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末日的脚步

第二十二章:血尸时代——变异博士(十)

末日的脚步 明夏莫生 3011 2016-06-12 08:16:02

  “我一开门就闭眼!”陆莫不惊的右手握在钥匙柄上,只要转一下白门就会打开!

“嗯!”四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规则他们之前就已经熟悉了,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走吧!”陆莫不惊说完转下了最后一下。

‘喀哒’!

白门开了。绚丽的光芒,有时候是黑暗中的引路灯,有时候也是致命的闪光灯!

因为有光,所以就有了黑暗。处身无限黑暗的时候,光是那么美好。那处身无限白昼的时候呢?会不会觉得黑暗也是很美丽的?

这个答案,紧闭双眼的陆莫不惊等人也没有办法回答。看不见光明的时候,谁能说得清楚黑暗美不美呢?

“外来者,你们喜欢光明吗?”

这个问题是一个选择题,而陆莫不惊在权衡之中选择了回答。

“喜欢。”

“那为什么紧闭双眼呢?”

陆莫不惊毫不脸红的回答道:“我也喜欢黑暗。”

“为什么呢?”

陆莫不惊立即信手捏来一句略带韵味的话:“漆黑无比美,美丑贫富贵;入眼皆无物,光明随身伴。”

“哎,这货怎么那么能扯?”问这话的是秋狼。

“相信我,他远比你想象的,更会扯。”

秋狼和陆夏良之之间的窃窃私语,处在最前面的陆莫不惊自然是没有听见的。他还在很愉快的和NPC扯淡呢。

“拥有过,才知失去的可怕。外来者,好好珍惜你们所拥有的吧。”

随着声音的消失,陆莫不惊等人双眼前的光芒顿时消失殆尽了。习惯了黑暗的五个人,自如的走在了通道里。

陆莫不惊不禁想起白门考验者刚才说的话:‘拥有过,才知失去的可怕’这句话让他想起了一个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一位‘违法者’:“我们生来就是‘被毁灭’的命运,这样的命运,为什么要开始呢?”她的问题,他当时没有办法回答。他只是更愿意相信‘活下去’比‘被毁灭’来的更幸福,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拥有的是不是‘违法者’或者别的什么所羡慕的。好好珍惜吗?不知道火只同学,现在怎么样了。

陆莫不惊想着不禁扫了一眼队伍里的信息,木木火只那一栏的生存值没有动,但她的体力值却一直在消耗。要快啊!

五个人的脚步不由的加快了起来。

四楼夹层。

“这东西是不是变样子了?”林炽渐渐能看到那个巨大的家伙的样子了,不过看到还不如不看呢……简直是,太恶心了!

那个巨大的家伙身上出现了一条条彩色的线,分别是红色、蓝色和白色。但它太高大,以至于林炽根本没有看清!不是那个巨大的家伙显现了它的样子,而是由于陆莫不惊等人通过了考验而限制了这个大家伙的行动。它现在举步艰难,但它只是暂时被拦住了。

要是林炽消耗尽了体力值,别说限制它的力量会消失,就算不会消失,林炽也逃不出它的掌心了。

林炽没有停留太久,扭头继续向前。

黑门处。

在这里黑暗笼罩大地,光明对于‘他’来说从不存在。‘他’能感受到的,只有耳边传来的风声和皮肤能触及到的冰凉。

当‘他’出现在五个人的面前之时。四个人的内心:“卧槽!小黑人?”当然只有一个奇葩认为‘他’是凶手。像这样无厘头的人,无视掉就好。

而就在‘他’出现不久之后,一道朦胧的白光映在‘他’的身上。‘他’的影子和‘他’一起在无声的空间里跳起了舞蹈。

而就在舞蹈刚开始之际,陆莫不惊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也开始跟着‘他’一起跳了起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秋狼低声地问着陆夏良之。

由于秋狼声音太小,陆夏良之反应了一会儿才说道:“我也看不懂,黑门的诗是什么?”

浪沙也加入了‘悄悄话’阵营:“黑门影来守,舞蹈你最棒?”

“那他现在,在和影子共舞?”踏鹰的声音从他们三人的身后传了过来。

“不要冷不丁的说话,很吓人啊!”秋狼朝踏鹰挥了挥拳头,表达着‘我刚才就想抡你了’。

四个人一同向那两位舞者看去,陆莫不惊似乎一脸很享受的样子,完全猜不透他到底想干嘛!至于另一个类NPC,四个人更是摸不着任何头绪。

“喂,你最熟他了。他到底在干嘛?”浪沙话一出,踏鹰和秋狼的眼神也落到了陆夏良之的脸上。

“我说你们不要都看着我好吗?不惊那么古怪,那是我等凡人能猜透的?你们几位大神都没想到,我怎么能知道啊?”话虽这样说,陆夏良之的余光瞟到陆莫不惊的脚步,脑袋里倒是浮现了一些舞步的名字。难道惊哥在和‘他’比舞?

得不出任何结论的四个人,只能在距离两人不远处站桩。

而在跳舞的陆莫不惊,却是在思考要怎么告诉四个站桩,等他们跳完要鼓掌这件事。

他的分析其实很简单,进游戏的时候系统肯定不会知道玩家会不会跳舞,当遇到这种陷阱型的解密,要求肯定不会超过他们的能力承受范围之内。那么,跳舞?完全不需要会!只要能与‘他’共舞就行了!在惊哥的想法里,随便蹦跶几下就算跳舞了!于是陆莫不惊首当其冲的接下了‘与影子共舞’这个条件。

但考虑到‘你最棒’这三个字,惊哥果断自信地判断道:掌声!

可要传递这个信息倒是有点问题。陆莫不惊不知道三位大神是不是那种欣赏完音乐,就算看不懂也会给出掌声的货。但不惊知道,就算是再美妙的音乐或者是舞蹈,在小良知的眼前就是吹口哨和转圈圈。不要问为什么,良知的脑回路就是这样设定的!而有了这样的设定,不惊就不由的担心这种需要赞扬的时刻了。

在共舞的状态下,不惊能清晰的听到影子心里的音乐。歌曲就要接近尾声了,拜托不管是那一只,拍拍手也好的啊!千万别一动都不动的啊!

似乎是注意到了不惊热切的眼神,小良知好像开窍了。

“哎,不惊是不是在向我们传递什么啊?”

然而这个开窍很快就被本人否认了。

“呃,那么黑。估计是我想多了吧。”

不惊在不远处气的直跺脚,这木鱼脑袋!好好的信号又被他屏蔽了!

其实看见陆莫不惊动作不正常的不止是木鱼良知,但三位大神的敏感系统似乎很快的就被良知的话改变了方向——继续站桩。

被屏蔽了信号的不惊,只能开始他的另一项活动——祈祷。

陆莫不惊心里暗道:“快倾倒在本大爷的舞姿下吧!掌声!来吧!用你们热烈的掌声歌颂本大爷吧!”

出乎意料的是,陆莫不惊这个不靠谱的‘祈祷’还真的灵验了。虽然只有一个人在鼓掌,但也确实起了作用。而他,就是秋狼。

秋狼其实和良知是一个类型的家伙,对音乐艺术没有任何的欣赏能力。不同的是在良知眼里,我看不懂的东西就是渣渣;而在秋狼的眼里,连我都不会!一定很厉害!咳咳,自恋的方向不同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影子向四个站桩脱帽鞠了一个躬。“谢谢你。”

温煦的光明再一次出现在五个人的面前。

陆莫不惊大步走到陆夏良之的面前,一把拎起陆夏良之的衣襟,一副想要将他吊在半空中的气势。

不过那也只是气势,良知同学的身高还是很出众的,饶是不惊力气再大,也不可能提溜起他。

“良知,你又坏掉了吗?你知不知道要鼓掌?我给你打了那么多次眼神,你是不是又在想水川河啊?”

一开始良知都处于死鱼眼的状态,任由陆莫不惊摆弄,直到听到了那三个字“水川河”。

“卧槽!不惊!你怎么知道她的啊?”

水川河是良知在一个双人副本里遇到的妹子,强悍程度与林炽并肩,但外表极其具有欺骗性。而良知同学也因此成功被水川河俘虏,私底下背着不惊悄悄和水川河打眼色。

陆莫不惊挺了挺胸,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看着良知:“商场偶遇到的。”

良知一眼看穿不惊的谎言,心里腹诽道:得了吧!你肯定是跟踪我了!偶遇!我【哔——】你【哔——】。

“小良知,你是不是在内心骂我呢?”

良知心虚的移开了眼睛。

“还好有秋狼兄的掌声,助我们渡过了这一劫。”陆莫不惊换了一个风格和秋狼客气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客套让秋狼有点愣,秋狼反应了一会儿之后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哪……哪里,呵呵,客气,客气。”

看出秋狼不太会应对客套话,陆莫不惊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带路!

接下来的门后,就能见到火只了吧?

为什么自己那么在意那个叫木木火只的女孩?陆莫不惊转动钥匙的时候不由的想到了这个问题,但他也很快放下了这个问题。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