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逆行商海

14、 那个让她绝望的石头

逆行商海 闻绎 1357 2016-06-22 08:27:57

  此时,马维世一直静静地坐着。他半眯着眼睛,审视着身边的廖清山,心里隐约的,对他有些疑惑。但是,对廖清山这个想法,他又确实说不出什么来。

俞凤媛淡淡地笑着,注视桌边的几位老总。其实,她心里早已对他们所说的事没了兴趣,也有些不耐烦了。她拿起手机,笑着说:“马总、廖总,你们慢慢聊,我出去接个电话。”

廖清山心情愉快,就笑着说:“俞女士,什么电话这么重要呀?你也不陪我喝一杯。”

俞凤媛妖娆而美丽地笑着,仿佛非常高兴的样子。她竖起一根纤纤食指,说:“廖总,请你稍等等,我去接个电话,就回来陪您喝酒。”

她这么说完,就风摆杨柳一般,飘然出了房间。

走廊里很安静,偶尔有服务员端着托盘匆匆走过。精致的格栅,疏离出玄妙的灯光,在各处投下彩色的影子。脚下的地毯很厚,吸收她的脚步声。

俞凤媛向前走了没多远,走廊的拐角处有一个小小的休息区,几张软椅组成一个静谧的空间。她在其中一张软椅上坐下,掏出手机就给栗光英打电话。说不上为了什么,俞凤媛心里,就是有一点怪怪的不安,为栗光英,也为自己。

这个时候,坐在石头上的栗光英,被锯床的嘶叫声折磨得快要疯了。她觉得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被那持续不断的嘶叫声震颤着,快要断掉了。时间过得如此之慢,让她难以忍受。那个让她绝望的石头,仍然没有被锯开!

她扭回头,又喝了一大口酸甜的饮料,就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坐在两步远的乔一福。到了这个时候,她觉得这个傻家伙更可恶了。

手机的铃声让她吃了一惊。她放下饮料,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她一看屏幕,心里就纠结起来,凤姐也是她的债主呀!她虽然不会把母亲的手寄给她,但她确确实实是一个债主。

她说:“凤姐,怎么了?”其实她也觉得这话问得有点傻。凤姐来电话,自然是要问她赌赢了没有。凤姐借给她两百万,可不是小数呀!

俞凤媛在电话里说:“哎呀,小光英,你已经到了吗?”

栗光英苦恼地笑了起来,含着一点挖苦说:“我的凤姐,可是你送我上的飞机呀。我这个时候不到,还在天上悬着呀?真是的你。”

俞凤媛就在黄埔会的软椅里扭了起来,两片红嘴唇也噘了起来,很妖娆的样子,娇声说:“哎哟,不用你说,我知道。”

栗光英咬了咬嘴唇。反正这个电话是躲不过去的,她还不如直截了当一些更好。她说:“凤姐,你是担心我输赢吧?担心你的钱?”

俞凤媛再次扭了起来,“哎呀,你说什么呢,真是的。就那么一点钱,我什么时候担心过,真是的,现在连你也看不起我了。”

她今年已经34岁了,结婚也有好几年了,但她说起话来仍然是娇滴滴的,像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栗光英笑了起来,她完全能想像到,凤姐此时是个什么模样,就同样嗓音柔柔地说:“我知道,凤姐,你是月光派,这点钱算什么,还不够你买鞋的。告诉你吧,我现在正等结果呢。”

“妈呀!”凤姐在那边叫了起来,“你真下手了?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要是知道,还用你来问呀。不跟你说了,在等结果呢!”

“噢,是这样呀。”凤姐又说:“喂,喂,我问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明天中午的飞机,下午四点钟就到了。”到了这个时候,栗光英把牙咬了又咬,终于说:“等我一到,就把款子打进你的账户里,这样可以吗?”

话是这么说出来了,但栗光英此时的心里,更加七上八下的了。如果今晚赌输了,她就还不了凤姐全款了。至于洪金的债,更是一分钱也还不了。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有一根绳子勒在脖子上,让她喘不过气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