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15、 明天!后天!大后天!

逆行商海 闻绎 3008 2016-11-07 09:51:00

  姜丽萍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刻说:“怎么着,我就是问问乔律师,有没有办法,你吃什么心呀!我又没问你!”

栗光英叫道:“你问得着我吗!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一福,你怕什么呢,有什么话你就说!我们都听着呢!”

姜丽萍被她损了一下,就想回嘴,但被袁诺芳用力推了一下,才算没有叫出来。她努力克制着怒气,眼睛就落到葛涛身上了。葛涛知道她吃了亏,就努力向她做出笑脸,又向袁诺芳指着。

在另一边,俞凤媛也拉住栗光英,不让她再说话了。她一副贵妇腔,说:“乔律师,你就给我们大家,说几句吧。”

袁诺芳也说:“好了,大家都不要说话了,听乔律师怎么说。”

她心里,非常希望傻乔能再神一把。妈的,这一次说干就干,只要他再神一把,老娘一定把他拿下!

这时,乔一福小声说:“凤……凤姐,还……还有袁姐、姜姐,我……我一直听着呢。英子,你……你说的话,我也听着呢。这……这个,我……我……我也是……”他此时苦恼得说不下去了。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袁诺芳注意听了一下,完全是傻到不能再傻的声音。但傻乔只有说傻话才管用,才有效果!也许,傻乔这个样子,就是在整理思路呢。

她就说:“乔律师,你就说我们还要不要坚持下去吧。现在的情况是,英子只收购了百分之三。这个数肯定不够。如果我们现在收手,不做了,大家就算有损失,也还不算多,甚至还能小挣一点。总之一句话,咱们要是想撒手,现在还来得及!但是,如果我们套得深了,损失可能就比较大了!但是,我刚才也说了,不冒风险,就挣不着大钱!这是两难的事!乔律师,你就说我们还要不要坚持下去!现在就给我们说!”

栗光英叫道:“袁姐,你逼他干什么!他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他还能说什么!”

袁诺芳也吼了起来,叫道:“栗光英,你给我闭嘴!现在我们就是听乔律师怎么说!只要他说出一句话就行了!乔律师,你现在就张口说一句话,我们还要不要坚持下去!快说!现在就说!”

姜丽萍也说:“要不然,你就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吧!”

这个时候,电话里已经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在等乔一福说话。

可这个时候,他紧张得连汗都下来了。其实,所有的情况他全都知道,现在他们到了一种进不能进,退不能退的地步。要退,他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资金已经都投进去了,怎么退得了呀!也不能进了,他们的资金不够!老天!下一步怎么办,他可一点也不知道呀!

栗光英对着电话说:“一福,你别听他们瞎嚷嚷,你就说你的,对大家说!”

这时,姜丽萍就忍不住了。她特别受不了栗光英的那种语气,好像乔一福就是她的,甚至乔一福要不要说话都要由她决定。她大声说:“喂,傻乔,你倒是说一句话呀!我们到底怎么办!”

栗光英更加愤怒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竟然叫他傻乔!她有那么亲近吗!她凭什么要这么对一福说话!

想到这里,她毫不客气地大声说:“姜丽萍,你叫他什么!你凭什么那么叫他!”

姜丽萍现在就是想吵一架,尤其想跟栗光英吵架。

她大声说:“怎么了!怎么了!我认识乔律师这么长时间,一直就这么叫他!我就是叫他傻乔!他都乐意听,你有什么不能听的!你嚷嚷什么你!”

栗光英尖叫:“你这么叫他就不行!”

姜丽萍同样尖叫:“为什么!你说出理由来!我凭什么不能这么叫他!你管得着吗!你又不是他的男朋友!你是吗!”

谁想到,葛涛却在一边插了一句嘴,说:“怎么可能呢!乔律师怎么可能是英子的男朋友!决不可能!”

这下子,栗光英倒一时说不出话来了。要是换一个人,也许她就直截了当地说:“他就是我男朋友!你怎么着!”准叫姜丽萍说不出话来。可是,那怎么可能呢!他虽然是她的财神,可无论如何都成不了她的男朋友!你瞧他丑的,你瞧他矮的,怎么可能呢!这样一来,别人叫他什么,她管得着吗?乔一福不是她的男朋友,她怎么能拦着别人怎么叫他?

所以,她就说:“他是光福公司董事长,怎么着!你就是要对他尊重一些!”

姜丽萍就对着电话嘎嘎大笑起来,好快乐的样子。连她身边的袁诺芳也笑了起来。她隐约从栗光英的回答中听出一些意思来。

姜丽萍在沙发上扭着说:“噢,原来是这样呀!那就好办了,咱们就叫他乔董事长,行不行?这下你总满意了吧?”她这么说着,就向袁诺芳眨眼睛。

袁诺芳突然明白了,姜丽萍耍了一个小花招,逼着栗光英不敢承认乔一福是她的男朋友。她想到这里,心里不由一动,想着今后怎么对付这个乔一福了。

这时,一直安静旁听的罗兰终于忍不住了。她坚定地说:“各位姐姐,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咱们就不要吵了好不好!还是说咱们的正事吧!”

俞凤媛也帮腔说:“就是的,你们东拉西扯的,都说什么呢!谁也不许再胡扯了!乔律师,你是董事长,你怎么也要说句话吧?咱们到底该怎么办!”

电话里一片乱七八糟的喊声,“乔律师,乔律师,快说!我们怎么办!”

乔一福此时苦恼到了极点。下一步怎么办,我怎么知道呀!所有人里边,我是最傻的呀!怎么偏偏要我说呢?我可怎么说呀!

这时,手机里已经安静下来,他的投资者们都安静下来等着他说话。

乔一福终于嗫嚅地说:“我感觉……明天……也许……后天,最迟……大后天……”他实在说不下去了。他焦虑得都快哭出来了。

袁诺芳有一种感觉,如果有天机,这个就是天机!如果这个神人又要再神一把,那就是这句话了。她不能让别人把这句话截住了,立刻说:“乔律师,你说的是,明天,也许后天,最迟大后天,就会有结果出来。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乔一福张口结舌地望着天花板,嘴里“啊,啊”的,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袁诺芳等的就是这么一种表示。傻乔说傻话才管用,说得含含糊糊的才管用!再说,他已经把时间说得很清楚了,绝不能再多问了!

于是,她就说:“好,乔律师,我听明白了。大家是不是都听明白了?明天,也许后天,最迟大后天,一定会有一个结果!听明白了?谁还有疑问!”

金艳妮说:“是的,是的,听是听明白了。可是,到底是什么……”

袁诺芳吼了一声:“你等着看就行了!”

俞凤媛说:“不就是三天吗?我多问一句,今天算不算呀?”

栗光英就推她一把,说:“跟你说明天嘛!当然是从明天开始算了。”

俞凤媛就说:“好,好,我知道了。明天、后天、大后天!”

电话里响起罗兰平稳的声音,“好了,我也听明白了。三天时间,我愿意等。”

其实,她心里明白,今天晚上再说什么,也没意义了。现在只能等了。只要没人说出散伙的话,她愿意等下去!

姜丽萍大叫:“好!明天后天大后天,三天见分晓!等着吧!”

葛涛还不肯省事,就问:“喂,你说的是三天,到底是哪一天见分晓?”

姜丽萍回头瞪着他,“反正就是三天之内嘛!你着什么急!”

金艳妮急忙问:“喂喂,会出什么结果呀?谁知道?”

袁诺芳说:“艳妮儿,你就不要问了,到时候看结果就行了!”

栗光英说:“喂,袁姐,你说是什么结果,我总可以知道一点吧。”

姜丽萍插进来说:“不就是三天吗!你等着看结果就知道了!问什么问!”

栗光英叫道:“我又没问你,你费什么话!多什么嘴呀!”

葛涛终于得了跟栗光英说话的机会,温柔和气地说:“英子,英子,别着急,咱们就耐心等三天吧,反正就是三天嘛。”

姜丽萍一回头,怒视着葛涛。葛涛不敢出声,怕被栗光英听见,只是不停地向她点头陪笑脸。

这时,俞凤媛却提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问题。她说:“要是有了什么消息,谁打电话通知我一下呀?我醒得晚。”

姜丽萍一下子大笑起来,说:“凤姐,你就睡懒觉吧,放心睡!一睁眼,妈呀,好消息就来了,那多好呀。乔律师,再见了,我要挂了。”

电话里响起一片“乔律师,再见,再见。”的声音。电话也一一挂断了。

洪金也慢慢合上自己的手机。他想,不就是三天吗?也好,我就等三天,看你这个乔律师到底有什么神通。三天后再商量退出的事,也不算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