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18、 凤姐家里却出了意外

逆行商海 闻绎 3030 2016-11-10 10:24:28

  姜丽萍说:“他妈的,就不能问一下傻乔呀!他哪怕说一两句呢,也让我有个边边,可以找一找嘛!你说呢?”

袁诺芳用和缓的口气说:“臭姜,你想一想呀,傻乔说的就是傻话,他一直跟咱们说的就是傻话!傻话你能去多问吗!你问他的傻话,那不是你傻吗!是不是?我感觉,傻乔也不知道这三天里会发生什么事,他说的就是傻话嘛,明白这个道理吗?要是咱们一去问,准把他给问蒙了!妈的,傻乔的傻话就不灵了!你懂不懂这里边的道理!”

姜丽萍歪着嘴,咯咯地笑着,“他还真是神人了,天机不可泄露呀!”

袁诺芳拍着方向盘,大声说:“从古到今,谁他妈的泄露过天机!想泄露都泄露不出来!天机是能说清楚的事吗?你想想呀?天机从来都是事后才知道的!都是事后诸葛亮!到了事后,谁都能想到!妈的,事先有谁想到了?谁也想不到!明白这个道理吗?我的美女姜,你就踏踏实实地找吧。我估计,阿兰和英子她们都在找。我们也要找。这是咱们自己的事!”

姜丽萍被她说了一大堆,整个意思,就是不想问,不能问!她想想也是,万一傻乔说:“我也不知道呀。”妈呀,她们就更傻了。

她说:“好了,我知道了,我接碴找。你别再跟我啰嗦了!”她挂断了电话。

袁诺芳收起电话,也加速向博洋证券公司赶去。

今天是乔一福预言要出现奇迹的第一天。在这一天里,“光福公司”的投资者们都开始忙碌起来,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寻找可能会出现的奇迹。

在“光福公司”的操盘室里,王五等人都按照分工做自己的事。有的上网查看各种新闻。有的盯着电视,手里拿着遥控器,不断调看中央和各省的新闻。张三则跑出去,从报摊上买来一大堆报纸,一张一张地翻看着。

王五不时看一眼股市,ST星信的成交量已经很小了,股价始终在很小的波幅里涨跌。他偶尔下单买几手,数量很少。

栗光英则坐在她的办公室里,翻看手机里的新闻和所有她知道的微信圈。

袁诺芳坐在她的小办公室里看着电脑。她希望能从网上找到一些消息,让她预测今天可能发生的事情。她知道秦仁不时盯着她看,她已经顾不上他了。

姜丽萍已经结束在报社资料室里的查找。她现在拉着几个老记者,那么妖娆地笑着,仿佛很乐意和他们聊天似的。对他们说起最近的新闻,保持适度的惊讶和鼓励,希望他们不断地说下去。

罗兰也到了阿哥家,和他一起看着面前的五台电脑。阿哥查找信息的方法奇特而快捷。他只用一分钟时间,就制作了一个小软件,按照阿兰给他的关键字,自动在网络里搜索。所以,那五台电脑的屏幕,就如飞旋的万花筒一样,不断地跳动着,闪电一般掠过。只有找到某个特定内容时才会停下来。

金艳妮则坐在她的汽车里打电话,不断给她的朋友打电话。她那么妖艳地笑着,快乐地说:“哥们儿,你猜,今天或者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你猜呀!”

她的朋友们说这个,她说不对,朋友们说那个,她还是说不对。她的朋友们比赛智力似的说出各种可能来,甚至连RB闹地震,美国发动战争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金艳妮娇滴滴地笑着,心里却像浆糊一般迷糊,她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葛涛的搜寻范围就更大了。他居然给远在国外的记者朋友打电话,反复询问他们那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问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们那里有大新闻吗?

甚至连洪金也动起来了。他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给他那些从不公开露面的朋友们打电话。他询问的顺序是这样的,博远的项雨轩、海洲的温庆西、南方控股的廖清山、博云公司的梅美云、沪市4412、ST星信。他问:“兄弟,对这些人,你得到什么消息没有?什么消息都行。”

结果,洪金得到一个有价值的消息,今天上午,梅美云的技术副总经理柯建设,飞往长沙。ST星信的所在地,就是长沙!

栗光英从洪金嘴里得到这个消息,惊讶得张大了嘴。几分钟之后,所有投资者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们都明白,梅美云要对ST星信下手了!那么,这算不算乔一福预测的那种情况呢?

袁诺芳大吼一声:“肯定不是 !继续找!”

在这一整天里,“光福投资”的所有人都处于疯狂的寻找之中。他们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撞,甚至就是瞎撞,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要找什么。

在这一天里,只有一个人没有四处寻找,就是“光福投资”的核心人物乔一福。他坐在自己简陋的一居室里,望着空无一物的墙壁发呆。

他昨天夜里失眠,极度的忧虑让抱着脑袋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到了早上,他就没去上班,连脸都没洗,只是坐在房间傻坐着。

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竟然筹集到一个多亿的资金,这得多少钱呀!他更不敢相信,英子为了收购ST星信,已经付出了许多资金!但是,英子现在不敢收了,因为再收,股价就要涨起来了,他们的资金就不够。不能收购足够的股票,他们的投资计划就要失败!他制定的两个目标就不能实现!他许诺的第三个目标就更不能实现!最让他害怕的,是亏损!他就对不起那些信任他的人了!

乔一福不敢往下想了。袁姐、姜姐、阿兰、金姐姐,还有英子,她们的影子一个接一个出现在他面前。他就是粉身碎骨,也不愿意对不住她们呀!还有一个人,就是项总了。我是他的律师,理应帮项总解决问题。项总的前妻梅美云要夺取博远,她要是得手了,我就更对不起项总了!

乔一福在家里坐了一天,苦思苦想,却想不出任何解决办法!

他哪里想得到,就是因为他的一句傻话,那些美女们已经翻江倒海地寻找一天了,就是想找到这三天里可能发生的事!

这一天,终于在无声无息又焦躁不安中过去了,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到了夜里,凤姐家里却出了一点意外的事,并且终于让她发怒了。

凤姐这件事,多少有点怪她自己不慎,才惹出来的。

她今晚和两位公司老总吃饭,和他们聊一聊近期企业圈里的事。她并不相信这两位老总和她的“光福公司”有什么瓜葛,但还是聊了一聊。

这样,她回家的时间就有点晚。她进门的时候,许家城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她不想理他,就直接去浴室里洗澡去了。她洗完澡出了浴室,正用毛巾擦头发时,裹在身上的浴巾却鬼使神差地掉了下来。就这一下,勾起那个狗蛋的情绪。

这是一件没办法的事。凤姐的身材、肌肤,她的前胸和后臀,那是举世少有的,对任何男人都有百分百的杀伤力,你就是个资深道学先生也躲不过去。更何况许家城那个凡夫俗子了。

当时,凤姐从地上捡起浴巾,就扭扭地进了卧室,准备睡觉了。她绝没有要招惹许家城的意思。不料,才过了两分钟,那个狗蛋却晃啊晃地也进了卧室。他往床上一躺,就开始很无耻地骚扰她。

她真不想理他。不过,她也跟乔律师说过了,为了维持夫妻和睦的假象,该怎么着,她还得怎么着。所以,她也只好让他占一点便宜吧。另外一点,她也有些日子没和这个狗蛋睡了,被他骚扰几下也勾起了她的情绪。她就想,好吧,来就来吧,有什么呀。

谁知,这个狗蛋一上身,就让她察觉到了,他今天在外面是找过野女人的!他虽然仍然能在她身上弯弓盘马地熬战,但气焰却不像从前那么嚣张了,那么勇猛了。狗东西,他居然有点怂了!

此时,凤姐已经被勾起了情绪,只得将就着,帮他把这件事做到底!

这个狗蛋一完了事,脑袋还没落到枕头上,就呼呼地睡着了。

但凤姐却恼怒地看着半明半暗房顶,怎么也睡不着了。狗蛋,他准是去找雪丽了!他在外面撒完了野,居然还要找她的麻烦!简直是十恶不赦!无耻透顶!

俞凤媛此时,真是怒不可遏!她躺了一会儿,终于躺不住了,就气呼呼地翻身起来,穿上内外衣服,然后拿了一只皮箱开始收拾东西。她看着那个狗蛋还睡得呼呼的,就把柜门摔得砰砰响。

许家城到底被她惊醒了,欠起身子,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他说:“怎么了?你这是干什么?你要去哪儿?”

一句话,挑起俞凤媛心里的怒火。她突然转身,抡着两条胳膊大叫:“许家城!你无耻!你混蛋!你他妈的不得好死!”

许家城瞪起眼睛看着她,“你这是怎么了,发什么疯?有毛病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