着,张扬地说:“我可告诉你们,这个酒两千块钱一瓶呢,今晚都得给我喝了,谁也不许退缩!”

金艳妮叫道:“对呀,对呀,我们今晚要喝一个痛快!”

一番乱糟糟的忙碌,所有食物都准备好了,摆了满满一大桌子。高脚杯里也斟上了酒。大家笑着都举起酒杯,互相看着。

袁诺芳大声说:“来呀,祝我们旗开得胜!干了!”

一阵叮当碰杯声,所有人都尖声叫嚷,欢呼着喝了酒。

俞凤媛一放下酒杯,就说:“小光英,我听说,今天咱们买进来好多股票,买了多少呀?”

栗光英欢笑着说:“凤姐,我告诉你,咱们今天一共买一千三百万!现在,咱们已经有百分之七了。明天再买进来百分之三,咱们就够了!”

所有人再次欢呼起来,又互相碰杯喝酒。小小的会议室几乎被她们的尖笑声掀了房顶。美女们都花蝴蝶一般来回碰着杯。

这时,俞凤媛又问了一句至关重要的话。她说:“小光英,明天还会跌吗?”

会议室里安静下来,每个人都互相看着。如果明天不跌,她们的资金可能还是有点问题的。她们都看着栗光英,看她怎么说。

栗光英却转着眼睛看着罗兰。她问:“阿兰,你说,明天会不会跌?”

罗兰小巧精致的脸上是冷若冰霜的镇静。她不动声色地说:“栗姐姐,我相信,明天还会跌,并且会跌停!”

袁诺芳也瞪着眼睛说:“阿兰说的对,明天还会跌!一定会跌停!”

这下子,栗光英也有了底气,说:“对,明天还会跌!明天我们就能买够!”

姜丽萍也大叫:“明天我们就能控制ST星信!肯定的!实现我们的第一步!”

所有人又举起酒杯,连声高叫:“跌停!跌停!控制ST星信!”她们欢呼着,继续和身边的人碰杯喝酒。每个人的脸色都是红红的。

这个时候,一直缩在墙边的乔一福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满脸都是傻傻的笑容。不过,他并不像别人那么兴奋。

这时,金艳妮一声高叫,就端着酒杯,在房子中间跳起欢快的XJ舞来了。可以看得出来,她舞蹈功底相当好,旋转起来也别有妖娆风采。所有人都唱了起来,“我们XJ好地方呀,嘿,我们XJ好地方呀……”她们踏着脚,为金艳妮打着节拍,也跟着她转来转去,互相欢笑着。

葛涛一手拿着一个酒瓶,不断给大家斟酒,说:“喝呀,敞开了喝!”

这个时候,乔一福心里原本就不多的兴奋已经全部消失了。他端着酒杯退到墙边,坐在椅子上,似乎有些忧愁地看着大家。他研究了很长时间的证券,此时终于察觉到,其中的风险,真是比天还大呀!

一直和别人碰杯喝酒的罗兰,心里总是在琢磨着乔律师。她不时就要回头看一眼乔律师。现在,她也看出来了,乔律师并不像别人那么高兴。她端着酒杯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来,轻声问:“乔律师,怎么不和大家一起跳?”

乔一福没说话,却向她露出苦恼的笑容。

罗兰眯着眼睛,细心地看着他的表情,小声问:“怎么了?”

乔一福咧开嘴,同样小声说:“阿兰,这个……这个……ST星信这把火,烧得实……实在太糟糕了!”此时,他脸上的忧虑已经藏不住了。

在所有人中,罗兰是最冷静也最聪明的,她立刻听明白乔律师话里的意思了,ST星信一定还有她想不到的情况。她想到这里,就急忙抬头去看袁诺芳。

其实,袁诺芳也一直在注意乔一福。他说的傻话,果然就应验了,实在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她看见罗兰忧虑的眼神,就向这边走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