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夜光米环林

小正太田空逸

夜光米环林 唐水天 1510 2016-06-20 14:18:11

  清晨,池言晨床头的小熊闹钟准时的响了起来,池言晨慢慢睁开了眼睛,习惯性的翻身去摁闹钟,很快池言晨就发现了有些不对的地方,身上已经被人换好了自己的吊带睡衣,手臂和锁骨周围还多了三个奇奇怪怪的创可贴。池言晨翻身下床,只感觉浑身上下跟散了架一样,头昏昏沉沉的带着些许抽筋一样的刺痛,池言晨用手扶了扶额头,不由得苦笑一下,这是余毒未尽的症状吗。

池言晨抬眸看到床头柜上三根针静静地躺在她的小熊闹钟旁,下面压着一张字条:

“毒已清,假已请,睡”

“这……倒是足够言简意赅。”池言晨笑了笑,她觉得这个家里除了邵穹野,也没人会帮她了吧。她倒还不是很想请假,她没有那么娇气,小伤小病从来不能够成为她请假的理由。于是她强撑着去吃了早饭,于是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华丽丽的晕倒在餐厅门口。

她忽略了一点,她是在一个武学世家,这里的毒发后遗症怎么可能让她这么快就活蹦乱跳的去上学。

少年迅速上前抱住即将倒下的池言晨,皱了皱眉,不是告诉她给她请过假了吗,这丫头怎么这么逞强,以为自己是不倒翁吗。

他很少见这么坚强的女孩子,他以为女孩子要么是说话细声细气,温柔听话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要么是蛮不讲理,自以为是的一副大小姐样子,再就是柔柔弱弱,有一股什么都受不了的矫情劲,她是个特例。别说她这么大的女孩子,就是许多练武多年的成年人,对他们家的机关也常常是束手无策,而她居然只中了三根毒针。他不知道她是不是那个米环林人人皆忌的间隙,他不知道他们现在或者将来是不是敌人,他只知道他欣赏她,但是目前他必须忌惮她。

就这样池言晨默默地静养了两天,这期间她都是在自己房间里静养,经常一睡醒床头就会有吃的和各种写着注意事项的字条,统统都是语言简练到不能再简练的了。偶尔她会趁着白天大部分人不在的时候去图书室或者一些其他的地方散散心,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他们,面对这个烂摊子。

一天下午,池言晨在后院随意转着,由于是在水环林山上,百里家的住房都比较低矮,即使是前院地势较平缓也只有一两栋三层小别墅,后院屋舍很多,基本上都是一两层,偶尔会有一些小阁楼。

午后的日头有些毒,池言晨望向屋顶,一个小小的脑袋突然露了出来,硕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池言晨,池言晨的目光迎上去,那只小脑袋立马又缩了回去。池言晨心下一紧,怎么还有这么小的孩子,还在房顶上,摔下来怎么办。

池言晨绕道从屋子较低的一侧爬了上去,和后花园的建筑不太一样,这里的屋顶比较宽敞平坦,池言晨一爬上去就看到了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坐在屋顶边上,摆弄着手中的花花草草,这个屋顶才像一个小型花园,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分开圈在一起,每一个都有着标识牌,上面清楚地写着各种植物的名称,属性,药用价值,列在首位的是毒性。池言晨转了一圈,这片区域写的统统都是无毒。

“姐姐,你是新来的吗?”池言晨光顾着看这些植物了,差点忘了自己是因为这个小男孩才上来的。

“啊?嗯对,我是。”池言晨蹲下身来,“我叫池言晨,你叫什么名字?”

“田空逸。”小男孩长得很秀气,萌萌的大眼睛看着池言晨,并没有丝毫恶意,只是好奇,活脱脱一个小正太。

池言晨有些欣喜小孩子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排斥她,池言晨笑了笑:“很好的名字。”天空,逸。很是自由,洒脱。

小正太腼腆的笑了一下,池言晨关心地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不会很高吗?”

“不会的,我们经常到这里来,只有一层我可以直接跳下去的,伤不着我。而且百里哥哥给我们加了隐形的防护栏,我们摔不下去的。”小男孩纯真的笑了起来,两只眼睛弯成了一条缝。

“星黎妹妹的编花环我给弄坏了,我要赶快做一个新的给她。”小男孩扬了扬手中的一枝花,小脸慢慢耷拉下来,“可是我怎么也弄不好……星黎妹妹会生气的。”一个小脑袋左摇摇,右晃晃囧囧的看着身边的花花草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