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07、 如何才能拿下一个小女孩

逆行商海 闻绎 3018 2016-10-30 09:27:35

  乔一福小声说:“英子,咱们不……不管这些了。咱们不要让……让别人看见这个东西,就行了。”这时,他脸上带着一点微笑,就凑到她身边。他装模作样地指着“Name”这个单词说:“这个,你……你知道吧?”

栗光英立刻说:“姓名,这个我还不知道呀,真是的。”接着,她就看见后面的“Lisa Xue”,她在嘴里咕噜了半天,终于尝试着说:“她的名字好像叫丽莎薛?妈的,是丽莎雪!中国叫法就是雪丽莎!是不是?她就是雪丽,你说对不对?”

乔一福向她灿烂地笑着,“英子,你……你好聪明,一下子就……就看出来了。”

栗光英得意地向她笑着,“这有什么呀,小意思。”

乔一福又指着“Married”这个单词说:“这……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栗光英睁大眼睛,向上翻了又翻,把早已还给体育老师的英文单词想了又想,说:“有……有配偶的?是吗?不对,应该叫‘已婚’吧?”

乔一福说:“是,是,都……都是一个意思。”

栗光英猛地一惊,叫道:“她结过婚?是不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

乔一福却向下指着说:“你……你看这个,是……是什么意思?”

栗光英看着这个“Children”项目,还有后面的单词,嘴里又是一阵咕噜,终于醒悟说:“那个,那个雪丽,她还有一个孩子?”

这时,乔一福却咧开嘴说:“你……你看清他的年龄了吗?”

栗光英惊讶地看着他,不解地说:“她有一个孩子,八岁了?你什么意思?”

乔一福瞪大眼睛说:“凤……凤姐说过,雪丽就……就是七八年前离开的。就是说,她离开时,可能,已经怀……怀了孩子!”

栗光英顿时明白其中的要点了,“老天!会不会是凤姐爸爸的孩子?会不会?”

乔一福眨着小眼睛说:“英子,十有八九,就是凤姐爸爸的!我就……就担心这个事,还……还偏偏就有这个事。英子,凤姐不管离婚不离婚,所有财产,这个孩子都……都有权拿走一半呀!剩下的,才……才是凤姐和许家城分配呢!”

栗光英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老天!那凤姐剩的不就更少了吗?”

乔一福苦恼地说:“就是呀,现在雪丽的孩子,倒……倒成了关键!”

他们两个人互相惊讶地看着。雪丽居然还有一个孩子,这是谁也没想到的。凤姐要和许家城离婚,分配财产的时候,首先就要过孩子这一关呀!他们都明白,凤姐想离婚的事,可能真的有大麻烦了。

乔一福和栗光英关心的这个雪丽,此时正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和金发碧眼的黛西坐在办公桌的两侧。她们都用戒备的目光,互相注视着。

她们之间的敌意,已经到了相当明显的地步,谁也没有要掩饰的想法。几分钟之前,她们刚刚争吵了一次,就为了她们的任务。她们的目的不同,完成任务的想法和办法,自然也不同。

现在她们都多少冷静下来了。她们都明白,继续争吵下去,毫无意义。

相对而言,雪丽的想法更简单一些。她就是想完成她的任务,以体现她在艾姆特尔的价值。她明白,作为一名华裔高级职员,她几乎没有更高的晋升空间了。能体现出她的价值,就已经相当好了,可以稳固她目前的地位。

但黛西的目的却很明确。她把她目前的任务,当作她人生和事业的一个重要台阶。她就是想跨上这个台阶,让她的事业有更大的上升空间。

但是,以她们的智慧,她们也都明白,要实现各自的目的,她们还要互相配合才行。鱼死网破,对她们来说,是下下策!是不能考虑的。

此时,黛西就是这么想的。她伸手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相框,翻过来看,里面是一个只有七八岁的中国孩子,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一个典型的中国孩子。

她多少有点和解地说:“这是你儿子?”

雪丽静静地说:“是。”

黛西继续用和解的语气说:“很漂亮,几岁了?”

雪丽微微一笑,说:“谢谢。到十月,就满八岁了。”

黛西到底是女人,就轻声说:“希望我将来,也有这么漂亮的孩子。”

雪丽以她中国人的思维,意在言外地说:“说难,也不难。说不难,也挺难的。”

黛西已经在中国生活工作了两年,一点点中国思维总还是有的。她明白丽萨尔的意思,就是说,关键是你想要什么了。所以,冷静地思考,她现在要的,仍然是完成她的任务。

她放下小相框,说“丽萨尔,希望你理解我。我的目的就是想完成任务,我也从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雪丽冷静地说:“希望如你所说。”

黛西进一步说:“我们的目标一致。我还希望,我们的迫切心情也是一致的。”

这一点,正是雪丽不敢苟同的。她努力用和缓的口气说:“黛西,要完成我们的任务,真的不能太着急。”

黛西感觉丽萨尔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就又补充一句说:“我说的迫切,是指完成任务的迫切,不单单是指时间。”

雪丽点点头,就换了一个话题,“黛西,你想要什么?完成任务之后。”

黛西却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费口舌。她继续说:“我有我的愿望,你一定也有你的愿望。请你相信,我会继续配合你的工作,就像我们最初到这里的时候一样。”

雪丽看得很清楚,黛西虽然年轻,却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她就希望在中国的任务里,干出惊天动地的成绩来!她想一飞冲天!

于是,她尽可能平缓地说:“黛西,对你说一句实话,要完成任务,我有我的步骤,我要按照我的步骤逐步推进,不希望受到外来的干扰,希望你理解。”

黛西立刻说:“OK,我充分理解。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的下一步是什么。”

雪丽冷静地看着她,轻声说:“项雨轩的女儿。”

项雨轩的女儿项玉菲,当然是一个重点,黛西明白这一点。她问:“她确实有百分之三,但你怎么能拿到手呢?”

雪丽从她的眼睛里,多少看出一点嘲笑。她也明白,有时候,美国人的思维,有时真的太直接了,以为要什么就去拿什么,就全都OK了。她不想对她说得太明白,就说:“我正在安排。大体上,也快安排好了。请你再等一等,就会知道。”

黛西疑惑地看着她。她想不出如何才能拿下一个小女孩,并且还要获得她手里百分之三的股权。你能强迫她签字吗?根本不可能!

也是这个时候,被雪丽和黛西惦记的小女孩项玉菲,正和她的护卫许莹湘坐在教室里上课呢。教室很宽大,每人面前都有一台电脑。这是她们学的计算机管理中的一门课。

许莹湘和别的同学们都很认真地听着课,并且在计算机上快速地操作着。

在所有人中,唯一不安分的,就只有项玉菲了。只见她如坐针毡一般左右扭着,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不时看着手表。

她小声问:“姐,我的表是不是不走了,怎么还不下课呀。”

许莹湘瞪着她说:“你就安稳一点吧,好好听老师讲课,还要交作业呢。”

妈呀,下课铃声终于响了,别提多悦耳了。项玉菲立刻从座位上跳起来,拉着许莹湘就往外跑。

许莹湘叫道:“你跑什么跑!有什么可着急的!”

项玉菲可不管这些。今天她和另一个班的同学约了一场排球赛,是有赌注的。明天晚上是学校业余舞蹈团组织的一场舞会,将有许多帅哥美女到场。她们的赌注是,输家为赢家的啤酒饮料买单。

一到了排球馆里,项玉菲就和她的女同学们疯了起来,就好像她们正在为国争光似的,一个比一个奋勇。她们大声喊叫,在地板上来回翻滚。每打一个好球,她就尖叫着和同学们击掌庆贺,十分快乐。

许莹湘端着两大杯饮料,站在场边看着她。她觉得,玉菲还真有一点体育细胞。虽然不过是玩玩,但她打起来,还就是有模有样的。

比赛终于结束了。女同学们互相说笑着分手,约定下回还来比赛。

许莹湘把饮料递给项玉菲,两人就去更衣室洗澡换衣服。

排球馆的浴室很棒,里面热气腾腾的。女同学们在雾一般的热气里更像盛开的花朵。她们互相尖叫打闹着,不时传来哈哈的笑声。

项玉菲一边冲洗着,一边说:“姐,今晚也有舞会,咱们吃完饭跳舞去吧。”

许莹湘副怪模怪样的看着她,撇着嘴说:“我的小姐,你就知道玩,不是打球,就是跳舞,你哪还有心事上课呀。”

她们洗完了澡,互相挽着胳膊,在校园里慢慢地走着。

项玉菲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就神头鬼脸的凑到她跟前,小声说:“喂喂,姐,上次,你不是还和乔律师去跳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