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201、 要是傻乔都没办法了

逆行商海 闻绎 3033 2016-10-24 10:18:16

  她竭力克制心里的焦虑,轻声说:“好了,好了,两位姐姐都少说几句吧。咱们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袁姐,你说咱们怎么办?”

在这些人里,袁姐最有经验,年龄也最大,应该更理智一些。罗兰满怀希望地看着她,希望她能拿出一个办法来。

袁诺芳听着他们争吵,知道那不过是一次发泄,没有任何意义。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找到办法。她一直就在会议室走来走去,琢磨这个问题。

她想了又想,不由也苦恼起来。她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她说:“妈的,机会就在眼前,就在眼前!所有外部情况,几乎都是为我们准备的!但是,我们他妈的收不上来ST星信,就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栗光英跟她是一个想法。前几天她就为这个情况忧虑过了。她投入了那么多资金,最后会不会白玩!甚至可能亏损!

她忍不住说:“袁姐,你打压沪市4412还不够!你还要打得再狠一点!”

袁诺芳也忍不住了,向她叫道:“我已经尽力打压了!还能怎么狠!”

栗光英毫不客气地说:“你打压了,为什么ST星信还下不来!”

袁诺芳回头瞪着这个小丫头。刚才她和姜丽萍对吵,就让她很生气了。现在,她居然又把矛头对着她了!这让她更生气。

她大声说:“你应该对敲!对敲你懂不懂!边打边收!”

栗光英尖着嗓子说:“这一招我用过了!王五他们都懂这个!我们用过了!没用!还是收不上来!我们多交了许多交易费!这也是损失!”

罗兰再次插到她们中间,向两边推着她们,平稳地说:“好了,好了,别再吵了。刚刚安静一会儿,又吵起来了。我们还是静下来想想办法吧。”

会议室里,终于安静下来了。她们其实都知道,这么争下去什么作用也没有。她们互相看着,都希望别人能说出一个好办法来。

袁诺芳焦躁地瞪着她们每个人,但每个人都是一脸的苦恼。她扭回头,看着乔一福,但他也苦着一张脸,眨着小眼睛思索着。她忍不住想,要是傻乔都没办法了,看来真要坏事了!她这个念头一冒上来,心里立刻就好像少了主心骨似的,没着没落的。

争吵没有结果,再争吵就没意思了。袁诺芳说:“今天先这样吧,咱们先回去,晚上都琢磨琢磨,想想办法,明天再说吧。”

傍晚,袁诺芳开着车,带着姜丽萍和葛涛,就去了姜丽萍家。

一进门,姜丽萍和葛涛就坐在电脑前,上网搜索,希望找到一点有用的东西。

袁诺芳则在屋里走来走去,心里反复盘算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情况真是糟透了。收不够ST星信,她们的两步走目标就一个也实现不了。从自尊上讲,她就无法向项雨轩和罗兰交待。虽然今后股票可能上涨,能让她们挣到一些小钱,但那又有什么意思?挣那个小钱还用得着下这么大功夫成立“光福投资”吗!

这个时候,姜丽萍也早已冷静下来了。她在网上没有搜到什么结果,终于停下了手。她有点沮丧地说:“袁姐,我也算过账了,照现在的价位,咱们的资金缺好大一块呢。咱们稍微用点力,这个股价还真就涨上去了。”

袁诺芳说:“我知道!英子还没开口,我心里就算出这个账来了!”

这下子,姜丽萍就有点苦歪歪的了。下午在公司里吵架的劲头,早已飞到爪哇国去了。她说:“那咱们怎么办呀,总不能就这样白玩一回吧?”

袁诺芳看着她,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了。这时,她肚子里一阵咕咕响,却提醒了她。她一看表,已经很晚了,就说:“臭姜,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不做饭!晚上不吃饭了!”

姜丽萍急忙站起来,四面看着说:“哎呀,小春今天是怎么搞的,到现在也不来!我早就把做饭的事给忘了!”

葛涛嘻嘻地笑着说:“你瞧瞧你,还真把小春当保姆了。”

姜丽萍向他叫道:“小春不来你去做呀!你怎么不去做!”

葛涛不想和她争吵。当男人的除非是傻子,谁也不想和女人争吵。他说:“好,好,我去做,我去做,这总行了吧。”他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进了厨房。

这个时候,惠小春提着一只塑料袋,正不慌不忙地走在去姜丽萍家的路上。

她刚刚从菜场里出来。她买了一些新鲜蔬菜,有青菜,有藕,还有一块豆腐。她买了一条大草鱼,准备晚上红烧。塑料袋里还有两罐啤酒,这是涛哥每天晚上都要喝的。有一次,她挖苦他说:“涛哥,你的肚子可是见长呀。”

她住在姜姐家的一间小北屋里,这样,房租就省了。她每天早晚两顿饭也在姜姐家吃,这样,饭钱也省了。她在公司里的工资,果然如袁姐说的那样,好得不得了,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的。所以,她平时为姜姐做做饭,打扫一下卫生,甚至洗洗衣服,也是很值得的。她的工资,几乎全省下了。

她今天下班有点晚,因为研究部里的人要加班。等她下了班,再去菜场买完了菜,时间就已经很晚了。

走在外面的大街上,她倒不觉得什么。街上人来车往,灯火辉煌。但一进了小区,就觉得冷清了。这个时间,正是大家在家里吃饭的时间。小区里虽然也有路灯,但总有一些地方很黑暗,附近树影幢幢,总给她有人藏在里边的感觉。她加快了脚步,希望早点赶到姜姐家。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她刚刚拐过墙角,很突然的,一个人影从墙角后面闪出来,挡住她的去路。那人的架式,仿佛就是一个劫道的。

惠小春吓了一跳,尖叫一声,转身就要跑。

那人却在后面压低了声音说:“小春,小春,不要跑,是我。”

这个声音很熟悉,惠小春停下脚步,回头盯着那个人。那人向前走了两步。她终于认出来,竟然是秦仁。

她拍着胸脯说:“秦助理,你这是干什么?你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她警觉起来,“秦助理,你想干吗?”

秦仁脸上带着一点笑容,慢慢走到她面前。他盯着惠小春,已经盯了快一个星期了。他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谁住在这里,惠小春为什么天天到这里来。也许,袁诺芳通过她打电话,联系的就是这个人吧?

他想了一个星期,也没办法弄清这个问题。今天在这里堵惠小春,是他最后一招了。他努力用平和的口气说:“小春,我在这里等你,就是要问你一句话。”

惠小春警惕地看着他,说:“你要问什么?”

秦仁问:“你前天,用前台的外线电话,往外打过一次电话,是打给谁的?”

惠小春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猜不出他怎么会知道这个。她生气地说:“我打给谁,是我的私事,你不应该过问我的私事。”

这时,秦仁就凶了起来,阴沉地说:“小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电话是袁总叫你打的,对不对?我知道是袁总叫你打的!你告诉我打给谁,就什么事也没有。否则,我能叫你干不成,离开公司!”

惠小春有点慌了,说:“公司不是你家开的!你有什么权力叫我走!我给谁打电话是我的事,你就是管不着!”

秦仁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摇,叫道:“你说出来,谁住在这里?你为什么天天到这里来!我知道,袁总可不住这里!你说,是谁住在这里!是不是你前天打电话的那个人,你快说!”

惠小春知道再被他问下去,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她转身就要走。但秦仁却抓着她不放。她张嘴要喊,却被秦仁捂住嘴。她更慌了,拚命挣扎。

两个人就在黑暗中扭打起来。惠小春发出一声接一声的尖叫。但她被秦仁压在下面,怎么也动不了。

秦仁已经掐住她的脖子,喘着粗气问:“你说!谁住在这里!你必须说!”

惠小春竭力挣扎着,不断发出尖叫声。她的脖子被掐住了,快喘不过气来了。

就在这时,秦仁突然一声惨叫,无力地摔倒在地上。接着,他就被人拖开了。

惠小春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张着嘴喘粗气。一个人走过来,抓住她的手腕,把她从地上拖进来、

惠小春终于喘过气来,想看清的眼前是什么人,但周围很黑,她看不清。

这时,秦仁又挣扎着爬起来,恶狠狠地说:“你是什么人!来管我的私事!”

那个人却逼近秦仁,低沉说:“混蛋!你拦截污辱女性,我就管得着!”

惠小春听出来了,那个人竟然是沙子哥。她终于放了心。她大叫:“他是坏人!他要欺负我!”

秦仁怒骂着向惠小春扑过去,抡起拳头就打。但沙子哥却拦住他的去路。他生得高大魁梧,拳脚更加犀利,几下子就把他打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