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09、 我要是再带一个人呢?

逆行商海 闻绎 2966 2016-11-01 10:06:53

  乔一福傻傻地笑着,“凤姐笑……笑话我了。这个,真……真没什么。”

此时,他的心里可是另外一种情景了。他一看见凤姐,立刻就想起来,雪丽有一个八岁大的孩子。这对凤姐来说,也是一件特别要命的事。但是,他想了又想,还是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凤姐。凤姐要是在他这里哭起来,就麻烦了!

他不能不想到,这又是一件让他没办法的事。

俞凤媛却仍然是笑呵呵的样子,说:“我的乔律师,你最近怎么样?忙吗?咱们那个小光英,也没来这里看看你?”

乔一福哪里敢接凤姐的话碴,只能说:“英子,她也……也挺忙的。这几天,正是她最……最忙的时候。”

凤姐是个心最宽的贵妇娘娘,心里只关心两件事,一个是逛街购物,第二个就是给人说媒拉纤。别人谈情说爱,却是她最上心的事。

她就问:“喂,那怎么着,喜欢我们小光英吗?就没和她套套近乎?”

乔一福在凤姐面前可不敢耍嘴皮子,嘻嘻地笑着,老老实实地说:“凤姐,我……我喜欢是真喜欢,可是,我……我就是个小律师,马……马尾拴豆腐,提都提不起来。可……可不敢多想。”

俞凤媛可来了情绪,立刻说:“哟,是不敢多想呢,还是看不上我们英子呀!”

乔一福几乎是告饶的样子说:“绝不是,绝……绝不是。”

俞凤媛坐在他对面,眉飞色舞地说:“乔律师,我们英子对你,那可是非常认真呀。就你身边这些美女,一个个都跟妖精似的,说一句话都要扭三扭的,我可是知道。知道我们英子是什么样子吗?要是谁和多你说一句话,英子都不高兴!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乔一福被凤姐这句话说到了心坎上,别提有多高兴了。但嘴里却说:“不会,不……不会的。”

俞凤媛就把她那肉乎乎的下巴左右一摇,媚惑无比地说:“不会?你当我是瞎子呀!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怎么着,也给我一句话,我给你说说去,怎么样?”

乔一福不由叹了一口气,小声说:“英子现在,正……正忙咱们的大事呢,她……她也正愁着呢。”他说着,就指了指电脑里的股市。

他这么一说,俞凤媛就明白是什么事了。说到底,这也是她的大事呀。

她就说:“不就是买股票嘛,叫她买就是了嘛。”

乔一福的嘴巴就歪到一边去了,仿佛牙疼似的,“凤姐,现在的价格,太……太高了,咱们的资金可能不……不太够。”

他这么一说,俞凤媛那双好看的凤眼就眨了起来。她忽然把身体那么妖艳地一扭,仿佛要有重大宣布。她笑着说:“乔律师,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一件事。今天晚上,马总和廖总要请客,请的是项雨轩、温庆西,还有其他一些老总,要在一起吃个饭。他们让我张罗这个事。我说,你去不去呢?”

乔一福也眨着眼睛看着她,没听明白,“马总请客,我……我去干什么?”

俞凤媛就伸出她的兰花指,照乔一福的额头上一点,娇声妩媚地说:“你笨死了你!不光有马总和廖总,还有其他人呢。也许,你三聊两聊的,或许还能给咱们小光英拉到一些资金呢。你想想,是不是这样呀?”

乔一福被贵妇一般的凤姐玉指一点,原本是有些晕眩的。老实说,天底下没有哪一个男人受得了凤姐这么一指头,只怕一下子就酥了。乔一福这一晕眩,却让他有了新的想法。他眨着眼睛问:“我……我能去?”他的眼睛就乱转起来了。

俞凤媛把她柔软的红嘴唇一撇,娇声说:“乔律师,我要是安排你去,你就一定能去!你和马总又不是外人,你是马总的律师嘛,也是我的律师呀。”

乔一福的眼睛又转了起来。他觉得,马总这顿饭,似乎也有他的机会。

俞凤媛嘟着嘴说:“喂,乔律师,你想什么呢?犯迷糊呀!”

乔一福就神头鬼脸地说:“凤姐,我……我要是再带一个人呢?能不能去?”

俞凤媛不由笑了起来,说:“哎哟,你关系户还不少呢,你准备带谁呀?”

乔一福就说:“是……是晋北能源的董事长,刚……刚刚认识的。凤姐,他可是好……好有钱的,也……也是我的顾问单位。行不行?”

俞凤媛琢磨着说:“晋北?SX的?不会是煤老板吧?他人在BJ吗?回头我跟马总和廖总都打了招呼,他又不在,来不了,你怎么办呀?时间就是今天晚上,七点钟,地点定在黄埔厅了。”

乔一福就笑着说:“那,我问问,我问问成吗?”

俞凤媛就妖娆地说:“那你就赶快问吧,现在就要定下来。”

乔一福就手忙脚乱地给楚全富打电话。他居然用嗲嗲的声音问:“楚总,我是乔一福,您……您在BJ吗?就……就现在。”

楚全富在电话里说:“在哩,在哩。咋哩嘛?”

乔一福急忙说:“您……您在BJ就好了。是……是这样,今天晚上,有一个聚会,伊都的马总和博远的项总都……都参加,还……还有南方控股的廖总,还有其他几个人。您有意来吗?和大家认识一下。还可……可以交流交流。”

楚全富一听这个话,就知道是京城企业圈里的几个大老板,这正是他巴求不得的好机会,就说:“好哩嘛,好地恨!那个,我去合适嘛,人家不要见外咱哩嘛!”

乔一福就热乎乎地说:“楚总,我……我给您介绍,我给您介绍。您……您再和他们聊一聊,不……不就成朋友了吗。以后您就可以多……多联系了。”

楚全富立刻说:“好地恨!好地恨!介个晚上,何处嘛?”

乔一福说:“今晚七点,在……在黄埔厅。楚总,我会早到,您……您也早一点来,还可以和他们聊一聊,是不是?”

楚全富爽快地说:“中哩,俄知道哩,俄肯定早到。”

乔一福合上手机,心里就很快乐。他能不能从楚全富那里再拉一笔资金,这是说不定的事。但给楚总拉上这么一个关系,至少也显出自己这个律师的价值,楚总一定会高兴的。他笑着说:“凤姐,你……你也和马总廖总他们打一个招呼,别……别让他们太意外。”

俞凤媛歪着她的红嘴唇说:“行了,我知道了。我自然会通知到。”

这时,乔一福的手机又响了,他接通电话听了一下,不由满脸笑容,说:“姜姐,真的呀,太好了,太好了。你和涛哥真……真是厉害,这么快就……就安排好了。今晚几点呀?八点?好,好,我知道了。”

乔一福合上手机,笑着说:“姜姐说,涛哥做的采访节目要播了,就是采访科博会的,是……是今晚八点,经济台。”

俞凤媛把下巴一摇,笑着说:“这个呀,好,这个节目我倒是要看一看,看看他们忙出个什么结果来。”

乔一福这双眼睛又眨了起来,似乎有点心虚了,小声说:“就是呀,也……也不知效果会怎么样。希望,有……有点作用才好。”

这天晚上,豪华的中餐馆黄埔厅,仍如以往一样,尽显它的豪华与气派。客人一进了门,就好像进了艺术品展览馆,各处都摆放着难以想像的雕塑、瓷器和名家书画。走进大堂,只见悬挂在空中的吊灯,如满天的繁星一般晶莹璀璨。那些时装模特一般的女招待,幽灵一般悄然走过,或者静立一边,让这个幽静的中式大厅也有了一些人气。

大厅里的客人确实不多。高端餐馆的辉煌已经成为过去,不可能再重现了。

在铺着厚地毯的走廊里,大帅哥楚国林,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像个密探似的在这里来回走着,不住地东张西望。他是奉了他父亲的指示,在这里打探的。

六点一刻时,俞凤媛和乔一福就在黄埔厅外面的小街里下了出租车。俞凤媛如入无人之境地跨进那座中式门楼。

她回头看着有点畏首畏尾的乔一福,笑着说:“乔律师,过来,挽着姐。”

乔一福傻笑着,乍起十万个胆子,挽住凤姐的玉臂。妈呀,凤姐这条玉臂,那可真是白璧无瑕,柔软而丰腴,让他那颗小心脏几乎要爆裂了。

他傻笑着说:“跟……跟着凤姐,我……我也成贵人了。”

俞凤媛是从不放过挑逗男人的,身边这个小男人,她更是要逗一逗了。

她说:“乔律师,挽过我们小光英的胳膊吗?”

乔一福只能实话实说,“没有。可……可不敢随便。”

俞凤媛就笑着说:“乔律师,你可是个男人呀。喜欢我们小光英是不是?那逮着机会就上手呀,你要是再犹豫,小光英可就是别人的了!”

她一说完,就放声大笑起来,银铃一般,非常悦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