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盛世女痞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绝魂

盛世女痞 深信 1323 2017-01-16 16:05:48

  怎么,上演苦肉计?以为这样自己就会相信他了?小七唇角冰冷扬起一个弧度,既然他愿意站在那里,便一直那么站着好了。

小七冷冷转身,准备回府。

“洛千金!”寒疏忽然扬声喊住她。

眸中寒光凛冽!一侧唇角翘起,小七慢慢回头,讥诮而充满杀意的望着慢步走过来的寒疏。

这就按捺不住了吗?看来寒疏也没有那么沉稳啊!

“你不能因此痛恨所有人吧!”寒疏走到小七面前。

他比小七稍微高了一点点,讲话时眸子微微低垂着,“无论如何,这些年太师对我一直很不错,虽然我确实很恨你,”抬眼望一眼小七,“但是还是希望能去太师面前亲自烧香跪送。”

“你?呵!”小七冷笑着摇了摇头,“还是免了!寒大人脚下踩的亡魂太多,沾染过那么多无辜鲜血,我怕你去送我爹,我爹走不安稳啊!”

寒疏脸上当即一僵,阴毒神色一闪而过,这不知死活的丫头居然敢这么讽刺他!

“洛千金非要这么误会我,我也没有办法,”寒疏拼命压下怒气,努力维持平和的继续看着小七,“但是你别忘了,太师素来是没有什么朋友的,我,几乎是唯一一个。难道你希望太师走的时候,无一知心好友相送吗?”

小七望着他,狠狠皱起眉,手在身后握成拳头。

见小七表情似乎不如原来坚定,寒疏微微吐口气,更是放轻语气,“明日我还会来,该说的都已经和洛千金讲清楚了,如果洛千金还是不愿,寒疏便遥遥站着观望。”

小七锋利的眸中落在寒疏离开的背影之上,握着的拳头缓缓松开,一阵酸涩忽然又涌上鼻腔,赶紧闭目锁住眼泪。

不可以哭,她要主持大局,现在只能靠自己了,而且如果哭的话……爹爹走的怎么会安心呢?

可心里还是好痛!像被一把匕首深深扎进去,然后用力翻搅。

“小七!”柳亦枫从门内跑出来,把一件厚实的披风轻轻披在她肩上,望着少女红着眼咬着牙隐忍坚强模样,心中一痛,简直恨不得承受煎熬的是自己。

“我们回去吧!”用力搂住小七的肩膀,柳亦枫轻轻道,“宁朗今天一直在哭,也没有怎么吃东西,你去看看他,好不好?”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宁朗一定是精神支柱吧!小七放不下宁朗,所以他只能用宁朗来哄着小七振作。

小七低下头,抽了抽鼻子,“我知道了,我马上去看他。”

南宫慕尘一整夜没有睡觉。

昨天皇上派人传来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因有人举报,太师被刺杀一事是镇国将军南宫慕尘所为,罪责深重,然证据不足,又念南宫将军多年为南越尽心尽力,从无二心,故先将其打入天牢,查明真相再做决定。”

南宫慕尘却选择了抗旨不尊。

他亲自入宫,苦求着皇上,让太师安葬完以后再入牢,幼帝心软,加上对南宫慕尘的信任,便答应下来。

清晨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正好照在屋子里正中央的桌子,那把染着紫黑血迹的匕首上。

“太师就是被这把匕首杀死的?”苍狼推开门,浓密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望着被南宫慕尘带回来的那把匕首,胸腔升起愤怒的无名之火。

居然敢杀小七的爹爹,让小七伤心难过!这是不把将军府和他们所有人放在眼里!要是被老子抓到,看老子不他妈的扒了你的皮!

南宫慕尘回过神来,他声音沙哑,死死盯着匕首上刺目的血迹,“对,我昨夜已经吩咐人检查过这血迹,太师中的毒名为绝魂,是极为稀有的毒药,南越只有寥寥几个杀手善用。”

“会不会又是寒疏做的手脚?”

“呵!”

苍狼从未在南宫慕尘脸上看见过那么狠的笑容,带着愤怒与杀戾,残忍而果决。那迫人的气场,让苍狼心都微寒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