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16、 这三天里会发生什么事?

逆行商海 闻绎 3056 2016-11-08 11:06:57

  乔一福也慢慢合上他的手机。他的耳朵已经被她们吵得发热了,甚至麻木了。他合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能苦恼地看着天花板。

这天夜里,他真的苦恼到了极点。整个投资计划都是他设计的,但现在却进行不下去了,甚至还有赔本的可能。妈呀,万一真赔了,大家投入了那么多,他只有一百万,可赔不起呀!最主要的,是项总和阿兰对他的信任。他们都投入了那么多钱。如果投资失败,项总的博远就危险了,而阿兰的愿望,也几乎再也无法实现了!乔一福在床上辗转反侧,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天晚上,另一个陷入极度苦恼的人,就是年轻的罗兰了。电话会议结束之后,她就一动不动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像一座悲伤的少女雕像。

年轻的小罗兰心里的忧虑到了极点。她唯一可以收回海洲数据的机会,目前正面临难以挽救的危机。她不可惜她投入的三千万。她最痛苦的是,难以面对父亲去世前看着她的眼神。收回海洲的话,一直就含在父亲的嘴里。

许久之后,罗兰的头渐渐低下去,脊背也渐渐向前佝偻下去。她再次犯病了。

沙子哥从外面进来,看着她的样子,突然冲过来,抓住她的双肩用力向后推。所有的动作都是他做了四年的,熟练而准确。他扳开她的嘴给她吃药,他把她拖到地板上给她按摩。最后,又把她放进热气腾腾的浴盆里。

罗兰闭着眼睛躺在烫人的浴盆里,忍受着热水,也忍受着全身的疼痛。她希望烫人的热水能使她僵硬的脊背舒解开。十几分钟后,等她终于能够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沙子哥正坐在浴盆边上,忧虑地看着她。

她脸上露出微笑,轻声说:“我很快就好了,别担心。”

但是,沙子哥却说:“你的投资呢?你的目标呢?”

这时,年轻的罗兰就说不出话来了。她心里极其忧愁。至少到目前为止,她看不到任何希望,也想不出任何办法。乔律师在电话里说:“明天,也许后天,最迟大后天。”他说的话管用吗?她还是看不到任何转变的可能。

这个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姜丽萍家里很安静。袁诺芳把录在手机里,乔一福最后说的那几句话一遍又一遍地放出来听,仿佛这是一个改变一切的密语。

葛涛躺在长沙发上,一条胳膊遮在眼睛上,一副绝望的样子。

姜丽萍拿来开水壶,给她杯子里续水。续完了水,却站在她面前没走,有点痴呆地看着她。袁诺芳也抬起头,盯着她。

她突然说:“臭姜,你听出来没有,他说的就是一句傻话!傻不傻?他妈的,这就是一句最傻最傻的话!但是,只有他说的傻话才管用!”

姜丽萍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傻乔这种傻话,也说过不止一次了,次次都有意外的效果。但他这次说的傻话有效果吗?他以前说的傻话,多少都有一些道理。他说电话记录,他说关联公司,他让她直接跟老贾要稿子,就是这样的。最诡异的就是那次看袁诺芳的数据库。他妈的,只有最笨的人才能找到那条信息!但是,现在呢?他说的傻话管用吗?

她说:“明天,后天,大后天。袁姐,你能说出道理来吗?”

袁诺芳几乎是瞪着眼睛向她怒吼:“我不需要他说出道理来!能说出道理来的肯定不行!我就认定了他说的是傻话!是最傻的傻话!这就可以了!”

姜丽萍明白了,袁姐其实一点把握也没有,她几乎就是绝望。但她还要在心里留一点希望。她不敢让这最后一点希望破灭。说到底,她自己也是这么希望的。

所以,她沉默片刻,终于说:“也许,他又要神一把了。”

袁诺芳大声说:“一定的!你等着吧,他一定会再神一把!”

这时,姜丽萍脸上就露出狡黠的微笑,“袁姐,他要是真神了,你就把他拿下嘛,还等什么呢。我要是没有葛涛,我就冲上去了!”

葛涛大叫一声坐起来,叫道:“什么!你说什么!你想干什么!”

姜丽萍放声大笑起来,笑得全身都摇摆起来。她说:“臭葛涛,你瞎想什么呢!关你什么事!我是劝袁姐呢!”

袁诺芳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他妈的,老娘要不要拿下傻乔?让不让他上身?这种话,怎么能当着葛涛那种无聊男人说!他懂个屁!

她斜着眼睛说:“臭姜,你滚一边去吧!”

没想到,姜丽萍偏偏就来了情绪,还不想放过她,说:“喂,万一他要是真神了,说对了,让咱们绝路逢生,你还嫌他长得丑呀!那就是你不对了!”

袁诺芳心里就是有那种怪怪的感觉,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地冲撞着,让她没了主意。她想,天下哪有这种缺德事呀,她这样的高端美女,却犹豫着要不要拿下那个又丑又矮的结巴傻小子!她怎么会碰上这么一种怪事!

她心里十分矛盾地说:“这个……这个吧……他妈的,有时候你要想喜欢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还真是一个大难事!”

姜丽萍快乐地大笑起来,笑了又笑。最后,她收起笑容,却推了袁诺芳一下,怪里怪气地说:“袁姐,你还真拿不定主意呀?当心英子找你算账!”

袁诺芳不想再扯这个事,就说:“反正,傻乔的话,你信不信吧!”

姜丽萍歪着嘴说:“我当然信了,也只能信了,要不然怎么办?只是,这三天里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你想过吗?”

袁诺芳恶狠狠地瞪着她说:“你等着吧,臭姜!肯定会叫你大吃一惊!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我就是这种感觉!”

姜丽萍大叫一声说:“那你干脆就下定决心,把他拿下嘛!”

袁诺芳没想到她又提这件让尴尬事,气得连续打她。但她心里,还真是很苦恼,很犹豫,简直不知该拿这个傻乔怎么办了。

这天夜里,不知什么原因,还有许多人没有入睡。

头一个没有入睡的,就是就是项雨轩的前妻梅美云。

她穿着一件长长的睡袍,在卧室里来回转着。眼前有许多事,让她心神不安。她考虑再三,终于拨通柯建设的电话。她知道,他也是个夜猫子。

电话很快就通了。她轻声问:“建设,还没休息呢?”

柯建设在电话里打了一个哈欠,说:“还没有呢,还在考虑今后测试的事。”

梅美云轻声说:“建设,有关测试的事,你先放一放吧。我想请你明天去长沙,按照咱们以前讨论过的办法,和ST星信的董事会接触,表明我们要收购它的意图。建设,你的目标,是争取收购董事会成员手里的股权,至少百分之八。建设,你和他们商量时,可以有一点溢价。这件事,你要见机行事,但溢价不能太高。太高了,我们承受不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柯建设说:“梅总,我明白了。我明天就飞过去,立刻和他们接触协商。”

梅美云点点头,又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争取谈下来,这就是你的任务。好了,今晚就早点休息吧。你到了那边后,随时给我打电话。”

柯建设的回答仍然那么平静,说:“行,我知道了。”

梅美云放下电话,心里仍然不能安定。她不得不考虑各种可能发生的事!

这天夜里,还有两个人没入睡,就是雪丽和黛西。

傍晚的时候,黛西收到詹姆斯发来的一份传真,并且标为急件。这让她们都有点意外。此时,她们就坐在雪丽的办公室里,研究这份传真。

雪丽从传真上抬起头,疑惑地看着黛西,“詹姆斯为什么提到梅美云呢?”

黛西说:“是。我相信,詹姆斯的这个传真,就是提醒我们注意梅美云。”

雪丽还是很疑惑,“可是,他为什么让我们注意这个梅美云呢?”

黛西从她手里接过传真,很认真地说:“丽萨尔,詹姆斯的传真就是这个意思。你看,他的传真里主要是这么几件事。第一,是对我们不久前发给他的工作汇报的回复,这个没什么可说的,你也明白。第二,是对沪市4412的处理。他说他得到可靠消息,中国政府要设立第二批自贸区,最快也要到今年年底,并且可能和这个沪市4412有关。他建议我们开始收购沪市4412股票。他说,这个收购是有利可图的。这个你也明白。第三件事,就提到这个梅美云。詹姆斯建议你,最好和梅美云建立起某种比较直接的关系。”

雪丽细细地思考这件事。她问:“你带来梅美云的资料吗?”

黛西打开手里的文件夹,前后翻着,很快找出一份资料。她说:“有关梅美云的情况,都在这里了。梅美云在博远电子的股权。她的博云电子公司。她的新产品测试。最后是,她的技术副总经理,一个叫柯建设的人,一直在研究一个叫ST星信的股票。主要内容就是这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