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13、 咱们的投资不要坏了吗

逆行商海 闻绎 3034 2016-11-05 10:42:36

  这时,楚全富就笑着从提包里拿出一个大牛皮纸袋子,递到乔一福手里。

他说:“这是俄和内签下的那个,啊,那个委托协议书。俄已经签哈了字,盖过了章,全都在介个里边哩。乔律师,内今后就是俄的律师了。啊,对了,还有一张支票,也搁在介里边了,内可要收好了哟。”

乔一福惊得张大了嘴,连声说:“谢谢楚总,谢谢楚总。”

楚全富说:“乔律师,俄刚刚和内说地事,内要上心咯。”

乔一福点头说:“是,我……我一定。您……您有目标吗?”

楚全富就压低了声音说:“俄告给内嘛,俄刚刚和项总谈了些生意,合资的。项总有心得恨。他是高科技,俄也有心得恨。内择个方便日子,给俄和项总再牵个线线,俄们再谈谈。中不?”

乔一福急忙说:“中,中,我……我看项总有空,就……就给您联系。”

楚全富哈哈笑着,拍着乔一福的肩膀向外走去。

楚国林也向乔一福和俞凤媛挥手,跟着他父亲一起走了。

廖清山和温庆西最先离开黄埔厅,上了外面的汽车就走了。

他看着车窗外晶莹剔透的街景,终于问:“庆西,你怎么看?”

温庆西回头看着他,眼神阴阴的,咬牙切齿地说:“廖总,我就是不相信项雨轩的话!他简直就是个混蛋!他说的好听,协议已经谈好了,就等着上股东大会了!他妈的,他就是还想拖!到下个月十五号,还有一个多月呢!”

廖清山脸色很严峻。他知道庆西说的对。项雨轩要是真有心签协议,还用等到现在!他说一句话就签了!他还是想拖!问题在于,他居然毫无办法!

温庆西继续说:“廖总,这个项雨轩就是在耍我们!想拖死我们!等到我们负担最重的时候,他再来个拒签!我们的损失就太大了!”

廖清山摇摇头,低沉地说:“你不必说了,我也看出来了!”

温庆西想了一下,又说:“现在怎么办?既然项雨轩不会和我们换股,是不是叫杜俊山停下来?他越拉升,我们的负担越重!”

这是最让廖清山恼火的事。为了让杜俊山拉升股价,他把海洲的百分之八都抵押出去了!将来清账的时候,他的现金流可能要出问题了!

他说:“你叫他慢一点吧!妈的,简直是混蛋!庆西,你现在就派人去ST星信,和他们谈判收购的事。先把这个ST星信拿下来再说!”

温庆西点头说:“行,我明天就派人和他们谈判。咱们不能把这个再丢了!”

夜很深的时候,乔一福才匆匆回到家里。他顾不得放下东西,首先就打开电视,回放葛涛的访谈节目。他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脱下外衣,又烧水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然后呆呆地看着电视。

葛涛在节目里,和嘉宾们侃侃而谈,似乎谈得很热闹。

可是,乔一福看着电视,心情却越来越沉重。他感觉,如果自己是一个持有ST星信的散户,他会听那些嘉宾们的话吗?卖出手里的股票?似乎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愿望。他看着电视,傻了似的发呆,心里越发感觉到恐惧和担忧。

这个时候,袁诺芳、姜丽萍和葛涛也同样感觉到恐惧和担忧。他们八点钟时已经看过葛涛的访谈节目,但还不放心,就又看了一遍回放。

节目看完了,他们喝着茶,都不说话了。他们的感觉其实和乔一福是一样的,散户们会听嘉宾的话吗?很难说。更要命的一点是,现在有多少人看这个节目!现在炒股的人,早就不看证券节目了!

姜丽萍坐不住了。建议是袁姐提的,节目是葛涛做的,从私人关系上讲,她真不好对他们说什么。她想来想去,突然转向葛涛说:“你们这些做主持人的,说话怎么这么啰嗦,哇啦哇啦的,还跟嘉宾抢话说。人家话还没说完呢,你就抢着说!我看你是有毛病,还是不要脸!”

葛涛看着她,尴尬地笑着,摆着双手说:“我们,我们这些当主持人的,也希望观众多看几眼嘛。现在的主持人都这样,要不然,谁记得住你。”

姜丽萍仍然不客气地说:“那就是不要脸!是皮厚!还跟嘉宾抢话说!”

袁诺芳摇着头说:“好了,不要说这些了。说咱们自己的事吧。”

一听到她的话,姜丽萍那张美丽的脸上,就是一副愁容。她说:“我感觉,这个节目,可能够呛吧?”

葛涛就叫了起来,两眼来回看着她们,“我已经尽最大力了!你还能叫我怎么样!我那已经算是点名了!我总不能在电视里大声吆喝,你们卖吧,卖吧,都把ST星信卖了吧!台里非把我枪毙了不可!”

姜丽萍说:“拉倒吧,你们这个破证券节目有多少人看呀!现在谁信你们的!”

葛涛向她叫了起来,“这不是为了咱们的投资嘛!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儿,主编才批准我的计划!真是的,你以为我想上节目就能上呀!”

袁诺芳向他们挥挥手,“你们说,这个节目会起作用吗?你们给我说这个!”

这下子,姜丽萍和葛涛都收起笑容,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袁诺芳也不需要他们说。她自己就知道,效果可能不大。

这天晚上,俞凤媛从黄埔厅里出来,就直接去了英子家,并且在她那里看了电视回放。看完之后,她那两片好看的红嘴唇就噘了起来。

栗光英早就生了一肚子气了。她把电视一关,就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她一边走着一边挥着手喊:“这个破节目有屁用!现在哪还有人看证券节目!傻子才看!说来说去,全是废话!连句沾边的硬话都说不出来!对咱们的计划,一点作用都没有!”

俞凤媛坐在沙发上,把身体扭来扭去的,越发显出她的丰胸肥臀来。她懊恼地说:“哎呀,就为了这档节目,我吃着饭都不安生,老惦记着咱们的事。那要是没人看,可怎么办呀?咱们的投资不要坏了吗?”

栗光英把手一挥,“另想办法!只能另想办法了!”

俞凤媛望着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哎呀,小光英,我可就那两百万呀!这下可好,一下子都打了水漂了。”

栗光英向她叫道 :“我更多!明天我非把葛涛那个狗东西骂死不可!一点用也没有!要他干什么!”

在所有人里,最安静最沉稳的,就是罗兰了。她明白,喊叫没有用。

她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电视。

沙子哥把电视调到体育节目,回头看着她。他很担心罗兰的心情,这么一种情况,她今天可能要失眠了。

他轻声说:“阿兰,这么一个节目,空口白话的说一说,有用吗?”

罗兰的脸色有点发白。她摇摇头,同样轻声说:“就算有,也不大。”

沙子哥向她摊开一只手,“要是硬收,股价就涨起来了?”

罗兰点头。“是,咱们的资金不够。”

沙子哥再问:“还能筹到资金吗?”

罗兰摇摇头,“我想过了。风险太大,谁会往里投资?”

沙子哥还想说: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但他看着阿兰的脸色,没有说出来。

这个时候,金艳妮独自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电视。

聪明的金艳妮对股市很熟悉。她看出来了,这个节目可能不会起什么作用。没有作用,她们的投资计划就可能夭折。这样,她立刻想到的是,她的两百万投资,可能要打水漂了。这让她心里很难受。她在BJ打拚几年,才存下这么一点钱呀!还不知要多少年才能再积攒下这么多。

她把电视一关,在床上躺下,心里恨恨地想:“这个葛涛,做的是什么节目!简直是活见鬼!”

这天夜里,洪金也是独自一人,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脸色严峻地看了经济台的证券电视节目。节目看完了,他不由摇摇头。

洪金感觉,他这次的投资,可能要出问题了。现在来看,栗光英把她的小律师当作财神来看,可能是瞎了眼。在郡王府,那个小律师帮她赢了一大笔钱,那不过是巧合而已,让他赶上了。那个小律师还帮她赌到一块好石头。栗光英本来就看好了那块石头,只不过稍稍有点犹豫而已。那个小律师恰在那个时候向她点了一下头,结果就成了她的财神。这些事,都太巧了,毫无意义。

现在,洪金不能不想到,因为栗光英的蛊惑,他竟然也相信那个小律师是个财神了,还往他的计划里投入了五百万!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

他能够退出吗?似乎不可能。他仔细阅读过那些协议,他妈的,协议规定,没有多数人的同意,他竟然不能退出!

那么,他们的投资计划会成功吗?这种可能性太小了,就好像天上掉下一颗流星,偏偏就掉到你头上一样!天下想挣钱的人太多了,哪有这么简单的!他们弄了一个证券节目,又能起多大作用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