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21、 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逆行商海 闻绎 3054 2016-11-13 10:29:44

  乔一福像个乞丐似的伸出双手,来回看着她们,小声说:“凤姐,你别难过。你……你容我一段时间,让我把这件事查清楚,看看还有没有机会。只……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帮你离,行吗?先……先让我查清楚,行不行?”

栗光英向他叫道:“那你什么时候去查!”

乔一福为难地看着她,“现在……现在,正……正是咱们最要命的时候。等……等这一段过去,我就去调查。凤姐,请你一定不要着急。”

栗光英被他这么一说,也想起现在的情况。妈的,要命的事都赶在一块了!

这时,俞凤媛一边扭着,一这拍着桌子,大声说:“赶快离!我非离不可!”她又大声哭起来了。

这时,栗光英听见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声音很轻,敲了敲又停一停,似乎没有把握。她想,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呢?

在外面敲门的,是雪丽。即使是雪丽,对这次拜访也毫无把握。

她十分钟之前就到了。很快,许家城也到了。他们在楼房外面的阴影里拉扯了一会儿,因为许家城不愿意进去。

雪丽轻声说:“你打了她,总要进去道个歉吧,尽快把这件事结束。”

但许家城却沮丧地站着,满脸苦恼地看着雪丽,就是不肯动地方。

雪丽拉着他的手,轻声说:“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和媛媛和好。”

许家城不住地摇头,“已经这样了,可能,很难了吧。”

雪丽看着他,很无奈。她知道许家城的脾气,是轻易不肯服软的人。但是,她已经到了这里,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她说:“要不,我先进去,和媛媛谈一下。如果还能转圜,我出来叫你。家城,你一定要向她道歉,不要让我为难,好不好?”

许家城无奈地点点头,算是默认了。雪丽向他挥挥手,走进楼门里。

这个时候,俞凤媛已经止住了哭泣,难过地看着他们。

栗光英说:“好了,凤姐,你就再忍一忍。等一福查清楚了,就帮你离婚。”

俞凤媛噘着嘴,像个小女孩似的说:“那你们两个,要经常来看我。我现在一个人住了,多孤单呀。”

栗光英忍不住笑了,推着她说:“哎呀,瞧你这个大凤姐呀,说得这么可怜巴巴的。我和一福肯定经常来看你,这总可以了吧?”

这时,他们都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

乔一福起身去开门。雪丽就不动声色地出现在门口,看着屋里的每一个人。

乔一福和栗光英都不认识她,看着她有点发呆。

俞凤媛是认识她的,此时也震惊地瞪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跳起来大叫:“雪丽!雪丽!你来干什么!”

雪丽平静地走进来,只一瞬间就看清屋里的每一个人。媛媛的身边站着一个年轻姑娘,很美丽,有一又火辣辣的大眼睛。她判断,她是栗光英。家城曾经提到过,说媛媛有一好朋友,就叫栗光英。家城还说过,她是媛媛的死党。

让她有点意外的,是来开门的这个年轻人。他矮矮的个子,其貌不扬。她怎么也想不出,媛媛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朋友,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此时,她平静地注视着媛媛。媛媛仍和从前一样,无比的美丽和妖娆,是让女人嫉妒,让男人失魂落魄的娇艳美女。

她露出淡淡的微笑,轻声说:“对不起。我能像从前那样,叫你媛媛吗?”

俞凤媛早已把那一双凤眼瞪得圆圆的,怒视着她。她尖声说:“不行!你就是我的仇人,我最恨的就是你!过去恨你,现在更恨你!”

雪丽细细品了品她的话,就隐约地听出来,媛媛其实相当在意许家城的。只是因为家城和自己有了一点不应该有的关系,她才恨家城的。她感觉,劝和媛媛和家城,可能还是有希望的。

这时,她客气地转向乔一福和栗光英,声音柔和地说:“两位,实在对不起,我想单独和媛媛谈一会儿,可以吗?”

栗光英那双火辣辣的大眼睛瞪得更圆了,尖刻地说:“不行!你想得美!你过去搅和她爸爸,现在又来搅和她的家庭!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权利叫我们走!你要是再胡说,我就叫你滚蛋!”

雪丽摇摇头,轻声说:“姑娘,过去的事,你不知道。”

栗光英大叫:“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你就是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雪丽心里的怒气已经升上来了,但这里不是她发火的地方,和这个年轻姑娘争论,更是毫无必要。所以,她现在只能竭力忍耐。她静静地转向俞凤媛,温和地说:“媛媛,过去这段时间的事,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俞凤媛怒视着她,很凶地说:“你少跟我来这一套!看你虚情假意的样子!”

栗光英也说:“就是!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说完了放完了就赶快走!”

俞凤媛和栗光英,一句接一句的,全是狠话,恶毒的话,雪丽已经有点站不住了,更忍不住了。如果在平时,最好的结果,就是摔门而出。但今天不行,她一定要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这时,让她意外的是,那个毫不起眼的小个子男人,却悄悄走过来,向俞凤媛和栗光英摆手。更让她意外的是,她们竟然真的安静下来了。

乔一福回头看着雪丽,一脸痴傻的笑容,结结巴巴地说:“雪……雪女士,您……您别生气,请坐吧。”他向沙发伸出手,示意雪丽坐下。

这时,栗光英却凶狠地叫道:“傻缺,你干吗!”

她的叫法,更让雪丽意外。她居然叫他傻缺。可是,这个被叫做傻缺的男人并不生气,仍然向她摆着手。

他说:“英子,别这样,她……她已经来了,就……就听她怎么说吧。”

那个栗光英的样子,又凶恶又野蛮,不过,她果然没有喊下去。

雪丽慢慢转向乔一福,再次把他上下打量一遍,并且在心里掂量他的份量。她温和地说:“请问这位先生,您怎么称呼?”

乔一福傻笑着点头说:“我……我姓乔,乔一福,是……是律师。”

雪丽不由疑惑起来了,媛媛已经找了律师吗?她怎么找了这样一个律师?简直是开玩笑!她有点不相信地问:“您是律师?”

栗光英气呼呼地说:“没错!他就是凤姐的律师,是准备帮她办离婚手续的!”

这是雪丽最不愿意看见的事。她回头看着俞凤媛,轻声说:“媛媛,你和许家城,真到这一步了吗?非离不可吗?”

俞凤媛大声说:“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会不知道!你不用在这里跟我装糊涂!告诉你,都是因为你!”

雪丽难过地看着她,尽可能温和说:“媛媛,请你听我解释一下,好吗?”

俞凤媛摆着手向她喊叫:“我不听!我不听!你给我走!我不想再看见你!”

过去的往事,都在雪丽眼前晃动起来,如雾一般弥漫着。媛媛如果肯听她解释,或许还可以挽救她和家城的婚姻。但她现在正在气头上,可能什么也听不进去了。无论是为了媛媛的父亲,还是为了家城,她还有解释的机会吗?

这个时候,让雪丽更疑惑的是,那个姓乔的律师又站了起来,并且凑到媛媛的面前,小声说:“凤姐,既……既然她来了,就……就让她说说吧,听她说说。”

媛媛果然没有再喊叫。雪丽对这个小律师有些奇怪了,媛媛和她旁边的栗光英,似乎都肯听他的话。她再次回头注视着他,轻声问:“乔先生,你真是律师?”

乔一福仍然是一副傻傻的样子,笑着向她说:“是,是,我……我是小律师。”

雪丽很更加疑惑地看着他。她一向自认慧眼识人,现在却看不透这个小律师了。但现在,她没时间再多想这些了。她转向俞凤媛,尽可能柔和地向她解释。

这个时候,许家城始终一动不动站在楼下的阴影里,看着远处。

他很不愿意到这里来。但雪丽让他来,他不能不来。不过,他也太了解俞凤媛是什么样的人了。她确实没有什么坏心眼,但也不聪明。不聪明的人都很任性。他能够想像到,俞凤媛会怎么对雪丽说话,一定没有好话。他最希望的是,雪丽一怒之下拂袖而去,那样,他就有和雪丽重圆的机会了。

只是,许家城不可能想到,在房间里的,除了栗光英之外,还有一个小律师乔一福呢。天下事,没有一件是可以轻易让人预料到的。

有了小律师的劝解,雪丽终于有机会,向俞凤媛解释从前到现在的所有情况了。她有时候会看看那个小律师,但更多的时候,是用一种平静而温和的目光看着媛媛。她希望媛媛能听进她说的话。

她轻声说:“媛媛,我对你说的,都是实话。我当时,并没有刻意要和你爸爸怎么样。你爸爸是好人,对我一直很关照。我那时不过是个小职员,不可能决定你爸爸心里的想法。我只是很在意那一份工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