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末日的脚步

第二十七章:违法者与灵的觉醒

末日的脚步 明夏莫生 3889 2016-06-22 08:16:02

  社团休息室内。

这个休息室比登陆界面个人的休息室来的大,不过作用基本是一样的。不同的只是个人的休息室最多容纳十个好友(必须是加上好友的);而社团休息室则是可以容纳整个社团的人员的,而且休息室的大小会根据社团的等级以及人员的数量发生改变,社员之间不需要都在好友名单。当然如果是加入屏蔽名单里的人,就算是社团休息室,彼此两个人都不能进入社团休息室。

很显然,陆莫不惊四个人都是符合条件的。

四个人分散在休息室不同的位置,面面相觑,一时无话。

“咳咳。”陆莫不惊微微清了清嗓子,视线扫了一眼三个人,说道:“嗯,我先叙述一下我的理解。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说完就可以问,怎么样?”似乎是为了征求另外三个人的意见,陆莫不惊再一次扫视了一遍三个人的脸。

陆夏良之面露疑惑,似乎是不知道接下来陆莫不惊要说什么。不过不惊要说的话一向很有道理,听听总是没错的!

水川河的表情和陆夏良之差不多,她之前都没有与他们一起下本,自然也是处于思考空白的阶段。不过这不妨碍她听陆莫不惊讲故事。

唯一有所回应的只有林炽,她微微颔了颔首,似乎在等着陆莫不惊的解答。

“我要解释的是‘违法者’的概念。”陆莫不惊说着看向了水川河,继续说道:“就像之前我们打的五人本。其实,队伍里突然消失的两个家伙,我之前遇见过他们。他们是被‘违法者’解决的,至于之后,我想是‘违法者’离开了。所以我们的副本进程还是很顺利的,没有出现什么提前完成的怪异现象。而我这次下的血尸篇的副本,却遇到了这个情况。”陆莫不惊说道这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林炽。他注意到林炽也正在认真地看着他,他不由的心里一惊,心跳似乎在这一瞬漏了一拍。

陆莫不惊移走了眼神,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故作平静地说道:“支线任务提前完成,同时在支线任务目的地附近瞬间死亡了一位队友。而后,主线任务也莫名其妙的完成了!这无疑是‘违法者’的杰作。而且这一回的‘违法者’是二级的!”

二级?林炽闻言柳眉微皱,‘违法者’还有分级?

似乎是注意到了林炽的疑惑,陆莫不惊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据我所知,‘违法者’分为四个等级。至于具体是怎么区别的,我现在还不知道。‘违法者’提升能力的方式和玩家差不多,只是我们的目的在于生存并完成主线任务,通过获得经验和技巧值提高自己的能力,而且我们是不会被系统强制清除的。而他们的目的只要副本内没有玩家的数据存在,他们就能吞噬副本的数据,提升自己的能力,与此同时,他们还会面临系统的强制驱逐!由于副本里现在也穿插了游戏的工作人员,他们会代表官方去追杀那些‘违法者’,所以‘违法者’要想继续生存,就必须早玩家一步,完成副本!而且‘违法者’也可以通过猎杀数据而加强自己的力量。”

“至于被猎杀的数据,当然也是包括玩家在内的。对于‘违法者’我也有很多的疑问,所以我也不一定能回答你们的问题。”陆莫不惊说到这里就停止了,他这是有意给了林炽等人提问的时间。

林炽脑海里的思路已经慢慢理清了,要说有疑问的话,最多就是那个‘二级违法者’的问题了。陆莫不惊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他怎么知道我们遇到的是‘二级违法者’?数据漏洞违法者,到底又是因为什么而存在的呢?

“不惊,那之前五人本的‘违法者’是几级的?”陆夏良之好像也注意到了林炽在意的地方,很自然地提问道。

陆莫不惊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知道你们六人本遇到的是‘二级违法者’?”水川河软软的声音从陆夏良之的身边传来。他们二人其实对‘违法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只是好奇心总会促使人拥有求知欲。

“我看到的。”陆莫不惊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在六人本的时候,领悟了‘灵’,然后我就能看到一些数据化的东西。比如那个‘二级违法者’的资料,我是在歌利亚三兄弟的尸体上看到的,那道物理伤害造成的镰刀伤痕显示出是一名叫XS-赤魅的‘二级违法者’的杰作。不过之后的BOSS我是连渣渣都没有看到,所以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同一个家伙做的好事。”陆莫不惊说道这里耸了耸肩,似乎这个话题只是茶余便饭的一部分,并不会有什么人将它放在心上。当然,他这是故意为之,他并不想在现在告诉他们自己的‘灵’到底是哪方面的能力。

陆夏良之和水川河的脸上的确是表现出了‘哦~原来如此’的表情,但林炽眉心的褶皱却更深了一些。灵?又是什么?

林炽的直觉告诉她,陆莫不惊知道的很多。而陆莫不惊确实给她了很多解释,也解决了她很多的疑惑。只是陆莫不惊说的越多,林炽的疑惑似乎也越发的多了起来。这家伙到底是给我解答的,还是给我添麻烦的啊!?

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陆莫不惊。陆莫不惊自己也有很多的疑问,不知道谁能给他一个答案。至于他为什么将自己所知道的一股脑的都说出来,只是因为他想通过这个方式,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告诉别人,只是顺便的事情。

知道良知和水川河不会提问,林炽冷淡的声音传到了陆莫不惊的耳中:“灵,是什么?”

这个问题让陆莫不惊有点为难,他面露难色,似乎是在思考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并不知道,只能说这是一种机缘。至于我为什么知道那种领悟的感觉叫‘灵’,我只能说,这也是另一种感觉。”

林炽的眉间并没有舒展,很显然这个问题陆莫不惊回答的并不好。但她也知道了,这个游戏世界里,并不是玩家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单纯。‘违法者’的存在,超越游戏技能的领悟力‘灵’的存在……这两个非同一般的存在,已经展现了另一个样貌的游戏世界在他们的面前了。

之后还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呢?林炽眉间舒展,嘴角不由地上扬,她好像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游戏呢!

就在他们闲谈之际,另一个地方,也展开了一次‘有意义’的对话。

“你来晚了,赛迪。”波波东苍老的面容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的威严从未有人敢质疑过。

赛迪摊了摊手,一脸‘那又怎么样?’的表情回敬,而他的嘴上却说着:“哦,下一次,我会注意的。”反正下一次的会议就不一定有这个老家伙出场了。他们每次‘开会’几乎见面的人都不一样。

枯伦扫视了一眼在席间的九位王者,轻咳了一声,说道:“这是王十林最后一次会议,下一次相聚便是为了那个‘赌约’了。”

坐在席间的九位王者闻言都微微点了点头。

“我最后再警告各位一次,无论是谁,要是再做出让我无法裁决公平的事情。我会依规处置!”枯伦的语气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他的目光在战争王与死刑王之间摇摆着。当然,他也轻微地扫了一眼波波东。

胜负欲十足的战争王,掌管命理的死刑王。他们二人是枯伦这次的主要警告对象,虽然不排除个别神使团的小动作,但是这两位王权者,做的有点太有失公允了!他们擅自给了两个没有‘灵’感力的家伙赠予了灵蚀武器!

灵蚀武器的使用,是需要开启最低级别的‘灵’感力的。而这两位王权者为了使自己下注对象变得更强大,安排了一次不光彩的灵蚀武器的‘赠予’!此举自然没有逃过枯伦眼睛。枯伦因此也好好的惩处了两位王权者手下的人,至于那两位可怜的玩家,也因为提前拥有了过强的武器,受到了相应的惩罚!

赛迪倒是对这件事无所谓,他相信自己选的那个疯子绝对会做出令他高兴的表演。至于那疯子是否会赢,或者他的实力是否足够去面对其他的几位‘高手’?赛迪并不在乎。游戏嘛,只要开心就好。

同样有这样感觉的有与赛迪同队的哈迪斯,以及另一队的贝斯和利安妮。哈迪斯原本就没有打算要参与这次的‘赌约’,要不是非他不可,他估计现在也和枯伦一样,决裁游戏的公平。当然,哈迪斯肯定不会裁决的真正‘公平’的。至于贝斯和利安妮,他们俩的话,只要玩家能开心,他们自然是无所谓的,反正输也只是输一次,并不能代表什么。

没有一位王者认为生在地世界的玩家,会有什么超常的作为。就像赛迪之前说的一样,‘赌约’只是一场游戏,谁也不会在乎更多。要不是战争王和死刑王在胜负上看的太重,他们的想法也会和赛迪一样。

事实上枯伦也是这样想的,纵然玩家再厉害,又能对这个世界的秩序了解多少呢?公平、琴瑟(流行)、喜悦、噩梦、先知(未来)、地狱、战争、死刑、时间、空间。每一个王者的手里都握着能摆布人心的权益,对于地世界的人,王十林才将是他们最感兴趣的家伙。而历届王十林之中却没有一个王者会有兴趣去经营、去操控人,他们很忙。

但在这届之中,却有一个神经病的存在,他,就是噩梦王赛迪。

回到之前,游戏操控室。

在一片空白的空间之内,有一个能自由行动的数据体,而它的存在,一直牵动着游戏的发展。它便是游戏智能‘世违法者’之一,初。

“初,你的成长真是无趣。”赛迪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衣,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隐藏在兜帽底下的双眸,凝视着眼前像初生的牛犊一样的‘初’。

初扭了扭身子,深沉地说道:“我生来就是一堆数据,何来有趣之说?”

赛迪眼眸之中有一道光闪了闪,智能生物有时候还是很有趣的,即使它们的智慧有很大的局限。他嘴角微微一斜,毫无征兆地说道:“我觉得你的方法也许真的可行呢。”

初似乎对赛迪突然的话很在意,黏液般的身体,再一次聚集在了一起。

哦?又重塑了?赛迪嘴微张,似乎是有点吃惊。成长竟然如此快吗?真有趣。

结束了重塑的过程,初的身形化身为了一个年轻女子的样子,“你……不打算拦我?”

拦你?我当然会拦!只不过,我更想先做一个实验。“拦你?又有什么必要呢?”赛迪口是心非的说着,他的演技从未失败过,就算面前的‘世违法者’眼里只有数据。

初闻言很自然地查探了一下赛迪生命的频率,他没说谎?怎么会?初的‘脑里’很清楚,将‘违法’放到现实世界,也就是王权者所说的地世界,只会引起巨大的混乱!而地世界的麻烦,极有可能威胁到王权者自己的‘性命’!噩梦王怎么会?初祈望在自己的‘脑里’演算出噩梦王这种做法的理由,可是很遗憾的是,数据并不能‘演算’疯子的想法。

初只好无奈地停止了这一行为。姑且信他一回?不,不管他拦不拦,我都要……“我明白了。”初的语气很坚定,似乎是做了一个什么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