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末日的脚步

第二十九章:原始部落——种族战争(二)

末日的脚步 明夏莫生 3338 2016-06-26 08:02:02

  “这里监狱的号码还真不少。”

二十分钟之后,林炽大摇大摆的走在监狱里。也许是游戏设定,或者说是食人族的家伙太自信,监狱里一个守卫都没有。以至于林炽毫不犹豫地一枪消音打破了5号监狱的门锁,担任起了‘巡逻’的职责。

已经过了很久了,这个监狱该不会除了我没有别人了吧?林炽不由咽了咽口水,她现在所剩的时间相对而言还是充足的,但如果继续毫无进展的话,谁也不能保证半途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林炽柳眉微皱,脚下的步伐不由地快了起来。

在监狱的深处,摇曳着一盏灯。这里也是关着种族‘犯人’的地方,但与别的监狱都不同的是,28号监狱连门儿都没有。一位五六十岁样貌的男人,满脸胡渣,双眼下垂,空洞的看着自己盘腿的双手、双脚。

没错,他四肢健全,那他为什么不‘走’出监狱的大门呢?他的理由没有人知道,直到他见到了除他之外的另一个人——林炽。

花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林炽终于找到了在监狱最深处的‘最后的聪明人’!

28号监狱?林炽歪了歪脖子,这里怎么会只有28号?她好歹也走了近一个小时,从5号监狱到这里,怎么可能要那么长的时间。

“你是谁?”沙哑的声音,深陷的眼窝。他似乎已经在这里很久了,久到奥米卢部落已经不再有‘外来者’被关进监狱,久到他自己都快忘记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当然,这只是故事设定,他的存在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是‘外来者’。”林炽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毕竟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她就是一个‘外来者’,这是无可厚非的。

“你有智慧,但你不是巫士族的族人。看来,你真的没有说错,你真的是外来者。异界的旅客吗?”

这种表象的分析放在现在,根本就是不足挂齿的,但放在原始部落……“你就是‘最后的聪明人’?”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只是继续说道:“我叫希拉。比起‘最后的聪明人’,我更喜欢‘幸存者’这个名字。”希拉看上去脏乱的脸庞上浮现了一个笑容。

叮!主线任务已更新!

【主线任务】:找到种族之中‘最后的聪明人’被勾去,取而代之的是:了解‘战争’的缘由,做出选择。

在看了任务更新的内容之后,林炽将她和希拉之间的对话拉向了战争:“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希拉摇了摇头,看上去并不想说,他劝道:“你还是赶紧离开吧,趁食人族部落还没有发现你的‘智慧’之前!走的越远越好!”

见希拉语气坚决,林炽便放弃直接沟通。只能靠说谎了!林炽是个国际卧底,谎言对她来说只是一张随时可以拿起的面具。

林炽脸上露出了失望的样子,低头淡淡地叹了口气,故作悲伤的说道:“我来自遥远的国度,是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我的国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灾难,所有人都因此而死去了,我似乎是唯一的幸存者。我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也许一个人的力量很薄弱,但你要相信你的‘智慧’,它是可以扭转乾坤的唯一奇迹!”

这话其实是一位教导林炽的老兵告诉她的,‘小林,也许你一个人的力量很薄弱,但你一定要相信你的智慧,它是在这世界上可以扭转乾坤的唯一奇迹!’正是这句话,她扭转了自己的人生,存活至今。

不知是林炽的演技太生动,还是希拉对她说的话感同身受。总之,希拉看似成功被林炽劝说,终于说出了这场战争的秘密。

“这片大陆是原本是一个完整的国家,每个人都生活的很快乐。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神的使者’的家伙,带来了一份来自神的宝藏。国家也因此‘被’一分为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被分为两部分的食人族部落和巫士族部落,都想将彼此占位己有!战争,一触即发!没有人知道是谁喊出了第一句‘杀啊!’,所有人知道的只是,文明再度离我们而去!所有拥有高于食人族族长‘智慧’的人,都被判为了巫士族的族人,一旦巫士族踏入食人族的领地,只会是有去无回。”

“那你?”

希拉苦笑了一下,以一种极为平淡的语气说道:“我是奥米卢的父亲。大时代国家的唯一存活者。”

林炽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他竟然就是食人族族长的父亲?这也难怪他为什么能成为那么大一间监狱‘最后的人’了。奥米卢并不想杀了自己的父亲,但自己父亲的‘智慧’确实不容小觑,所以奥米卢用活门囚禁了希拉,用自己的性命和种族的荣耀‘威胁’希拉不得不终生活在监狱之中。

呵!真没人性。

“国家的人怎么会都死了?”这件事似乎剧情开头有提到,不过那是应该是原始部落所有篇章的统一开头,所以林炽也没有太在意。

说起这个,希拉又是叹气,“因为宝藏。有的东西就是那么神奇,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样,每时每刻都吸引着一群爱慕它的可怜人。”

听到这里林炽便不再追问下去了,既然希拉比喻的是潘多拉的魔盒,那也就是说,有人打开了宝藏,却害死了所有人!这并不是很少见的事。因为爱,所以恨。因为想要拥有,所以才会失去很多。人总是只有在回头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已经放弃了太多不该放手的东西,而抓住的那些,却又是自己随便一个理由就能丢弃的废品。珍惜现在,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

“能和我说说食人族和巫士族的事吗?”

希拉点了点头,表情比之前缓和了一些,他似乎对不用在说‘宝藏’的事情很高兴。“食人族是奥米卢建立的部落,这个部落的族人都有强有力的体格!他们强壮、真诚、伟大而且忠诚!而巫士族却与食人族不同,巫士族是由一个名为乌妖的家伙建立的,这个种族的族人每一个都有无与伦比的智慧!他们善谋、聪明、热情而且善变!巫士族的族长几乎一直在换代,他们具体的消息,我也不清楚。”

希拉给的信息已经很多了,对于一个长年不能出‘监狱’的家伙而言,希拉的‘智慧’的确让他知道了很多外界的消息。

林炽明白自己了解的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做出选择的时候了。不过看希拉的样子,这瓷器活,还得她自己揽!

“希拉,如果我能改变战争的格局,你希望我怎么做?”

希拉面色如常,没有丝毫的变化。从林炽一步步的提问,希拉也就看出了林炽的目的,对林炽提的这个问题,他也早就有所准备:“我不想干扰你的判断,也许你可以去一次巫士族。到时候,我相信你会做出让我喜悦的选择。”希拉的眼神沉着,他是真的希望能有‘人’做出让他喜悦的选择,他在这里已经太久了……

不知为何,林炽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六十多的老人,有一种特别的神秘感,让人捉摸不透。有一种直觉告诉她,这个叫希拉的,远没有他自己表达的那么简单。

“我现在是阶下囚的身份,要如何才能去巫士族?”

“我教你。”希拉悄悄地在林炽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说道:“你回去吧,奥米卢是个多心的人,尽管他没有‘智慧’,但这并不代表他傻。”

回到5号监狱的林炽,回忆起了刚才和希拉谈话的样子。他,真的只是‘幸存者’的身份吗?为什么我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很熟悉的感觉……

监狱在一度陷入了沉静之中。寂静,是危险来临的前兆。

“哦,这位小姐就是哈迪斯刚才问我的……”贝斯眯了眯眼,语气有点低沉:“这个场景吗……?看来,很多事情就是命中注定的。所以才说波波东他们做的事情,都是多余的嘛……枯伦也是,太认真了。”

琴声又一次环绕在贝斯的周围,贫瘠的上世界,似乎再度拥有了活力。

“嘿,老兄。你怎么还在这里?”

希拉深陷的眼窝望向了那个从墙壁里穿过半截身子的家伙,冷冷地说道:“幻境监狱,没有别人的帮助,你以为我能轻易的离开这里?”

那个身影摊了摊手,从墙壁之中走了出来,姿态特别的随意。“谁让你犯事了呢?无能炮灰说的就是你啦~”

“兔子,你最好不要逼我出手。”希拉眼神微变,他身边的气场一下子变得混乱了起来。毫无刚才的和气。

兔子再次摊手,平淡地说道:“得了吧,希拉。在幻境里,你我都动不了手。即使我欠揍,你也不能触碰我!就像刚才那个小姑娘一样,你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碰到她一丝一毫。不过,我看得出,你希望她帮你……”

希拉冷哼了一声,不去看兔子那欠揍的模样。“这不关你事,你找我什么事?”

“有个变态的家伙,违反常规。救出了潘笛,解放了连体监狱。兄弟,他还蛮厉害的,要不要我安排一下,让他来帮帮你?”兔子溜着他那双滑板鞋,在希拉身边晃来晃去,不亦乐乎。

希拉冷冷地打断了兔子的话,“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何况……”希拉脑海里浮现了刚才和他谈话的那个叫木木火只的异界人的样子,继续说道:“我相信我的选择。”

兔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他似乎对希拉的决定,没有任何的惊讶。“随你,记得‘终了’那天我们都要一起复仇一下的约定啊!出来之后,做你自己的‘该做’的事情就行。”

希拉望着兔子陷入墙内的身影,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今日,他必能出去!他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