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末日的脚步

第三十九章:扭曲空间——人格分裂(四)

末日的脚步 明夏莫生 3052 2016-07-16 12:24:02

  剧情到这里似乎就已经结束了。

陆莫不惊也终于得到了自由。从这次的剧情内容可以看出,这里发生的事情就是类似现实生活里的凶杀案之类的。真凶已经对这栋别馆下黑手了,而且这一次比起上一次更为凶狠、残忍!他带走了一个人的性命!令陆莫不惊感到奇怪的是,真凶应该痛恨的是‘我’,而不是已经年迈的老母亲。不过从下手难易度上来看,常年有恶习相伴的老母亲,的确是比懦弱却正当壮年的‘我’,更好下手!但是,从‘我’的叙述上来看,那夜,‘我’是服药深眠的,即使真的有人要对‘我’ 不利,也应当是轻而易举!

那么,为什么一定要是年迈的老母亲呢?

陆莫不惊想着便环绕了屋内一圈。

小屋很简陋。也许是因为被查证了之后,屋内空荡荡的,一无所有。只剩下寥寥物件可以证明,这里,曾经住过一个喜爱喝酒的老人。

“这里似乎烧焦的痕迹最严重,所以,油灯是放在这里的?”陆莫不惊蹲下查看了一下那块完全焦黑的地面,将手上的油灯放在了同样的位置,起身,环视屋内。

陆莫不惊脸上的神情逐渐凝重,他右手托着下巴,喃喃道:“不合常理啊,一般人谁会将油灯放置的离床榻如此之近?这个位置看上去根本就是……”

陆莫不惊脸色一变,从地上拿起油灯,出神地望着自己刚刚走出来的暗道。

这条暗道,可不是真正的房门……

“是你?”老母亲满脸皱纹,朦胧的双眼前似乎笼罩着一层迷雾,浓烈的酒味弥散在整间房间之内。她又喝多了。

老母亲房间内没有点灯,自从经历了几次小火灾,烧掉了一些老母亲珍视的东西之后,老母亲便习惯了夜晚的昏暗。不再点起灯盏。

他站在暗道之前,左手拿着油灯。他的脸在油灯的亮光下显得极为狰狞、恐怖,他眼神冷厉直勾勾地盯着坐在床榻上的老母亲。那是他要杀死的女人!

“你又喝多了?”他冷冷地说道,一反他平时的懦弱之态。

老母亲似乎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仰头看了他一眼。

从老母亲身边的酒瓶数量可以看出她今日又酗酒了,只是在一片昏暗之中,倒也不用太顾及灯火之祸。老母亲身体并不硬朗,坐在床榻上一日不起也不是什么不常见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存在起身之后的碰撞。

他记得‘那个自己’总是劝老母亲别再碰酒,酒精会侵蚀人的精神,容易出事,但她从来不听!就像当初的离开一样!不管‘那个自己’说什么,母亲都有她自己的想法!自私的想法!

“你不是我儿,你不该在这里!”老母亲未动弹身子。但他注意到了,在烛光之下,老母亲的双眸,目光如炬!似乎随时都会灼烧到他!

“老女人,你该睡了!”他冷漠而又无情的声音从唇齿之间传出。

一个快速的手刀劈向了老母亲的脖间,毫无反抗之力的老母亲倒在了床榻之上!酒瓶,从她的手中滚了出去,撞到了柜子的一角,映红了整个房间!大火,烧起来了!

没有人在那晚见过他,因为他走的从来不是馆内的走廊,那条路,只有他和管家知道。但很遗憾的是,那个老头子还不知道会不会再醒来了!他的身子骨倒是比这个老女人来的硬朗的多。虽然都是一击,但那老头撞上的可是冰凉的硬物!他始终无法忘记那一声沉重的闷响,幸亏夜深,无人看见。不然‘那个自己’也没有办法为他辩解!

说到辩解,他不由地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一丝强烈的杀意。那个中年警察似乎知道什么,要是他查到了‘那个自己’原来的身份,他,可不会好过!他可不想再回到那个充满恶心的消毒水味道的房子里!每天都有不同的家伙企图和他交谈!他们也配?他们那些‘正常人’又怎么会明白他存在的意义?明白他想要做的事情?

他快速地回到了房间,脱下湿漉漉的衣物,直接扔到了洗涤盆里。快速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睡衣,悠然的将放在桌头的杯子里的水喝个精光!吃下那片安神剂,从容地躺在了床上。他知道,不久之后‘那个自己’就会痛苦一场!他取而代之的机会越来越近了!很快的,他就不需要那个懦弱的家伙继续‘活’着了!

走出暗道之后,陆莫不惊突然便进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再度醒来,却被关在一个四面白壁的地方。陆莫不惊试图动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锁链所负,身边的一切又回到了一片空白!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出现在了陆莫不惊的眼前。

是那个中年警官?陆莫不惊刚看清眼前的人,腹部就受到了一击重击!

“我就猜到一切都是你做的!你把我的手下关在哪儿了!快说!”

“警官,大脑深层意识不是靠打可以引发出来的。这种暴力行径还是算了吧。”

陆莫不惊闻言,仰头看了一眼来人,一身白大褂,是医生吗?

刚才那下招呼对陆莫不惊而言还是蛮重的,他现在处于异常状态,所有的技能和能力都被封锁了!包囊里的东西也被尽数封锁!原本会被系统默认减轻的疼痛感,现在竟然真真切切的受在他的身上。这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还被拷在床上!

“医生!”中年警官眼里浮起了一丝焦急,对上医生锐利的眼神,只得叹了口气说道:“知道了。”

稳住了中年警官,被称为医生的人又朝陆莫不惊投来了目光。“你现在是渡边真,还是那恶贯满盈的杀人犯?”

总算有一个正经聊天的人!陆莫不惊忌惮地看了一眼中年警官,说道:“都不是。我叫陆莫不惊,你们可以叫我陆先生。我知道的事情并不多,但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必然知无不言!”

医生似乎很讶异陆莫不惊这个‘第三人格’的出现,但很快他便好似释然了。毕竟这种病例也不是没有见过,自己可是这方面的专家。“那么,陆先生。你又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呢?”

“我是一个侦探。”

“警官!请不要妨碍我的工作!”医生突然喝了一声,刚要抡拳的中年警官收回了手。“陆先生,我相信每一个被制造出来的人格,都有他们各自的能力!就像我们要找的那位杀手,他性格冷漠而自负,为了躲避警察的耳目,他抓走了一位年轻的小警官。正如你刚才所遭受的,便是来自那位警官的愤怒。既然,你说你是一位侦探,我希望在你清醒之时,能为我们分析出一二。”

陆莫不惊立即点了点头,表示一定会配合。

“那么,我问,你答。”

继续点头。

“你可知道那位杀手是谁?”

透过医生那片薄薄的镜片,陆莫不惊对上了他的双眸。“另一个人格,他做事情谨慎、冷静而且周密。比起渡边来说,他思维果敢而优秀,只是过于偏激触犯法律权威,我不是那么欣赏他。”

“你可曾与他有所交流?”

陆莫不惊摇了摇头说道:“不曾,我是刚产生的意识。我所说的,只是刚才回忆过程之中,通过零星片断推理而出的罢了。”

医生点了点头,他们刚才所做的,确实是帮助渡边回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看来他费的劲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处。

很快的第三个问题到来了。“你可知道人质在何处?”

摇头。“回忆里并没有这个片断。我想刚才我所见的回忆,均是渡边的回忆。无论是管家还是老母亲,渡边在得知他们二人受到的伤害亦或是死讯,都非常的悲伤,以致情绪动摇。而让那个‘他’有了很大的自由空间。”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找回我的手下?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听他胡扯?”中年警察气的涨红,他才不管什么人格分裂,什么两人一体,他只要他的手下能安稳的回来!

“这位警官无需着急。既然他和渡边还有我都是同一个身体,那么身体在这,那位警官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大碍。我觉得渡边和他知晓的地方并不多,警官可曾彻底搜查了整栋别馆?无一漏网?”

“我们都找遍了!”中年警官眉间紧锁,要不是有医生拦在中间,陆莫不惊相信他早就把自己揍成肉末了!“就连别馆附近一百里都找过了,没有他的下落!”

“暗道呢?”

“什么暗道?”

他竟然不知道?那他凭什么证据抓住渡边的?

“在渡边所住的主屋,有一条可以通向老母亲房间的暗道。要是你们找遍了所有地方,那么我想,唯一能藏人的地方。也只有那里了!”

中年警官闻言,双眸闪过一丝光芒。他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似乎在纠结要不要相信陆莫不惊所说的话,但考虑到他那小手下的性命,他很快离开了房间,神色匆忙,似乎要做一件什么大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