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末日的脚步

第二十四章:血尸时代——变异博士(十二)

末日的脚步 明夏莫生 3114 2016-06-16 08:16:02

  “我认为在找浪沙之前先分析一下眼前掌握到的线索比较好。踏鹰兄,你先来吧?”陆莫不惊说完眼神落在踏鹰的脸上。踏鹰搜索的是北面,他是个谨慎的人,他不会擅自行动也不会隐瞒重要线索。他回来了,但他什么都没有说,所以北面没有出口。

踏鹰微微颔首,他似乎没有想到陆莫不惊是如此一个小心谨慎的人。这种时刻还能冷静地看清楚要做什么。哼!还真不能小看他啊!拉拢的想法一度又浮现在脑海。尽管踏鹰心里满满的小算盘,但他还是面色自如地说道:“北面主要是实验资料的分布地。资料里提到了支线任务那三个小孩子的病情……”踏鹰说着拿出了一沓资料。

哦?顺手拿了认为有用的线索吗?职业玩家还真的蛮可靠的。陆莫不惊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资料的标题:“歌利亚三兄弟,异常血液基因?致死原因?复活可能?”这淡淡的一瞥,让陆莫不惊暗暗心惊,一股不好的预感笼罩在他的心头。

在陆莫不惊思考之际,踏鹰还在继续说他自己的分析:“这三个孩子是异端基因,身体是活不长的属性,但细胞却有死而复生的能力。因此三个孩子饱受疾病的摧残,而直到这里的九月……”踏鹰说着将手指移到了资料中央的副标题上‘医疗奇迹,基因转变,异于常人的智慧’。在这个内容的下面附有一张谷博士和三个人孩子大笑的合影。“谷博士研究出了基因改写技术,完全救治了这三个孩子的疾病,使他们能过上相对比较正常的生活。由此可见,这里的科学技术和医疗技术完全不能用我们的常识来判断。”

踏鹰的话引起了陆莫不惊的注意,‘相对比较正常的生活’?如果谷博士的技术救治了三个孩子的疾病,那么原本他们细胞异于常人的死而复生能力是不是并没有消失?难道那三个孩子能不断的重生?有了这个猜想的陆莫不惊,脸色渐渐变得不太好看起来:支线任务,难道只是一个陷阱?

说到医疗知识的领域,良知很自然地就拥有了发言权:“这个资料上写的‘极为大胆的实验’就是指哪个什么基因改写吧?这似乎不是他这个年龄的人会做的举动呢。”

良知无心的一句话将陆莫不惊从低落之中拉了起来,“什么意思?”

“不惊,你应该知道一般的崭新技术项目都是给青年人实验,然后由博士级别的人纠正,最后经过多次实操才能成功的吧?”良知说着便开启了他对医疗资料的‘一目十行’技能。“这个博士并不年轻,像这样的年龄,是不适合给小孩子做这种复杂实验的。我不知道这里是怎么设定对异常生命的态度的,不过我能确定的是做实验的人,肯定不是被捅死的那个‘博士’。”

良知在正式行医之前,学的是人类心理学,至于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年少时所遗忘的一件事。从言行外表分析人性,是良知擅长之处。这一点甚至连心思缜密的陆莫不惊,都自叹不如。

“你是说……”

秋狼听着他们的讨论,突然大笑道:“看来,我们从一份小小的资料里,发现了BOSS一个不得了的秘密啊?”

陆莫不惊点了点头,心里暗道:“可不是嘛!所以‘那个家伙’才会说‘甚至他的研究都是我苦心探索的!这一切本来都是我的!’,这话还真的一点都没有说错……不过如果是这样,特地救下的‘实验材料’,‘那个家伙’应该不会轻易破坏掉。那三个孩子后来一定发生了很不得了的事情!哎,怎么我遇到的副本都这样猎奇啊?就没有稍微正常一点、平凡一点的副本吗?难道是系统跟我过不去?”

陆莫不惊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又不清晰,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

“傻迪,你下注的家伙好像要领悟‘灵’的力量了。”枯伦站在上世界的镜象前,他的脸深深的隐藏在兜帽里,深不可测。

“哦呵呵~ 是吗?”

伦枯眼神轻轻地扫过赛迪,赛迪此刻正躺在地上一副很慵懒的样子。“你似乎并不意外。”

赛迪再度发出了他习惯性的笑声:“哦呵呵~ 我看中的猎物,怎么会错?”

“那么,你是有自信他能赢过水东的下注对象?”

“你说哪一个?”听到枯伦提起时间之王,赛迪只是微微直了直身子。王十林的字典里没有畏惧这个单词。

“男的。”伦枯说着,将眼神落回了镜象之中。

“哦呵呵~呵~枯,赢不赢,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就是太固执了,这只是个游戏。”赛迪说着起身扭了扭脖子,走进了镜象之中。

伦枯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似乎过了很久,他动了动嘴唇:“他会来的。”

“西边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都是瓶瓶罐罐的仪器。”秋狼语气十分低落,显然是很不满自己搜查的地方。

对此,陆莫不惊只是微微挑了挑眉,要是把秋狼安排在北边,以秋狼的性格只会更糟糕!何况在这个医疗室里,自然是找不到什么能令秋狼满意的东西。BOSS又不在这里。等等……为什么我会那么肯定?

“南边也没有。”陆夏良之似乎很执迷于自己找到的这把手术刀,手术刀在他的手中转圈,根本停不下来。

南边确实没有,陆莫不惊也检查过。那照目前看来,最可疑的地方就是浪沙在的东边了。“我们准备一下,去找他。”

陆莫不惊所说的准备一下,主要是对踏鹰和良知说的。医疗室有很多能利用的东西,就比如良知找到的手术刀、医用绷带、急救措施携带盒、针筒注射器等。这些小东西,虽然不是系统认可的回复药剂,但它们本身就具有治疗的效果,所以很自然的就被采纳为治疗型消耗品。

而就在陆莫不惊等人整装待发,准备去东边找浪沙之际。异端突起!

就在浪沙发现上楼的通道,打算回去告诉众人的时候,就被一击秒杀了!

“咯,咯,咯!高端数据!”此‘人’身形矮小,右手拿着一把巨型镰刀,而她的外表看上去只有十四岁左右。她留着一条长长的马尾辫,棕褐色的头发上似乎染上了一些血迹,金色的眼球似乎在诉说着她的身份。是的,她,是违法者。“浪沙吗?好奇怪的名字哎!还是歌利亚什么的听上去更顺口。难道名字越猎奇,数据越精密吗?那我叫XS-赤魅,是不是太正常了?嗯,我就说我的数据还不够精密吧……”

赤魅喃喃自语地穿过了突然数据化的墙壁。

与此同时,刚出发不久的陆莫不惊等人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叮!隐藏任务已完成。

什么?!陆莫不惊闻言一怔,他立即打开任务栏。和系统说的一样,隐藏任务上已经被打上了勾!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浪沙兄杀了歌利亚三兄弟?不,他不可能这样做,凭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三个变异怪物?到底发生了什么?

“惊哥!浪沙兄他……”良知一脸苍白的看着前方。

队伍信息!陆莫不惊打开队伍信息,浪沙的ID旁被写上了终结的三个字【已死亡】。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就像一道闪电,劈的陆莫不惊是外焦里嫩。

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分钟之后,陆莫不惊等人到达了西边的阶梯。而在这一条笔直的路上,没有任何浪沙的痕迹!

陆莫不惊脸上困惑的表情更深了。浪沙,真的就这样完全消失了?难道这个副本里也有‘那个’东西?一头雾水的陆莫不惊决定快速结束这个副本之后,好好问一问浪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实在是太在意这个莫名其妙的异变了。

“走吧。现在只能继续了。”

浪沙的死亡尽管很莫名其妙,但毕竟是落单的时候,说不定是遇上了什么必死陷阱。最令众人困惑的就是支线任务的完成度!突然完成的支线任务,难道是浪沙一个人完成了之后,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结果死亡了吗?

从踏鹰和秋狼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并不相信这个猜测。不过现在纠结这些也没有用了,完成副本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有些事,大不了之后问问本人就知道了。不过,他们也不会想到其实浪沙本人,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登陆界面。

“卧槽!不是那么夸张吧?我怎么死的啊?”浪沙独自一个人在登陆界面咆哮,他那时候在查看联接五楼的楼层,根本没有看见是什么东西杀死了他。更别说什么支线任务的问题了!他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怪物三兄弟的影子!他只是单纯的找到了路,打算打道回府和踏鹰他们汇合罢了。真是点背!

“哎,还是去个人的玩吧。队友太恐怖了!副本的难度都因为他们变得一团混乱了!”浪沙垂着头,刚点下个人生存的选项,系统便提示他:

【游戏正在进行!请在上一轮游戏结束之后,再进入新的副本。】

“啊!啊!啊!不会吧!”浪沙无奈仰头长啸,“他们还要多久啊!这不是开玩笑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