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末日的脚步

第十九章:血尸时代——变异博士(七)

末日的脚步 明夏莫生 3013 2016-06-06 08:16:02

  “找线索。”陆莫不惊说着皱了皱眉,似乎是在床上没有找到什么东西,又起身去捣鼓床边的铁柜子了。

林炽见他那么认真,也开始对这间牢房,分析了起来。而吸引林炽的目光的,是屋里的灯。那悬挂在房顶上的吊灯和走廊外的几乎是同款,可是林炽疑惑的便是:‘这灯,开关在哪儿?’。林炽推测着可能性,伸手摸了摸铁门周围的墙壁。

而就在此刻,墙壁的某块地方,竟然凹陷了进去!

“哦?这就是开关了?”林炽喃喃地说着,按下了凹陷里的按钮。

房内突然一下子变黑了!原本弯腰寻找的陆莫不惊因此变故而直起了身子,这时候他们两人同时看见了那映在墙上的荧光字,那似乎是一首儿歌:‘红蓝白黑绿,牢牢守大路。五彩圆齿痕,进门请恭敬。红门火焰守,磕叩三三三。蓝门水来淹,静息莫说话。白门光来守,漆黑无比美。黑门影来守,舞蹈你最棒。绿门是自然,生生和惜惜。’

“好了,把灯开开吧。”陆莫不惊很快就记住了墙上儿歌的内容,看来这个房间的线索也就这样了。哎,本来心里还有点小期待呢……真是……

林炽闻言便又按下了开关,房内又一次亮了起来。

“你怎么看?”林炽试探地问道。

陆莫不惊双眼无神的凝视着前方,林炽开了灯之后,他就坐在床上没动弹。他在思考。

过了一会儿,陆莫不惊开口道:“一共有五把钥匙,红蓝白黑绿,五种颜色。每一把钥匙都对应着一扇门。而每一扇门之后,都有一个考验,至于考验到底是什么,诗歌里把‘他们’都拟化了,我也猜不出是什么。不过每一扇门的后一句都是相对应的解决方法。红门,是下跪磕三个头,显示对他的尊敬,他便会放你走。蓝门,是要保持安静,估计考验的内容和声音相关,大概是蛮可怕的东西吧?不管他说什么、问什么、甚至是唱什么,都不能回答。至于白门……”

林炽打断了陆莫不惊的话,接着说道:“‘白门光来守,漆黑无比美。’的意思就是说,黑暗的感觉非常好,所以白门应该就是要紧闭双眼。‘黑门影来守,舞蹈你最棒。’则是表示,黑门之后的考验会是一段舞蹈,而我们要对他的所有舞蹈都有所熟悉,甚至可以和他一起跳,并夸赞他。最后的绿门,‘绿门是自然,生生和惜惜。’那道门就是通向四楼的门。”

陆莫不惊不由地拍了拍手,竖起大拇指说道:“棒!不过,有一点有问题。”

林炽疑惑地看着他,好像在问‘哪儿?’

“最后那句诗歌,不单单只指出了绿门就是最后通道。它还说明了四楼在这些‘囚犯’的眼里,是最美好的地方。这便说明了,四楼,有很大的可能是医学研究资料存放的地方!”

林炽吐槽道:“你怎么知道的?万一哪里只是一个叫生生,和另一个叫惜惜的家伙在的地方呢?”

陆莫不惊双眸瞪大地看着林炽,好像很震惊林炽会说出这样的话。

就在陆莫不惊和林炽发现房内的诗句的时候,另外两组也有相应的发现。

首先来说说秋狼和良知这一组吧。没错,他们这一次还是一组。至于原因,也无需点破。

总之他们负责的是左走廊边的房间,而第一间房间里,却是一团乱糟!

这间房间可谓是脏乱差的最佳代表,房内的东西也不算很多,但那一股清晰可触摸的异味,在整间房间内蔓延四散。地上也是水渍、血渍、袜子和内衣,应有尽有,让人无法下脚。

陆夏良之使劲地掐着自己的鼻子,仍是没有阻隔那非同一般的异味侵入他的全身器官,而他的全身器官也很快做出了相应的抵触反应——逃出了房间外两米以上的距离!良知此时不由地怀念起了惊哥的房间,整齐划一,无可挑剔!简直就是天堂!要是有幸能遇见住在这间房里的主人,良知恨不得一把提溜着他,大声斥责道:‘你就不能好好打扫一下自己的房间吗?知不知道你的房间连停尸房都不如啊?停尸房都没有你这里来的味大!你到底买了多少榴莲?扔了多少臭鸡蛋啊?’不过,他很清楚,他不能这样做。

“嘿!良知兄,我找到了一把钥匙!”秋狼兴奋地声音从牢房里传了出来。

没错!因为良知的‘无法抵抗强迫症’病发,所以他把入屋探索这件事,交给了神经粗大的秋狼。

秋狼身为职业玩家,应该是小虾米们敬仰的大神。但是他直来直去的脾气,也是得罪了不少明星玩家的忠实粉丝。这也是为什么知晓他名字的人不多,不喜欢他的人倒不少,而游戏里多数人都是靠他的社团团徽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一个职业玩家。

“哦?是吗?秋狼兄你快出来,让我看看呗!”听说找到了东西,陆夏良之内心激动的心情也是有点无法抑制的。但是他的身体极为抗拒这间房间,实在是一步也不愿意踏进去。

秋狼缓缓地走了出来,他还不忘关上铁门,抱怨一句:“这里真是太味了。”然后才将拿到的钥匙递给了良知。

良知看了一眼钥匙:

【名称】:黑色的钥匙

【品质】:普通

【类型】:消耗品

【功能】:能打开黑色的门,永久。能自由进出黑色的门。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备注】:放在漆黑的地方,很难想象它竟然没有带上那股奇妙的味道。

看了备注的良知,扶额问道:“秋狼兄,你在哪儿找到它的?”

秋狼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不太好看,“良知兄,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正如备注说的一样,秋狼是在漆黑的地方找到的。至于房内什么地方式漆黑的呢?这当然是……垃圾桶。

秋狼其实并没有翻找垃圾桶的意思,要不是房内东西太乱。他也不知道自己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导致了整个房间突发多米诺骨牌效应。秋狼瞬间体会到了什么叫:‘失了一颗铁钉,丢了一个马蹄钉,折了一匹战马,损了一位将军,输了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国家。’多个偶然事件的触发,从而导致了一件必然事件的发生。而就在这些偶然的事件连续触碰之下,秋狼最终在被硬币打翻的垃圾堆里,摸到了黑色的钥匙。

有一种奇妙的东西叫做运气,那是大智慧者绞尽脑汁却怎么也不能算计出来的随机概率。而这个好运气,一直眷顾愿意等它出现的人。很显然,它这次眷顾了秋狼。

良知和秋狼二人发现了黑色的钥匙之后,就逃命似得搜查下一个房间了。

接下来说说浪沙和踏鹰的情况,他们两个人的进程就没有那么快了。

第一间房间出奇的大,一共有上下四张床,但从灰尘的厚度上可以看出,上铺的床几乎是没有在用的。桌上摆着一些日常的用品:杯子、牙刷、牙膏、毛巾、盆子、相片框和一面镜子。

要说可疑的地方,应当就是墙上那大大的血字:‘I不属于这里!’。

I不属于这里?我不属于这里?还是说‘I’这个字母不属于这里?浪沙怔怔地看着那几个字发呆。

踏鹰瞥了一眼墙上的字,走到了桌前一一看起了桌上的东西说明。

【名称】:牙刷

【品质】:垃圾

【类型】:消耗品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备注】: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也许它会有点什么作用。

踏鹰仔细看了看,牙刷上好像弯弯曲曲地写了一个‘is’的字样

【名称】:牙膏

【品质】:垃圾

【类型】:消耗品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备注】:过期物品,你值得拥有。它会提醒你好好珍惜有时效的东西。

对‘你值得拥有’几个字,踏鹰尴尬地撇了撇嘴。他确实也是一个宅男,这种过期物品在他本人的家里也是随处可见的,不过,他并不打算接受一支牙膏的建议。牙膏上没有被刻上什么字,倒是被人故意剥掉了全身的衣服,变成一只光杆牙膏。

【名称】:相片框

【品质】:普通

【类型】:消耗品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备注】:没有可以纪念的照片,只能放一个空荡荡的框架在这里了。哎,我空虚的青春年岁啊。

踏鹰翻过了相片框,这个东西的背面刻着‘light’。

最后一件是浴巾。杯子和盆子都像是被固定在桌上一样,踏鹰根本动不了它们。

【名称】:长毛的浴巾

【品质】:垃圾

【类型】:消耗品

【是否能带出副本】:否。

【备注】:你还别不信,很多东西都有长满毛的时候。

这是在暗示什么吗?踏鹰对系统恶搞备注已经产生了抵御能力了。浴巾上唯一没长毛的地方,被烫上了‘Key’的字样。

“浪沙兄,你来看这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