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夜光米环林

拖出去,单挑

夜光米环林 唐水天 1794 2016-08-30 12:00:02

  此后几天,为防止上次发生的意外重现,池言晨是不允许百里穹野出门的,好歹百里穹野也没有什么非得出门放放风的习惯。偶尔池言晨怕他闷坏了的时候,会带他去城边缘的那片秘密基地散散心。

其实池言晨一直不知道,那次意外矛头指向的其实是她。所以百里穹野也同样坚决抵制池言晨独自出门,于是产生了一个非常严峻的生存问题,怎样解决过冬口粮?他们两个又一次僵持住了,无奈之下池言晨答应每次出门必须都带上百里穹野,如果自己私自出门,百里穹野会从窗户翻出去,然后把她拎回来,后果……自行脑补。

补什么补,她答应还不成吗。

话说回来,百里穹野的表现倒没有什么反常,什么痛心疾首啦,什么郁郁寡欢的表情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脸上,就是因为太正常了才会让池言晨觉得越发的不安心,如果他是压在心里,把自己压坏了那多不值当的呀。

于是乎,池言晨变得格外敏感,时时刻刻的观察着百里穹野的一举一动,终于在某一天发现了异常……

池言晨刚刚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就看到百里穹野背对着她站在窗前,十指用力扣住她房间里的铝合金窗沿。

池言晨飞快的冲上前去,慢慢把百里穹野的十指从窗户上掰下来,皱眉看着他:“你在干嘛?”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池言晨仰起头认真道:“我是怕你把这个拧变形,我不好向爸妈交代,而且,晚上会漏风。”

“……”

后来池言晨才知道他是好久没有找人对打过了,有些手痒,才不得不以破坏公物的方式发泄一下,然后……就被池言晨一本正经的教育了一番,最后……池言晨就被他拖出去,单挑。

灰白色的树林里,两个身影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久久没有决出胜负,而两人依然沉着的接应着对方的一招一式,震落了树上堆堆白雪,飘飘然落在他们身上。

百里穹野轻笑道:“看不出来,你一病两个月,居然还进步的这么快。”

池言晨皱皱眉,奇怪,都打了这么久了,他是怎么做到还能心平气和的说话的,池言晨看着百里穹野依然游刃有余的接着她的拳脚,而自己却越来越显得手忙脚乱。

池言晨深吸了一口气,“我一走两个月,还有人陪你打吗?”往常都是他打够了的时候刻意输掉,这一次,他怎么还没打够……天黑了呀,她要回家吃饭……

百里穹野笑笑没有说话,手上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地上一片雪花卷起,纷纷旋绕在他们两个人的身边,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池言晨见势头不好,他怎么越打越来劲,而自己已经快撑不住了。

池言晨看百里穹野来势汹汹的一掌飞速前来,慌忙跃起后退,背后紧紧贴到了枫树那粗壮的树干上,转眼掌风已经逼近面门几寸的距离,池言晨刚想贴着树干翻身逃脱,却被百里穹野另一只手一把抓了回来,此时他的手掌微微一偏,擦过她耳边鬓发打在了树干上,霎时树上积雪纷纷扬扬的落下来,落到了池言晨的头顶,衣领,肩膀上。

百里穹野好笑的看着闭上眼睛等死的池言晨,“你走了,除了爷爷们陪我打,还有谁敢跟我打。”

池言晨睁开一只眼睛,小心的观察了一下情况,确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没有受到威胁后才像放心了似的睁开另外一只眼睛。她看了看百里穹野近在咫尺的眼睛,有些紧张的偏过头不去看他。

百里穹野却突然笑了起来,这个丫头在他面前要不要这么紧张,好像他会把她怎么样似的。

池言晨紧张的问:“你笑什么?”她的小脸绯红,急促的呼吸着,好像还没有从刚才那场剧烈的打斗中缓过劲来。

百里穹野又走近一步,看她:“你觉得是什么?”

池言晨伸出双手想要推开百里穹野,“你,你离我远点说话。我耳朵很好,能听得见。”

百里穹野挑眉:“我听不见怎么办?”

“我哪知道怎么办,别忘了咱俩现在有上下级关系。我可管不了你的事。”

“你知道,以前为什么我会故意输给你么?”百里穹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池言晨瞥了他一眼:“你闲得慌……”

百里穹野扯扯嘴角:“你每次都要再输回来,照你的理论,你岂不是更闲。”

“……”好像真的是这样。池言晨别开这个问题,直戳上一个问题重点:“你承认了吧,你就是故意的。”

“我从来也没否认过,我是故意的,”百里穹野嘴角漾开一丝笑意,凑到池言晨的耳边轻轻说道,“如果我都输给你了,我看百里家谁还敢和你对练。”然后转身离开。

池言晨呆呆的看着突然离开她的百里穹野,咬了咬牙,居然又中了他的圈套。

这样一来,没有发现他是故意输的人会觉得自己和池言晨实力悬殊太大,为珍爱生命,还是放弃和她对练的好。而发现了他是故意输的人就更不会随便招惹池言晨了,这个小丫头分明就已经贴好了他们家少爷的标签,谁没事敢跟自家少爷抢陪练,那才真是不要命了。

“你倒还挺配合我,每次都和我一输一赢打平。”

“……”谁想配合你来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