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夜光米环林

初晨心跳

夜光米环林 唐水天 1476 2016-07-03 10:00:03

  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是为了验证池言晨的身份,二是为了抓住黑衣人,引出幕后黑手。不论是哪一个他都不想伤她,可是确实都伤到了她。

他自己也感觉得到自从池言晨来了之后她的晕倒次数直线上升,她倒不像一个多年习武之人,倒像是一个重症监护室里的患者。对于一个初出茅庐女孩,不论是敌是友他觉得还是有些愧疚的。

月光下,少年手腕上的环带微微一闪。

“少爷,那个人跑了,是个女的,声称她在咱们家有内应,速来。”房间里依然安静如常,为防止信息外泄,他们百里家环带上的信息都是通过佩戴者的骨肉血脉转化成声音信号然后进入大脑。

女的?少年眸中的月光有一丝寒凉,月光中是池言晨安静的睡颜……

清晨

阳光一丝一缕投入房间,躺在床上的池言晨动了动睫毛,微微抬手挡了挡眼前的阳光,一张帅气清秀的脸突然出现在池言晨眼前,“你醒了。”

池言晨吓了一跳,立刻起身,却不想动作过大,嘴唇轻轻滑过邵穹野的侧脸,两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邵穹野转过头来,四目相对。

池言晨怔怔的看着邵穹野近在咫尺的眼睛,他的瞳孔宛如无底深渊,好像有一股莫名力量要把她吸进去,池言晨立刻低下头,刚刚睡醒的小脸上爬上了红晕,有些尴尬的往后挪了挪,和邵穹野拉开一定距离。

“那个,”池言晨开口打破她感觉有些怪怪的沉默,“昨天,是你救了我吗?”

“哦?”邵穹野坐直了身子,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你希望是谁呢?”

“额……”希望?池言晨一时语塞,心里好像有什么开始动摇,她希望是他吗?池言晨沉默了下来,脑海中一页一页翻着什么,原谅她刚睡醒脑袋还不是那么灵光,分析问题的速度有点……慢。

“咳咳,”邵穹野见池言晨很久都没有反应,故意咳了两声,紧接着伸手抓住池言晨身前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池言晨突然缓过神来低头一看,自己现在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衣,可是对面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男生吧,而且比较尴尬的是由于自己的睡衣略宽松,一个肩带还有滑落的迹象……

池言晨立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缩进了被子里,只露出脖子上面的部分,两只手抓住被子上边缘,纠结的开口道,“我的睡衣……”

“云岚阿姨换的。放心吧,我们都是正人君子,不会乘人之危的。”邵穹野看着池言晨难得害羞的样子笑着说道,说起来她的危机意识还真的淡的够可以。

“你再休息会儿吧,你还有半个小时起床。”邵穹野看了看表,要不是靠药物作用帮她恢复,她估计得睡到明天。

“谢谢你。”池言晨想起刚刚看到他眼睛周围淡淡的黑眼圈,看起来像是一晚都没睡的样子,难道是守了她一晚上吗。额……应该不是被人打得。

邵穹野笑了笑,轻轻弹了一下池言晨的额头:“看你还算有良心。”

池言晨挣扎了一下,“对了,你知道你们家少爷平时都常去哪?”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问一下的。

“恩?”邵穹野疑惑地看着她,她问这个干什么。

“你别误会,我想知道他常去哪,然后我就不去哪。”池言晨无奈的眨了眨眼睛,她觉得她没有那么大命见他。比起这个人来,见沐水竹的倒霉程度还是小得多。

“哈哈,”邵穹野笑了笑,“你如果常和我在一起,那么见他的几率几乎为零。”

“为什么?你们关系不好吗?”池言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当初不就是他劝自己去见他们家少爷的吗。

“还好吧。”邵穹野笑着看向池言晨,只不过他眼睛里的笑意池言晨看不懂。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对了,”池言晨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昨天那个黑衣人抓住了吗?”

邵穹野说:“抓住了,又跑了。”

“他昨天是来干嘛的?”偷窃?抢劫?看他并没有要伤她性命的样子,难道他是为了那本书?武林秘籍吗?谁家武林秘籍起名字跟历史文献似的,不都起一个响亮有深度的名字,像《九阴真经》《葵花宝典》之类的。这个《八脉档案》是什么鬼……

邵穹野轻轻一笑:“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