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25、 都和那个小律师有关系吗

逆行商海 闻绎 3063 2016-11-17 10:41:23

  栗光英和罗兰并排站在大屏幕前,看着股市里的ST星信继续下跌。开市只过了五分钟,ST星信跌停了!卖盘巨大!

就是这个卖盘巨大,让栗光英担忧。第一,情况不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第二,明天会不会继续下跌?如果明天继续下跌,今天的买入就亏了!

她小声问:“阿兰,你说,我现在怎么办?收吗?”

罗兰冷静的目光如锥子一般盯在她的脸上,轻声说:“栗姐姐,应该收!”

“如果明天继续下跌呢?”这是她心里最大的担忧。

罗兰又把大屏幕盯了一眼,然后说:“栗姐姐,现在可以肯定,ST星信一定出了什么重大负面消息,只是我们还不知道。我的建议是,你继续小笔收,明白我的意思吗?小笔收,不要显出有人在大量收购,更不要把盘托住了,让别人察觉。”

栗光英一点头说:“好,我明白了。”她叫来张三,“电视里有消息吗?”

张三说:“还没有。我正找呢。”

栗光英:“你继续找,也注意网上。王五,你过来。”

王五急忙跑过来,“栗总,你说。”

栗光英盯着他,小声说:“你负责操盘。账户分散,小笔,快速收。另外,在上方放几笔大卖单,压住!明白吗?”

王五拚命地点着头说:“明白,明白。小笔,快速,是吧?”

栗光英回头说:“李四,你们两个继续上网搜消息,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样,三个操盘手都开始忙了起来。有的搜索消息,有的小笔买入。

栗光英和罗兰震惊地看着大屏幕上已经跌停的ST星信,都在猜测ST星信发生了什么事。有的时候,她们也互相对视一眼,满眼里都是疑惑。

发生在长沙,并且导致ST星信暴跌的诡异事件,至少现在这个时刻还没人知道。但有一个人是例外,就是梅美云。她一看见ST星信大跌,就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这是一次极其严重的冒险,就如在刀尖上舔血。这种情况,让她脸色变得雪一样白,尤如暗夜里的女鬼。

此时,她冷静地看着电脑里的ST星信,拿起手机,拨通柯建设的电话。

她努力用平静的口气问:“建设,你和星信公司的人接触了吗?”

柯建设在电话里说:“昨天已经和他们接触了,谈得还不错,只是在价格上还要再商量。我现在正在去星信的路上,准备继续商谈。”

梅美云沉默片刻,轻声说:“建设,就在几分钟前,不知出了什么事,ST星信股价正在大幅下跌,现在已经跌停了。”

柯建设非常吃惊,急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梅美云轻声说:“不知道。我正在找消息,到处打听。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我觉得,这是你的机会。你好好跟星信的人谈一谈,争取达成收购意向。”

柯建设说:“好,我去和他们谈。梅总,如果有什么消息,尽快告诉我。”

梅美云说:“一有消息,我第一个告诉你。ST星信出了什么事,你也问一问。”

她收起手机,焦虑不安地在屋里转着。她注意到,ST星信的卖盘十分巨大,显然,股民们正在拚命抛售。而买盘却很小,这个情况正是她所希望的。

但是,在她心里,仍然十分担忧,非常非常担忧。

这个时候,雪丽和黛西也站在大屏幕前,看着正在下跌的ST星信。她们也非常疑惑,不知道ST星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雪丽回头看了黛西一眼,轻声问:“你有消息吗?”

黛西摇摇头,“还没有。所有人都动起来了,正在查找。”

雪丽冷静地说:“你再盯他们一下,让他们尽快找出来!”

黛西回头盯着她,猜测着她的想法。她警觉地问:“丽萨尔,你想干什么?想借机收购吗?”

雪丽向她点点头,眼神更加坚定。她说:“我确实有这个想法,这是一个机会!我不能错过去!但是,我要等情况清楚之后才能决定!”

黛西盯着她没动。她心里正在掂量这件事的各种可能性。她明白,她几次给总公司写报告,终于得到总公司一句话:“目前收购ST星信,并非最好时机。”这句话虽然否定了丽萨尔的收购念头,但并没有封死。其中还有一层意思,如果时机很好,也不排斥收购。毕竟,ST星信手里有博远电子百分之二点四的股票!

所以,她现在如何向丽萨尔表明她的意思,就有点微妙了。她也不能把话说死,毕竟ST星信正在大跌,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雪丽毕竟更精明也更老练,她已经隐约猜出她的心思。她脸上露出平和的微笑,温和地说:“黛西,请你听清楚我现在说的话,如果是我的决策错了,责任由我承担。如果我的决策对了,就是我们共同的决策!这样可以吗?”

黛西明白,这个建议最符合她的利益,是稳赚不赔的。不过,她虽然没有大智慧,小聪明还是有一些的,她不想表明自己的态度。她简单地说:“好,我去催他们一下,尽快找出原因。”她说完,转身就要走。

但雪丽又叫住她,沉默片刻说:“黛西,请你等一下。有一个律师,甚至就是一个小律师,他叫乔一福,你帮我查一下这个人。我估计,他可能不超过三十岁。我要尽可能详细的情况,最好快一点。”

黛西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说:“行,我知道了。”她转身出了雪丽的办公室。

雪丽继续看着大屏幕。但她眼前却浮现出那个其貌不扬,说话结巴的乔一福。

说一句实话,她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律师非常意外。因为现在有太多的情况是她解释不了的。俞凤媛和家城分居,竟然是因为他们知道她,还知道她叫雪丽。此外,马维世收购许家城手里百分之十的股份,同样让她意外。联想到俞凤媛对财产的担忧,几乎可以说,这次收购设计得极其精致。让她忧虑的是,这些事,都和那个小律师有关系吗?她还说不准。但有一种感觉让她担忧,她第一次察觉到她是在明处,而对方却在暗处。这种局面让她非常被动。

雪丽抬头继续盯着大屏幕里正在下跌的ST星信。这又是一件让她意外的事!她忍不住猜想,这件事应该不会和那个小律师有关系吧?

被雪丽猜想的乔一福,此时正坐在津成律师所的办公室,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脑里正在下跌的ST星信。ST星信的突然下跌,让他受到了惊吓。

他喃喃自语道:“啊,它真出事了?真出事了?为什么呢?”

他坐不住了,背起提包就向外走。他要赶快赶到公司里去看看。

他在门外坐上出租车的时候,思考这件事应该听谁的意见。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袁诺芳。她是基金大经理,对这种情况应该有丰富的经验。

但是,基金大经理袁诺芳也被眼前出现的情况吓住了。她震惊地看着正在下跌的ST星信,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在网络里搜寻一遍,没有找到可信的答案,就焦躁地起身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并且不时回头看着电脑。

她的这种样子,自然引起外间的秦仁的注意。他一直看着她,猜想一定发生了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才让她这个样子。但是,发生了什么事呢?他也猜不出来。

这个时候,在证券报社的大办公室里,姜丽萍一边看着电脑,一边低声给葛涛打电话,“喂,你那里有什么消息了?ST星信到底怎么了?”

葛涛在电话里也焦虑地说:“就是没有呀!我也看见ST星信下跌了,可什么消息也没有!我身边的人都没有消息。”

姜丽萍小声说:“你利用你外面的关系,悄悄打听一下,快一点!”

葛涛说:“行了,我知道了,我再想办法吧。”

这个时候,栗光英和罗兰并排站在操盘室的大屏幕前,看着ST星信的走势,也注意着王五对这只股的收购。她们的眼睛都瞪得圆圆的,闪着波动着的光。她们心里都在动着某个想法。终于,她们互相对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一起走进栗光英的办公室。她甚至还仔细地关上房门。

栗光英立刻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大号的计算器。她们并排俯身在桌面上,都盯着那个计算器。栗光英快速地敲击着键盘,得出一个结果后,她就回头看着罗兰。罗兰小声说:“价格再低一点。”于是,栗光英又开始计算。

等最后的结果出来后,她们两人的眼睛里都闪出亮晶晶的光。

栗光英几乎是咬着牙说:“如果明天再跌停,咱们的资金就足够了!”

罗兰脑子里的计算,几乎和计算器一样快。她低声说:“甚至还有剩余!”

栗光英瞪着大眼睛说:“你说,明天还会跌吗?跌停!”

罗兰把桌上的电脑拉过来,调出股市里的ST星信,不动声色地盯着它看。片刻,她回头说:“栗姐姐,卖盘巨大呀!买盘很小!明天还会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