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05、 ST星信会失火吗

逆行商海 闻绎 3026 2016-10-28 10:21:32

  忽然之间,会议室里气氛变得融洽起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一点微笑,不知是为这个主意,还是为了葛涛的口吃。他们都低声议论起来。

姜丽萍说:“这个节目,会有作用吗?”

袁诺芳说:“他妈的先干着,有没有作用再说!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

栗光英疑惑地说:“这个节目,到底有没有作用!我们总不能瞎忙吧!”

袁诺芳就瞪着她说:“那你说怎么办!我们什么招都使了!”

栗光英也瞪着她,“你是基金经理,专门干这个的,你怎么会不知道!”

袁诺芳反击说:“基金经理也不管干这个事!就是这个办法了,你说怎么着!你有什么好办法你说出来,我们都听听!”

栗光英哪里有什么好办法,又不肯认输,就小声叽咕说:“搞不好又是白忙!”

袁诺芳怒上心头,把桌子一拍说:“那你说怎么办!你没办法,又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栗光英扬着脖子说:“我就是这个意思!你怎么着吧!”

乔一福在旁边只有摆手的份儿了,小声说:“英子,英子,别……别这样。”

可是,袁诺芳和栗光英两个女人,还是扬着下巴争论着。直到罗兰轻轻站起来,用一种哀伤的表情看着她们,她们才算安静下来。

罗兰的声音很轻,含着一种谁都不能拒绝,谁都不能忽视的哀伤,看着她们说:“袁姐,栗姐姐,请你们都少说几句吧。我知道,大家都是为了我,才拿出你们的积蓄,投资到我们的计划里。所以,我心里特别感激。袁姐,栗姐姐,不要因为我,就伤了大家的感情。”

桌边的人都不说话了,会议室里的气氛也变得沉闷起来了。袁诺芳和栗光英多少都有一点后悔,她们甚至还不如这个少女一般的阿兰知情达理。

罗兰默默地看着她们,似乎确认她们不会再争吵了,才慢慢转到乔一福那边。她说:“乔律师,你还有什么办法吗?你要是有,也说出来,咱们一起商量。”

这时,桌边的人都扭回头,看着乔一福。

乔一福苦着一张脸,不住眨着他的小眼睛,看一看这个,又看一看那个,一副怪模怪样。他终于说:“阿兰,我……我哪里有办法?要不,先……先按袁姐说的办吧。我……我们走一步,算……算一步吧。要不怎么着呢?那……那个ST星信,总不会好好的失火吧,没……没这个道理呀。”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仿佛都受到惊吓了。

实在说起来,也是桌边的美女们太聪明了,眼下的危机也太严重了,她们一下子就想到其他方面了。接着,她们就回头去看栗光英,仿佛她是个怪物似的。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猜想,如果ST星信失火,股价一定会下跌!但真要让ST星信失火,就只能找洪金这种人了。她们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一点。

栗光英瞪着她的黑眼睛,唬着脸说:“你们都想什么呢!想什么呢!”

这时,乔一福似乎也意识到他说的不妥,急忙说:“不,不,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我就是觉得,ST星信有没有可能,出……出什么其他意外?你们千万不……不要想到其他地方去。”

袁诺芳却回头盯着栗光英说:“英子,你说,ST星信会失火吗?”

栗光英就把桌子一拍,叫道:“你拉倒吧!我明白你们都是什么意思!一个一个都不存好心思!洪金是什么人!他又不傻,他哪会干这种事!你们想都别想!”

这个时候,虽然没人说话,但袁诺芳、姜丽萍和葛涛,都盯着栗光英看,仿佛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名堂来。

罗兰不动声色,轻声说:“袁姐,姜姐,不要那么想。极端的事,只能到极端的时候才能做。我们还没到极端的时候。我说,栗姐姐,我的意见,你这两天先砸一下盘吧。就是这两天砸。过两天,涛哥那边的负面消息出来了,袁姐那边再砸一下盘,然后你再收购。栗姐姐,你觉得,这样是不是好一点?”

栗光英仿佛没听明白似的看着她,又回头去看袁诺芳和姜丽萍。她喘了一口气,轻声说:“我看,先这么办吧。再有什么情况,到时候再说吧。”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葛涛,轻声说:“希望葛涛的节目能起作用。还有,也希望我们能在一个月内,收足股票。”她说话的样子非常认真。

葛涛立刻说:“英子,你放心,我一定尽力,一定尽力。”

坐在旁边的姜丽萍却盯着他,撇着两片红红的嘴唇,却没有说话。她这个时候很明白,面对眼下的情况,她不能随便多说什么。

到了夜很深的时候,“光福投资”的这次会议才算结束。她们没有再争吵,而是把希望都寄托在葛涛的电视节目上了。

也是这天夜里,梅美云家的客厅里十分安静。

梅美云穿着长睡袍,不时看着电脑,又起身在客厅里来回踱步。

她心里很忧虑,因为她不能再等了,她必须做出重要决定才行。她今天刚刚得到消息,南方控股的廖清山,已经做出决议,他们确实想收购ST星信。如果廖清山收购成功,她就彻底失败了,并且败到地狱里,万劫不复!

这时,外面有人轻轻敲门。她走过去开门。柯建设和陈一峰先后走进来。

梅美云无声地指了一下沙发,就走到吧台边去给他们沏了咖啡。不一会儿,她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放在他们面前。她在他们对面坐下来的时候,就看清了他们的脸色。她知道,他们没有好消息带给她。

但是,该问的话还是要问的。她轻声说:“建设,测试怎么样?”

柯建设痛苦地摇着头,沮丧地说:“这个‘X系统3’,就是我的魔障,它实在是太难弄了!梅总,今晚的测试,失败了。”

梅美云冷静地看着他,“原因?”

柯建设轻声说:“初步分析,还是出在无尘车间上,咱们的风淋室也不行。空气中的灰尘害了我们。”

梅美云默默地看着他,又问:“你不是也采取了许多措施吗?”

柯建设叹息摇头,说不出话来。他的脸几乎也扭曲了。

坐在旁边的陈一峰说:“建设,我可不是打击你的积极性。你的那些措施,从一开始就不行。你就是想撞大运。你能撞过今天,能撞过明天吗?梅总,博远公司建的无尘车间和风淋室,花了多少钱?将近八个亿呀!咱们才花了多少钱,才五千万!这个差距太大了!建设就是采取再多的措施也不行!”

屋里的人都沉默了。这些情况,他们其实都知道。这个结果,他们也知道。

梅美云问:“建设?”她还是想听柯建设说。

柯建设很无奈地说:“梅总,我没什么可说的,一峰说的都对。公司的情况我也知道,不可能投入这么多资金。所以,我们的新产品,可能希望不大了。梅总,我想早点回去,几天没睡觉了,想补一下。”

梅美云只得说:“你回去吧,好好睡一觉。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今后怎么办,我们再想办法,再商量吧。”

柯建设向她点点头,起身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梅美云和陈一峰互相注视,好一会儿没说话。客厅里就很安静。

陈一峰不时注意梅美云,犹豫再三,还是说:“梅总,我听说,廖清山已经派人和ST星信联系了,他要收购。”

梅美云点点头说:“这个我知道。”

陈一峰就向前伸出头,眼神尖锐地盯着她,“梅总,您该早点拿定主意了。”

梅美云明白他的意思。但他的意思风险太大。这时,她想起今天谭森来的电话,问她如何打压沪市4412。她就抬头说:“这两天,沪市4412可能跌得更深一点,我们看看ST星信的情况再说吧,它也许会跌一跌。我们再看吧。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她又沉默好一会儿,终于说:“你等我的电话吧。”

陈一峰微微地笑着,“好,我等你电话。”他也起身走了。

梅美云独自坐在寂静的客厅里,低头看着电脑里的沪市4412。她脸上很平静,但心里却如狂风中的波涛一般,剧烈地翻滚着。

她的投入太大了,早已没了退路。但是,她现在也没有进路呀!陈一峰那张瘦削的脸,又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极其忧虑地想,难道只有破釜沉舟一条路了吗!但是,那其中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太大了!她实在下不了决心!

这一夜,平静无事,悄然过去了。

第二天上午,袁诺芳仍和往常一样,坐在她的小办公室里,看着电脑里的沪市4412。她猜想,如果沪市4412大幅下跌,会不会也带着ST星信下跌呢?

昨天夜里,她提了一个建议,利用科博会,打压ST星信。但有没有作用,她完全没有把握。她心里最焦虑的,就是这件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