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24、 ST星信正在大幅下跌

逆行商海 闻绎 3023 2016-11-16 10:44:09

  栗光英咯咯地笑起来,“是呀,是呀,我也觉得在哪里见过您,就是想不起来了。哎呀,你看我这个脑子,简直是坏掉了,怎么也想不起来。”

柳卓兰温和地笑着说:“咱们总归是见过的,是不是?”

栗光英急忙说:“是,是,肯定是见过的。”

柳卓兰挥了一下手说:“想不起来就算了。你今天来办事?”

栗光英把手里的袋子晃了一下,“我们办了一个照,今天来取。您呢?”

柳卓兰说:“我是为了公司年检的事,给他们补一份资料。”

栗光英说:“那您办完了?”

柳卓兰说:“是,办完了,这就走。”

她们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再自然不过地并排向外面走去。

栗光英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打着主意。这个女人是跟着廖清山来的,她又是温庆西的前妻。这两个人,都和她的投资计划有关。她在心里想,能不能从她嘴里打听到什么事吗?或者,就是先认识下来,或许以后对她有什么帮助吧。

她这么想着,就陪着柳卓兰出了工商局,一起沿着街边向前走。

柳卓兰笑着说:“你也往这边走?”

栗光英说:“是。咱们可能是同路吧。”这时,她指着街边的茶室说:“大姐,那边有一家茶室,咱们进去喝杯茶吧。”她看着柳卓兰的眼神,又补充说:“我一直没想起在哪里见过您,想和您再坐一会儿,也许就想起来了。”

柳卓兰说:“也好,我也有点渴了。也许咱们喝一杯茶,就真的想起来了呢。”

她们这么说着,就一起走进那家茶室。

茶室很小,中间一张铺着绿色桌布的长条桌,两边是长长的皮软椅,此外就没有什么空地了。倒是干净整洁,是个很舒适的私密小空间。

服务员给她们送来茶水,就悄悄地离开了。柳卓兰和栗光英都端起那个小茶杯,互相微笑注视着,很亲近的样子。

柳卓兰啜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说:“姑娘,我大概是老年痴呆了,我想到现在,就是没想起在哪里见过你。”

栗光英咯咯地笑起来,心里倒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她说:“大姐,您可别这么说,那我岂不是也老年痴呆了?我也没想起您来。”她说着,就掏出名片,双手递过去,“大姐,这是我的名片。您再想想。”

柳卓兰看着名片说:“哎哟,你还是玉石鉴定师呢,真了不起。”她也掏出自己的名片,双手递给栗光英,“你也想一想吧。”

栗光英笑着说:“嗨,什么玉石鉴定师呀,也就是挂个名好听,其实也没鉴定过什么。大姐,您是南方控股的,财务主管?”

柳卓兰说:“我其实也就是挂个名,从没管过财务。你想起我来了吗?”

栗光英说:“我跟您一样,也有点面盲,记不住人。走在大街上就怕遇到熟人,瞪着眼睛想半天,也想不起那人叫什么。”

柳卓兰大笑起来,快乐地说:“哎呀,我也经常这样呀。有时真挺难为情的。”

栗光英也笑了,“大姐,你是在安慰我吧?我反正特别爱忘事,没办法。”

柳卓兰说:“那你今天是来办照?”

栗光英点头说:“是,我有几个朋友,要办一个公司。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混在里面跑跑腿。他们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呗。是个小公司。”

柳卓兰喝着茶,仿佛很随意地说:“你们公司还需要跑腿的吗?我可以去跑腿,还有打杂什么的,也都行。”

栗光英就夸张地笑起来,“哎哟,您要一来,不就把我的位子给顶了吗?”

柳卓兰这下可真的大笑起来了,笑得眼泪水都流出来了。她急忙:“那不会,那不会。你真逗,对了,你有事就支使我呗。”

栗光英说:“那怎么行呀,您是大姐呀,是前辈,肯定有经验。将来我要是有了什么事,可能还要请教您呢。”

柳卓兰笑着说:“说什么请教呀,那就外了。有空时,给我打电话吧,咱们聊聊天。真的,我挺愿意和你聊天的。”

栗光英立刻说:“一定,我一有空就给您打电话。”

到了这个时候,栗光英心里暗中猜想,她大概已经和这位柳卓兰拉上了关系。至于将来有没有用,就只能以后再说了。

她们喝了一会儿茶,就起身告别。栗光英送柳卓兰坐上出租车,不住向她挥着手,直到看着出租车远去,她才回头向自己的汽车走去。

栗光英开着车驶上大街时,重新打开收音机,听里面的新闻。国内新闻也是八宝粥,什么名堂也听不出来。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阿兰来的。

她用蓝牙接通电话,问道:“阿兰,什么事?”

阿兰的第一句话就问:“栗姐姐,你在哪儿呢?”

阿兰的声音轻而低沉,但其中却藏着惊恐和紧张。栗光英顿时像触了电似的,全身都紧张起来了。她说:“我在路上呢。刚在工商局把咱们的照取回来,正准备去公司。怎么了?”她紧张地问。

阿兰的下一句话,让栗光英的头皮都麻了,就像着了火似的。

她说:“我刚刚接到阿哥的电话,他说长沙那边的网络突然拥堵起来了,好像是从早上五六点钟开始的。他又查了一下,长沙那边的手机信号和有线电话,全都堵住了,很难打通!不知出了什么情况!”她的声音更加紧张了。

栗光英可被这种情况吓得不轻。那个ST星信,就在长沙呀!在所有的消息里,只有这个和ST星信最接近。

她有点恐慌地问:“会出什么事吗?”

阿兰说:“就是不知道呀!栗姐姐,你赶快回公司吧!我也往公司赶。”

栗光英知道,这个时候,她最好守在公司里,以便应对意外情况。她说:“好,我这就回去!咱们公司里见!”

她收了手机,加大油门,在车流里左拐右拐地超车。她感觉自己双手有点发抖,就在心里警告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出事呀!

她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开市了。她感觉,今天早上去工商局取照,又和柳卓兰聊了一会儿,占用了太多的时间,她必须尽快赶到公司。街上的车辆虽然不如早上多,但也不少。她抓紧方向盘,一辆接一辆地超车。前面路口的黄灯亮了,她一踩油门就冲了过去,伸出一只手来回晃着。

当栗光英在公司门前刹住车时,她看见阿兰的汽车也刚刚在门前停下。阿兰立刻就跳下车,一边向她挥手,一这就往楼里跑。她注意到,阿兰脸色苍白。

她紧跟地阿兰身后冲进大门。她们冲到电梯前,看着上面的数字。电梯都在上面,一时还下不来。阿兰向她一挥手,她们转身就向楼梯间跑去。

她们一步两级冲上楼梯时,栗光英问:“阿兰,还有什么情况?”

阿兰扭回头,黑黑的大眼睛里闪着异常的光。她说:“刚才,阿哥又来电话,说只有长沙出现这种情况。阿哥说,他判断,长沙那边一定出了什么大事,才造成通讯网络瘫痪!”

栗光英大叫:“会不会是ST星信出事!”

阿兰尖声叫道:“我不知道!到公司里查新闻!”

终于,栗光英和阿兰气喘吁吁地冲进操盘室,她大叫:“王五,有什么事!”

王五和张三、李四,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惊愕地说:“没有呀,没听说出什么事呀。怎么了?”

栗光英立刻说:“你们立刻查电视新闻!还有广播新闻!上网查新闻!重点是HN长沙!快去查!股市开盘没有!”

王五一边调着电视,一边说:“还差几分钟。栗总,到底出什么事了?”

罗兰冷静地盯着他,“你别问了,赶快查吧。肯定出什么事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她坐在一台电脑前,也开始上网搜索。

栗光英大叫:“什么情况都不要放过!看到大一点的事,就说出来!”

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专注着电脑和电视,希望能找到异常情况。

几分钟之后,王五突然大叫起来:“栗总,快看!”他指着墙上的大屏幕叫道:“ST星信下跌了!是大幅下跌!你快看呀!”

栗光英抬头看着大屏幕,果然看见ST星信正在大幅下跌,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股价正向跌停位置俯冲。她震惊地看着大屏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回头看,只见阿兰也震惊地看着大屏幕。王五那三个年轻人也惊恐地看着她们。一时之间,操盘室里十分安静,每个人都互相看着,不敢相信眼前的事。

罗兰冷静地问:“王五,知道什么原因吗?你找到消息没有?”

王五说:“就是不知道呀!我查了HN电视新闻,也没找到消息。”

栗光英大叫:“你们继续找!赶快找!看看这个ST星信到底出了什么事!快找,赶快找!”

三个操盘手立刻继续去查找消息,看电视的看电视,上网的上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