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02、 最好让他摔得更狠一点

逆行商海 闻绎 3065 2016-10-25 10:26:31

  秦仁不敢再凶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爬起来跑了。

沙子哥回头说:“是小春吧?我听声音就是你。那是个什么人?他要干吗?”

几分钟之后,惠小春和沙子哥回到姜丽萍家,把秦仁半路拦截她的事,都告诉袁诺芳和姜丽萍。

惠小春一见到袁诺芳和姜丽萍,就像见到了亲人,眼圈也红了。她仰着脸,让她们看她脖子上的一圈红印子,眼睛却瞟着旁边的沙子哥。就是这个粗壮男人救了她,让她心里好感激。

她小声说:“我猜,秦助理是跟着我到这里的。他还说,前天袁姐让我给姜姐打电话,问我是打给谁。他还问我,谁住在这里,我为什么天天都要到这里来。我不说,他就打我。要不是沙子哥来,他可能还要吃了我呢!”

姜丽萍目光幽幽地看着袁诺芳,小声说:“袁姐,这家伙可盯上咱们了!”

袁诺芳也凶凶地瞪起了眼睛。她曾经给这个秦仁挖过一个小泥坑,让这家伙掉了下去。谁知道,他却不知道收敛,还在暗地里跟她捣乱。

她说:“秦仁这个小混蛋!我还想着,要不要把他从泥坑里拉出来呢!看来,我还得想办法再踩他一脚才行!”

姜丽萍说:“袁姐,我担心他是个后患,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

袁诺芳恶狠狠地说:“我会再收拾他,他翻不出什么大浪来!”她抬头看着沙子哥说:“你怎么正好赶到?阿兰让你来有事?”

沙子哥看着她和姜丽萍,小声说:“袁姐,还有姜姐,今天阿兰一回到家里,就一直闷着,饭也没吃。我从没看见她这样过。所以,我想来问问,今天出了什么事,她怎么会这样?”

他这么一说,袁诺芳和姜丽萍就都明白了,还是为了收购ST星信的事。一想到这里,她们心里也难受起来了。她们现在进退维谷,不收,她们的计划就要落空。可要是继续收,ST星信的股价就会涨起来,她们的资金就不够了。

她们两个人互相看着,都没有说话,心里都是忧心忡忡的。

这天夜里,所有参与“光福投资”的股东们,都陷入焦虑之中了。她们几乎都没有睡好,躺在床上还在为收购ST星信的事焦虑。

第二天,袁诺芳怀着重重心事去上班。她坐在她的小办公室里,看着电脑里沪市4412的走势。这只股一直在下跌,没有问题。但ST星信却跌不下去了,它的成交量也很少。她明白,栗光英几乎把所有跌下来的股票都收走了。现在甚至可以说,即使是那些小散户,也不肯再割肉了,而是期待着它会涨起来!

袁诺芳看到这些情况,心里不能不焦虑。

这时,她抬起头,看着外间的秦仁。她看出来了,秦仁也不时地瞄着她,眼神里满是阴鸷和疑虑。昨天晚上,他居然拦截惠小春,他就是想抓到她的把柄!狗东西!现在,她心里已经悄悄下了决心,要再给他挖一个大一点的泥坑!最好再让他摔得狠一点!

她考虑了一下,就向外面的秦仁招招手,把他叫进自己的小办公室。

袁诺芳平静地看着秦仁警惕的眼神,也注意到他脸上的块块青紫。

她说:“你脸上是怎么搞的?”

他恨恨地瞪着她,却说:“走夜路不小心,摔的。”

袁诺芳只是点点头,并不想多说。回头一指电脑里的沪市4412,不动声色地说:“你看看这个沪市4412,最近跌幅有些减少,为什么?”

秦仁小心地盯着她,也猜测着她的想法,口气阴阴地说:“这几天收的多,卖的少,所以跌幅减少。”

袁诺芳沉默片刻,说:“那么,你现在有什么建议给我?”

秦仁的眼睛在她脸上乱转,试探地说:“现在距离报告期结束,还有几天,我看,还是慢慢收两天吧。”

袁诺芳想了一下,说:“你大约还要收个两三天,是这样吧?”

秦仁点头说:“是。”

袁诺芳问:“那么,到最后那两三天,你是用力砸下去呢,还是慢慢砸?”

秦仁仍然猜不出袁诺芳的想法,就很犹豫,但还是说:“我看,最后还是用力砸下去比较好。”他说着,就用拳头向下用力一抡,仿佛真在给什么人用力一拳。

袁诺芳点点头,“好,你的建议我会考虑。你先去吧,继续收购。”

秦仁疑惑地看着她,慢慢离开小房间。

袁诺芳盯着他的背影,再次考虑一下,就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向外面走去。她决心再把这个泥坑挖大一点。

外间的秦仁看见她离开交易室,立刻走到门口,盯着袁诺芳的背影。

袁诺芳顺着走廊,一直向前台那边走过去,并向惠小春挥挥手。

惠小春低声说:“袁姐,秦助理在后面偷看呢。”

袁诺芳说:“我知道,不要去管他。”她说完就走过去,一直走进谭森办公室。

她走进办公室,看见谭森正在看电脑,就在他对面坐下。

谭森从电脑上抬起头,目光阴沉地盯着她,“袁总,有什么情况?”

袁诺芳不动声色地说:“谭总,我一直在考虑,沪市4412已经打压到目前这个价位,还要不要再继续往下打了。不知客户那边,有什么说法没有?”

谭森的脸上,同样没有表情,说:“没有。客户没说法,你就继续打下去。”

袁诺芳点点头说:“也好,我就按计划继续做下去。”

这时,谭森随口问:“目前进展怎么样?”

袁诺芳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她心里很高兴,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她很随意地说:“进展很好。这件事,秦仁一直很负责,这些日子时时盯着交易员的操作,节奏掌握得也不错。”

这时,谭森眼睛里的疑惑就多了一些,不动声色地盯着对面的袁诺芳。

这件事,说起来就很扯淡。在中国的官场上,如果手下的两员主要干将密切配合,把工作做得天衣无缝,却并不是上司乐意看见的。他们没矛盾,当上司的还要给他们制造一点矛盾呢。这种情况有一个很俗的说法,叫“拴对儿”。

所以,谭森此时察觉的是,他拴的这个“对儿”,似乎挺和谐的。

袁诺芳似乎并没有察觉谭森的疑惑,仍在思考目前的工作。她平和地说:“刚才,秦仁和我商量,对这个沪市4412,怎么打压更好。”

谭森阴沉的目光里似有寒风掠过。他哑声问:“他怎么说?”

袁诺芳并不看他,仍在想着眼前的工作。她说:“我感觉,秦仁的想法也不错,他想过两天,慢慢地往下砸。这样,不太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她说着,还用手轻轻向下压,做出慢慢砸的样子。

谭森拿起一支笔,在手里转着,“那么,你的想法呢?”

袁诺芳抿了一下嘴,似乎在权衡这种方法的优劣。她说:“我其实,倒想用一点力,狠砸一下。我们一直都是慢慢砸,也许应该变变手法了。您说呢?”

这时,她才抬头看一眼谭森,完全是一副征求他意见的样子。

谭森沉默片刻,才轻声说:“这个事嘛,我要考虑一下。不是还有两三天吗?如果我考虑好了,我会给你打电话。”

袁诺芳立刻笑着说:“那太好了。您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笑着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谭森看着她走后,考虑一下,才拿起电话拨号。

电话很快就通了。他说:“梅总,近来好吗?”

梅美云在电话里说:“多谢惦记,我挺好。你呢?”

谭森就笑着说:“我嘛,马马虎虎,还是那个样了,不好也不坏。哎呀,你可要多注意身体呀。上次我看着你,就比以前瘦了一些,是不是?”

梅美云察觉了,谭森有什么比较重要的话要说。不过,他久经官场的习惯还是那样,总要兜一个圈子才会说重点。

她就笑着说:“多谢谭总关照。你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好不好?”

这两句话,就让谭森高兴起来了,急忙说:“好,好,我会注意。现在有这么一个事,我想听一下你的意见。最近我要往下打压,就是你那个目标。你说,我是用力往下打呢,还是慢慢打?”

谭森这个看似无足轻重的小问题,却意外击中梅美云心里的要害。

这个时候,梅美云正和陈一峰坐在她的办公室里,一起看着电脑里ST星信的走势。这只股票的走势,现在竟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们的心头。它最近一段时间,竟然走平了,不往下跌了!

陈一峰怀疑有人在收购。但梅美云查看了它的交易记录,成交量很少,而且全部都是小笔买卖,根本不像有庄家入驻的样子。再看沪市4412,仍然在缓缓下跌着,显然谭森那边是按照计划做的,完全没问题。

ST星信不下跌,她就不敢收购,因为她的资金不足!她和陈一峰都为此焦虑。

所以,当她的手机响的时候,她一看是谭森来的电话,就明白是为了沪市4412。在这件事上,她对陈一峰没什么可保密的,就按了免提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