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夜光米环林

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

夜光米环林 唐水天 1540 2016-08-24 12:00:02

  池言晨急急地看着四周,这一次,是真的空无一人了,池言晨飞快的向回跑着,怎么会这样,百里穹野消失她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不能被带走,他绝对不能被弑天门的带走!她都答应了白叔叔,她都承诺过了要帮百里家,他怎么能就这样在她眼皮底下消失呢。弑天门的人带他走会对他做什么,是杀了他还是要给他洗脑,是让他变得六亲不认还是冷血无情,还是说会让他亲手毁灭百里家?不要,不论是哪一个她都不要看到。

池言晨在心里用力的想着:“不可以,百里穹野,你好歹是百里家继承人,你好歹是一家之主,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人带走,你要是出了问题,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向百里家的人交代,说我害了他们不够,还害得你被抓吗?你是怎么说的,你要我在百里家彻底安全之前,事事听你的话。我听了还不够吗,我听不就好了吗,你就算生我的气,气我害了你们家,你也不要吓我好不好。”

池言晨跑过一条一条小巷,在一片又一片崭新的雪地上印上她急急的脚印。突然池言晨看到了落在地上的一条围巾和假发,池言晨慌忙伸手捡了起来,然后紧紧握在手心,心突然慌得厉害,她不知道百里家此时正在遭受着什么,更不敢想象,就像每一场殖民战争,被殖民的国家或者地区里的人民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呢,百里家外部势力有多强她不知道,只是在米环林,百里穹野就是他们家最强的一个领军式人物,都说了,百里是唯一的继承人,也就是未来的一方强大势力,占有他或者毁灭他都会是不错的选择。刚才如果她好好看着他就好了,她早就该小心一点,非常时期她还斤斤计较自己那些小自由干什么呢,有什么好计较的,这一切本来就是她的错。

一时间懊悔,焦急,不安,恐慌萦绕在心头,池言晨的手指深深钻入柔软的假发中。

“池……”突然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欲言又止的喊了一声池言晨,却仅仅喊出了池字。

池言晨抬头,这个人她认得,是他们这一带有名的混混老大,自从小时候那次收保护费失利后,每隔一年就以她妹妹做威胁找她单挑,结果都是毫无悬念的被她打翻在地上……

池言晨语气不善的说:“如果你是来找我打架的,我今天没空。还有,你要是敢趁我不在,欺负我妹……”

男子赶紧摆手后退:“好好好,我哪里敢,你家小妹现在可是大明星,我们这种人可欺负不起。”

池言晨看着周围的脚印,以为能看出百里穹野的去向,可是根本不可能,她面前的这一块雪地,乱糟糟,一片狼藉。恰恰相反的是她身后的那一片雪地除了她的脚印什么都没有。

她该怎么找他,又不能报警,她一个人势单力薄的怎么找他?可是她不能再拖了,她等不了,池言晨突然冲到男子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狠狠的说:“发动你们的人手,帮我找一个人!”

男子皱紧眉头,一副惶恐的样子:“啊?”

“少废话!你是帮还是不帮?!信不信我明天就把你们老窝掀了!”池言晨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强势过,或许是她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

男子斩钉截铁的点头:“帮!一定帮!”

日色向晚,乌云散去在天边拉出一道紫红色的痕迹,昏黄的日光拉出细长的光线穿过渐渐稀薄的云层打落地面,雪地上渐渐染上醉人的红晕。

池言晨看着手机上无数条消息:没找到。没找到。没找到……

池言晨仰了仰头手臂无力地垂在身侧,这期间她给百里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无数个短信,甚至还给家里打了很多电话,想着万一他回家了大约就可以接了吧,然而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像石沉大海一样,悄无声息。

突然之间手机响了,池言晨激动地举起来,一看到来电显示,脸上的欣喜瞬间退了下去,紧接着是难以掩盖的失落和绝望:“喂,妈。”

“言晨,你今天怎么没来啊?你妹妹都快急死了。”

“啊……我们半路碰上郑清清了,清清她拉我们去她家玩,大约晚上就不回去了。”池言晨了无生气地说着,她知道妈妈一定会信,他们管妹妹,根本无暇关心她如何如何,她其实也挺愧疚的一直这么利用着爸妈的信任,可是她不得不这么做,她绝对不能丢下百里穹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