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08、 你准备给她安排一个人?

逆行商海 闻绎 3033 2016-10-31 09:43:38

  “嗨,也就是在小歌厅里转一转。”许莹湘也想起乔律师在小歌厅里的样子。

“他跳舞怎么样?好吗?”项玉菲眼神里藏着狡猾,立刻问。

“好什么呀,他也就会慢四,慢慢转还把我的皮鞋给踩花了。”她笑着说。

这时,项玉菲带着鬼心思问:“喂,你们跳舞,他就没在你身上动手动脚?”

许莹湘立刻推了她一把:“你得了吧。乔律师可不是那种人,他特别正派,就是用大拇指挨着我的背,连动都不敢动。他这只手上吧,全是汗。”

项玉菲咯咯地笑起来,又搂着她的胳膊问:“喂,姐,我问你一句话。你们跳舞的时候,那个乔律师要是对你动手动脚的,你怎么办?”

许莹湘瞪起眼睛看着她,很不高兴地说:“你瞎想什么呢!乔律师根本就不是那种人,他就不会瞎动!”

项玉菲像只下了蛋的小母鸡似的,咯咯地笑,脸色红得像刚熟的苹果,很兴奋的样子。她在校园里只呆了一个月,看见无数年轻的男女同学,特别是看见他们总是成双成对地在校园的徘徊,心里就是有一种异样的兴奋,仿佛刚刚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似的。

有的时候,她忽然意识到,她是好多男同学倾慕的对象。他们搂着她的背,和她一起跳舞时,手上传递给她的火热,他们请她喝啤酒时腼腆,还有他们手足无措时的样子,都让她心里产生出某种期待。

所以,她就是要问:“姐,我是说万一嘛。那个乔律师万一要对你动手动脚的时候,你怎么办呢?”她心里想的是,那些男同学如果对她动手动脚,她会怎么样呢?

许莹湘坚定不移地说:“没有万一!乔律师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这时,项玉菲看着许莹湘那种坚决维护乔律师的样子,忽然问:“姐呀,你是不是喜欢乔律师呀?啊?是不是呀?”

许莹湘很惊讶地望着她,想不出她怎么会这么问。她说:“这跟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乔律师就是个正派人嘛!”

项玉菲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她脸上来回转着,狡黠地问:“那你就是喜欢他了?喂,他要是追求你,你怎么办?你说呀,你怎么办?”

许莹湘眨着她美丽的大眼睛,很认真地想了一下,仿佛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还没一秒钟,她很突然地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项玉菲疑惑不解地使劲推她,叫道:“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你说呀,他追求你呢?和你甜言蜜语的,你怎么办?”

许莹湘终于止住笑,双眼那么深沉地望着远处。她轻声说:“乔律师吧,就是个好人,特别正派的好人。可是他吧,实在是……实在是……”她又笑了起来。

项玉菲就推她说:“实在什么呀,你快说!”

许莹湘拉着她的手,很认真地说:“你想想,咱们是女孩子呀,找个男的,总要找一个……帅一点的吧。他实在是有点丑,丑得让人都难过……”

她们两个人一起放声大笑起来,互相推推打打,在草地上闹成了一团。

她们都没有注意到,在离她们不太远的地方,有一个年轻人,不时用手机给她们照相。他又绕到另一边,继续照相。老实说,这个人在她们身边出现好几次了,但是,她们都没有注意到。

此时,在艾姆特尔办事处那个安静的办公室里,雪丽脸上带着一点微笑,注视着黛西迷惑不解的脸,随后,她把一张照片递给她,“你看看,很漂亮吧?”

黛西看着这张照片。她立刻就认出来了,这就是项雨轩的女儿,那个叫项玉菲的姑娘。在照片里,她坐在校园的草地上,正快乐地大笑着。她的那种肆意而美丽的笑容,让黛西都有点嫉妒了。

她说:“是挺漂亮的。你准备怎么对付她?”

雪丽淡淡地笑着,轻声说:“你想没想过,她如果喜欢上一个年轻人,会怎么样?她适合谈恋爱吗?”

黛西立刻明白丽萨尔的主意了。她问:“你准备给她安排一个人?”

雪丽点点头,“是的。并且,这个人我已经找好了。”

黛西沉思着望着丽萨尔:“我猜,那应该是个很英俊的小伙子吧?”

雪丽微笑向她点点头,并没有细说。

不过,黛西还是想明白了。她脸上隐约露出一点讥讽的微笑,“丽萨尔,我得承认,你们中国人,真不是一般的精明。可能你连他们爱上之后会怎么样,都想好了吧?”

雪丽向她点点头,然后很认真地说:“黛西,我知道,你有你的追求目标。我相信,总公司那里一定有一个好职位在等着你。但是,请你不要妨碍我。我的任务完成了,你的目标才会实现。”

黛西撇了撇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还是说:“我明白。”

雪丽几乎咬着牙说:“你未必明白!我建议你尽量少给总部写报告,有害无利!”

黛西把这件事考虑一下,说:“对不起,丽萨尔,报告还是要写,我不能被人忘记。但是,我会注意分寸。请你相信。”

雪丽说:“那就最好了。”她回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沪市4412,那只股票正在下跌。她说:“沪市4412今天跌得有点猛。咱们看看ST星信吧。”

黛西用遥控器调出ST星信。这时,她们就都有一点迷惑了。沪市4412跌得比较猛,但ST星信似乎并不受影响,仍然是温吞水似的,不上不下的样子。

她们都知道,ST星信是沪市4412的关联公司,但它怎么不受影响呢?

这个时候,袁诺芳坐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也在看着电脑里的沪市4412。

今天上午,秦仁确实是按照她的要求用力向下砸的。现在股价正在下跌。她调出ST星信,但这只股票却下跌的不多。她明白,这是栗光英收购的结果。但她注意看看下面的成交量,成交并不大。这就是说,散户惜售,不愿意抛出手里的股票。这种情况让她更加忧虑了。

成交量不大,说明ST星信的抛盘并不多。那么,就算英子还在收,也没有收进来多少。现在,她的最后期望,就是葛涛对科博会的采访,能起一点效果。

袁诺芳抬头看着外面。交易室里的交易员们都在电脑前忙碌着。接着,她就看见了秦仁。而秦仁也在看着她。他用大拇指向下比了一下,表示他正在用力向下砸盘。她看着他,不由点点头。

这一次,她几乎是兵不血刃,就把秦仁狠狠地收拾一顿。她希望秦仁今后老实一点,不要再给她添麻烦。他今天似乎就很老实,正在努力砸盘。

但是,袁诺芳并不知道,秦仁虽然表面上老实了一点,但那不过是在等候机会罢了。职场里的踅伏,永远藏着不可预测的危机。

也是这个时候,在“光福投资”的操盘室里,栗光英和罗兰站在大屏幕前,也在看着ST星信的走势。它现在似乎有一点下跌,但是很慢。

罗兰小声说:“栗姐姐,你叫他们慢一点收吧,不要把下跌的势头挡住了。”

栗光英就向王五招呼一声,“你叫他们都慢一点,保持下跌。”

王五和张三、李四小声交谈着,他们的下单动作果然慢了一些。他们偶尔竖起三个或五个手指,表示已经收购了三手或五手。

栗光英知道,收购的速度非常慢。她说:“阿兰,总是这个样子,咱们要收购到什么时候呀!”

罗兰更加焦虑,但她的焦虑永远都是藏在心里的。她轻声说:“栗姐姐,只能慢慢来了,不能着急。”但她心里,却是急不可耐的。

同样是这个时候,梅美云和陈一峰都在公司的办公室里看着股市。

陈一峰说:“梅总,ST星信是不是下跌了?”

梅美云脸色严峻,低声说:“下来一些。但是,还是不够,还是不够。”

陈一峰回头看着她,眼神阴阴地说:“梅总,你怎么办?最后的措施?”

梅美云和他互相注视着。他们的眼神里都藏着深意。她的嘴唇微微歙动,似乎正有一句话要冲口而出。但她心里还是在犹豫着!非常非常犹豫!

还有一个人,也在关注着股市里的动向,他就是乔一福。

他现在有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了。他坐在电脑前看着股市,不会有人打扰他。他此时,就如一尊泥像一般,一动也不动地看着电脑。

现在,乔一福真的有点慌了。他不知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才好。一个最让他害怕的结果,正悄悄地向他逼近,他们的投资可能有危险了。

这时,他的房门轻轻地被人推开了。他抬头看,这才看见,俞凤媛正笑吟吟地站在门口看着他呢。

乔一福慌忙站起来说,“哎呀,是……是凤姐,快请进,您快请进。”

俞凤媛一如既往地端着她贵妇一般的架子,昂首挺胸,视察似的走进来,四面看着。她笑着说:“行啊,乔律师,都有单独的办公室了,可见是大有进步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