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06、 你现在是收还是砸!

逆行商海 闻绎 3015 2016-10-29 10:24:04

  这时,她抬起头,看着外面秦仁那张苍白的脸,这才想起,她还有这么一个麻烦呢。

秦仁的脸色确实苍白。昨天夜里,他偷鸡不成,反而蚀了一把米,遭到谭森的严厉痛斥。做下属的,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严厉痛斥!这种结果,让他心里的怨恨已如山一般沉重了。此时,他也注视着袁诺芳。

袁诺芳并不知道昨天夜里在谭森和秦仁之间发生的事。但她感觉,应该掂一掂这个秦仁,最好能看出他到底想怎么着!于是,她缓缓站起来,向他招招手。

秦仁看见了,虽然心里非常迟疑,但还是走了进来,疑惑地看着他。

袁诺芳观察着他,随意地问:“你是怎么回事?脸色这么不好?”

秦仁拿不准她的意思,也只能随意地回答:“昨天夜里没睡好。”

“有什么问题吗?”她继续问。

“不过是为了工作上的事,就这些!”他的回答有点生硬。

袁诺芳听出他的抵触情绪,就瞪着他,一时没说话。

也是有点巧,坐在办公室里的谭森,此时正惦记梅美云的叮嘱,同时也想看看袁诺芳和秦仁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出了他的办公室。他经过前台时,还盯了一眼前台的惠小春,就一直向交易室那边走过去。

惠小春聪明而机灵,她看见谭森从她面前走过去,就抓起面前座机,给袁诺芳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她简洁地说:“袁姐,谭总去你那里了。”

袁诺芳何等精明,一接到这个电话,心里的鬼主意立刻就有了。她轻声说:“好,我知道了。”随后就放下电话。

这时,她再盯着秦仁时,就很意外地在脸上露出一点笑容。

她说:“秦助理,工作还是要做,但你也要多注意身体。以后工作上有什么事,咱们还可以多商量嘛,你说是不是?”

这个时候的秦仁,几乎快要被她气死了。就是这个女人,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破坏了他和谭总之间的关系。

他冷冷地说:“你说什么时候商量,就什么时候商量吧!我无所谓。”

这时,袁诺芳眼睛的余光,已看见谭森刚刚走进交易室。她笑着凑近秦仁,仿佛正跟他说什么神秘的事,她说:“秦助理,不管怎么样,工作上的事,你以后还是要多留心一点,我可全靠你了。”她说着,就笑了起来,仿佛很快乐的样子。

秦仁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不由也笑了一下。

他们两个人这么说话的样子,正被刚刚进门的谭森看得清清楚楚。在他看来,袁诺芳和秦仁正在愉快说笑,看来他们的关系相当融洽呀!

袁诺芳一回头,仿佛刚刚看见谭森,立刻收起笑容,向他指了指自己。

谭森脸色严峻,用力向她一指,回头就走了。

袁诺芳就说:“秦助理,你接着忙吧,我去看看谭总有什么事。”她说着,就急忙跟着谭森出了办公室。

秦仁则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走出办公室的背影。他把刚才的情形一回想,就意识到,袁诺芳又在无意中把他给耍了,而且还被耍得不露痕迹。他不由懊恼起来,刚才这个情形,他根本没办法跟谭总解释。他心里的愤怒,几乎要爆炸了!

秦仁并不知道,此时谭森心里的愤怒,也几乎要爆炸了。此时,他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脸色冷峻地盯着对面的袁诺芳。

他终于看清楚了,秦仁和袁诺芳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而是非常好!他们可能没事的时候就在一起说笑!这是他最不乐意见到的事。他猜想,袁诺芳可能用了什么手段,拉拢了秦仁!那么,昨天晚上,秦仁说袁诺芳这个那个,是不是另有目的,他就说不清楚了!这两个人,他现在都要防!

谭森到底当了多年总经理,再让他生气的事,也不会表露出来。他不动声色地看着袁诺芳,平静地说:“对那个沪市4412,你现在是收还是砸!”

袁诺芳冷静地看着他,轻声说:“今天还在收,明天开始砸!”

谭森一拍桌子,语带怒气说:“你要砸就用力砸!不要留余地!”

袁诺芳不失时机,不经意地问:“谭总,这是客户的意见吧?”

谭森有点凶狠地说:“是!明天必须见到效果!”

袁诺芳点头说:“好,我知道了。我保证明天让客户见到效果!”

她看出来了,她刚才对秦仁做的小动作,确实把谭森气坏了。这个秦仁,终于掉进她的泥坑里!今后,他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也是这个上午,乔一福和栗光英坐在新街街口的茶座里等罗兰。

罗兰的电话是早上打给乔一福的,说乔律师委托阿哥查找的人,现在已经有了结果。于是,乔一福就约她在新街街口的茶座里见面。这里是去公司的必经之路,他们反正都要去公司。

乔一福立刻就给栗光英打电话,说雪丽的情况可能有什么消息了。所以,十几分钟后,他们首先到了茶座,共同等阿兰。

乔一福最愉快的事,就是看着坐在身边的英子。他在茶桌边坐下时,就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她。他关切地问:“英子,咱们股票,还……还是不好收吧?”

一说到股票,栗光英肚子里的火气就上来了。她撇着嘴说:“还收什么收!ST星信股价下不来,你叫我怎么收!再收就要涨了!我收不上来,她们都怪到我头上!我有办法吗!真是的!”

乔一福满脸都是傻笑,看着她的眼睛里满是万紫千红,情真意切。他就亲切地说:“英子,英子,别……别着急。没有过……过不去的火焰山,是吧?”

栗光英唬起脸瞪着他,大声说:“这可不是在瑞丽!可以撞一撞大运!收购ST星信没有大运可撞!我不着急行吗!现在都是实打实的!我投了那么多钱,万一亏了,我找谁去!”

她这样一说,乔一福也苦恼起来了,小声说:“英子,大……大家都一样。”

栗光英这位爽快小姐,你越哄她,她就越来劲儿。此时,她竟然鼓着嘴说:“那可不行!我的钱可不能亏!告诉你,实在不行,我就把股价拉起来,再把那些股票都抛出去!我还能挣一点小钱呢!”

乔一福眨着眼睛,看什么似的看着她,苦恼说:“那你……你只能挣一点小钱呀,有……有意思吗?没意思呀。”

栗光英噘着嘴看着他,“至少我不会亏钱嘛。”她这么说着,就扭了起来,很得意地笑了起来。

乔一福也笑了起来。他看出来了,英子也就是说说而已,肯定不会这么做的,那她也太傻了。

这时,罗兰的车在街边停下,她下车向茶座这边走过来。

栗光英和乔一福都站起来向她打招呼:“阿兰,过来坐,我们给你泡了茶。”

罗兰笑着说:“好,我也喝一口茶吧。”她掏出一张纸递给乔一福,“乔律师,这是阿哥让我带给你的。他只能查到这些。”

乔一福低头看纸条上的内容,却傻了眼。这张纸上竟然全是英文的。他搜肠刮肚寻找肚子里的一点英文,竭力猜测其中的意思。

在旁边,罗兰拉着栗光英的手说:“栗姐姐,这些日子,就你最辛苦了。”

栗光英是经不得夸的,脸上立刻放出光来,无比谦逊地说:“嗨,也没有,大家这么相信我,我尽点力是应该的嘛。”

罗兰被她逗笑了,说:“我看栗姐姐还是挺能承受压力的。”

栗光英一下子就明白了,阿兰这是指当前收购股票的事,眼神又黯淡下来了。

罗兰看着她的脸色,声音也变轻了,“股票还是收不进来吧?”

栗光英扯着嘴角说:“可不就是的!阿兰,你说今后可咱们怎么办?”

罗兰点点头,“栗姐姐,再耐心等一等吧。看看葛涛对科博会的采访,会不会起一些作用。要是能起一些作用,就好了。”

栗光英就把嘴一撇,有点不屑地说:“葛涛那个东西,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他那两下子,哼,我就怕不顶龙,误了咱们的事!”

罗兰笑了,“栗姐姐,咱们吉人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好了,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又说:“乔律师,你慢慢看吧,也许你能看出名堂来。”

罗兰和栗光英、乔一福告别,就上车走了。

栗光英回头,看见乔一福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就问:“怎么了?”

乔一福一脸苦恼的样子说:“英子,凤姐的事,可……可能有麻烦了!”他把纸条递给英子,“你看看吧。”

栗光英看着这张纸条,说:“怎么全是英文?”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哎,一福,阿哥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资料?不像是从国内网上找来的。”

他们对着那张表的上下一阵研究,这似乎是一家叫艾姆特尔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的资料。他们对视一眼,隐约猜测,阿哥一定钻到人家的内部网络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