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22、 我会和许家城保持距离

逆行商海 闻绎 3035 2016-11-14 10:13:20

  栗光英撇着嘴盯着她,竭力挖苦她说:“为了那份工作,所以你就勾引他,是不是!你那点小花招,谁都看得出来!”

雪丽回头望着她,轻声说:“我猜,你是栗姑娘吧。家城曾经对我提到你。他说,你一直是媛媛的好朋友。请你听我继续说,好吗?”

她说到这里,忍不住停了一下,过去的经历,都像雾一般,弥漫在她眼前。

她轻声说:“当时的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也不会那么随便!媛媛,那时,你妈妈已经去世两年多了。你知道吗,你妈妈一直就在你爸爸心里,他非常惦念你妈妈。有一天,你爸爸在外面应酬,喝多了酒,我送他回家。酒能勾起人的心事,他就是在那天晚上,对我说起你妈妈。他说,他和你妈妈是青梅竹马。在过去那个年代,他们共同经历了许多磨难,非常多。那个年代,你们没有经历过,我也只是沾到一点边。你爸爸和你妈妈,是相濡以沫才度过那个年代的!”

提到爸爸妈妈,让俞凤媛脸上蒙上一层哀戚,她再开口的时候,声音也柔和了许多。她噘着嘴问:“那,后来呢?”

雪丽露出一点微笑,像个姐姐似的注视着她。她轻声说:“媛媛,我很尊重你父亲。也正是因为那一次长谈,我才看出他心里的孤单。媛媛,我没有非分之想,充其量,也就是想保住我那份工作。那时,我也很年轻。”

俞凤媛的脸又沉了下来,低声说:“所以,你就搅和我爸爸!”

雪丽无奈地摇着头,诚恳地说:“媛媛,请不要这样理解我和你爸爸的关系。我并没有搅和他,他也不会被人搅和。怎么说呢,我和他,只是因为互相理解。”

栗光英又大又亮的黑眼睛仍然像钉子一样,盯在雪丽的脸上。她尖声说:“你不用光说好听的!那种事,你再怎么说也遮掩不了!再说,你和凤姐爸爸还有了一个孩子!谁都看得出来,你就是想用这个孩子要挟他!”

雪丽吃惊地看着她,感觉自己可能低估了他们。儿子的事,她除了在办公桌上放一个相框之外,没对任何人说过。即使是在她的档案里,也只是在她晋升高级主管的时候,在表格里提到。在艾姆特尔公司里,甚至没人提过她的孩子。他们认为,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是,他们怎么会知道?雪丽有一种感觉,她正站在聚光灯下,被人仔细地观察过。而她的对手们,比如眼前这几个人,却隐在暗处,怎么也看不清楚。

她不由自主地问:“你们都是什么人呀!你们怎么什么都知道?”

媛媛和那个乔律师都没有说话,还是那个叫栗光英的姑娘大声对她喊叫:“我们知道什么,你管不着!”

出于职业习惯,让雪丽警觉起来。她小声问:“你们,还知道什么?”

栗光英指着她叫道:“我们都知道,你们就是想夺取凤姐的财产!”

这时,那个乔律师就向她连连摆手,说:“英子,英子,不……不要说了。”

栗光英回头瞪着他,叫道:“为什么不能说!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雪丽注意到,那个乔律师不住向她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这种情况,让她感觉到,这个乔律师可能知道更多情况。他甚至,在媛媛和栗光英心里,还有特殊地地位吧。她看不明白了,这个乔律师究竟是什么人?

此时,她惊愕地看着他们每一个人,终于转向乔一福,目光深沉地盯着他。她已经感觉到,他可能是一个更重要的人。

她轻声说:“乔律师,您是律师,可能你更了解这件事,是吗?”

但这个乔律师只是眨着他的小眼睛,那么痴呆地看着她,并没有说话。他的模样,还有他给她的感觉,让她心里陷入到一种矛盾和迷惑之中。

现在,她只能努力让这件事向最简单的方向发展。

她说:“乔律师,就算你要办这件离婚案,也应该先劝和他们。我想告诉你,我和许家城,也是青梅竹马。我们之间的感情,也是经历了许多苦难才建立起来的。这些,都是从前的事了。本来,我已经出国了,我以为,我和家城的关系已经结束了。我没想到的是,公司会派我又回到国内工作。最近一段时间,是我不对。我再次见到家城后,又沉缅在过去的情感里。媛媛,这是我不对,我道歉。我知道你已经和家城结婚后,更不应该再和他来往。媛媛,我再次向你道歉。以后,我一定会和许家城保持距离。请你相信,我不会食言。”

雪丽说着这些话,心里却如刀割一般的痛。她和家城之间,有三十多年的情感呀,从来没有变过。但现在,她不得不克制这段情感了。此时,她的眼睛里已经泪光莹莹了。她慢慢地站起来,看着他们每一个人。

她轻声说:“对不起,我不能再说了。我今天,已经说了太多的话。媛媛,我希望你今后能和家城和好。这是真心的。对不起,我该走了。”

她忍着眼泪站起来,向门口走去。她走到门口时,又停下来,回头注视着俞凤媛,轻声说:“媛媛,对不起。”之后,她拉开门走了。

正如她猜测的那样,送她出门的,确实是那个乔律师。她扭回头,再次注视这个让她意外的小律师。她拿不准自己还能说什么,就向电梯走去了。

送走了雪丽,乔一福重新回到房间里。凤姐坐在沙发上,还处于伤心和难过之中。英子则站在她身边,关切地看着她。

他想了想,小声问:“凤姐,你……你和你先生,还能和……和好吗?”

俞凤媛抬起头,又娇憨又凶恶地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他骂我,还打我!我凭什么和他和好!他就是个狗蛋!”

这时,栗光英说:“一福,你别劝凤姐了,你就想想办法,怎么帮凤姐走第二步吧。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他们怎么可能再和好!”

此时,雪丽开着车,行驶在寂静而空旷的街道上。世界如此寂静,让她感觉到一种孤独。她明白,从今往后,她就要和家城拉开距离。那么,从今往后,她的情感,又要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随风飘动了,再没有可以依傍的港湾。

许家城坐在旁边,无声地看着她。雪丽上了车之后,只用几句话,就把她在里面谈的情况都说清楚了。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今后还能和俞凤媛和好吗?

他轻声说:“你不必费心了,我和她,不可能和好了。”

雪丽回头瞪着他,目光尖锐而严厉。她说出的话,也是尖锐而严厉的。

她说:“不对!你还没有努力,怎么就说不可能!”

许家城无奈地看着她,“你跟她说了那么长时间,都没起作用,还能怎么样!”

雪丽冷静而坚定。她明白,她一定要在和家城的关系上画一个句号。遇事当断则断,这是她在国外几年得出的教训。

她声音很轻,却很坚定地说:“家城,冷静地说,你和媛媛弄到这种地步,有你的责任,也有我的原因。我不应该沉缅在过去。我们的过去已经结束了。你一定要听清楚,我们的过去已经过去了。我们今后就是朋友!”

许家城生气了。俞凤媛已经离去,他怎么看,都是不可挽回的。现在,雪丽又要和他拉开距离。这种情况让他痛苦,也让他愤怒。

他大声说:“就算你不再和我来往,我和俞凤媛也好不了!我和她好不了!”

雪丽说:“家城,你先要检查自己!你一直对她隔着心,心里总存着对俞家的怨恨。你还限制她,动不动就封她的账户,她能和你好吗!再加上我的原因,这是我不好。我已经向媛媛道歉了。现在,她对你起疑心了,怕你卷走她的财产!”

许家城愤怒地瞪着她,大声说:“我从来没有这个想法!我根本不屑于这么干!她那是胡乱猜疑!”

雪丽不住地摇着头,说:“可是媛媛有这个疑心了!她有这个疑心是应该的!你说她和马维世合伙骗你!家城,她其实就是想改变宜海电工的股权结构,她怕你转移甚至卷走她的财产!老天,我刚刚想明白这个道理!”

许家城叫道:“我从来没有这个想法!你说她和马维世,是不是合伙骗我!”

雪丽沉默了,在心里重新思考这件事。她很快就想明白了,马维世其实是用一种不会让人怀疑的说法,从家城手里收购了百分之十的股权。这个主意肯定不是媛媛能想到的。似乎,马维世也不可能这么考虑问题。俞家的股权和他没关系,他反而还要拿出一大笔资金来!老天,是那个小律师出的主意吗?她不敢往下想。

她喃喃地说:“不知为什么,我对那个小律师有点看不明白。好像一直是他在给媛媛出主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