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盛世女痞

第二百六十四章 挑拨离间

盛世女痞 深信 1225 2016-11-30 01:58:46

  这么冷的天气,寒府内也已经升起暖烘烘的炉火。

下了朝,回到自己屋子,寒疏脱下带着寒气的衣服来,一边等着侍奉的楚婉心赶紧几步过去接过来,把衣服放好,又重新给他拿了件被火烘的暖和的狐皮大衣披在身上。

“厨房熬好了暖粥,我这就吩咐下人端过来。”

“嗯。”漫不经心的一声就算回答。

盛好粥,小心的坐在一边,楚婉心抬头看了眼寒疏,“听说,今日慕尘与太师又在朝堂上吵了一架?”

“慕尘?呵!”寒疏冷笑一声,瞥楚婉心一眼,“你叫的倒是很亲密嘛!”

楚婉心立马身子一僵,眼中带了几分惶恐,急切的想跟寒疏解释,“没有,我只是……”

寒疏冷冷一个眼神飘过去,楚婉心立马噤声,吓得伏身在一边不敢动弹。

“谅你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背叛本大人。”惬意的翘起脚,想到今日朝堂上太师不顾身份的与南宫慕尘争执,嘴角就得意的勾了起来。

“寒大人,六品陈大人求见!”

“呵!”寒疏轻笑,将高高翘着的脚放下来,“来的这么快……宣他进来。”

“你不是想知道南宫慕尘和太师争执的缘由吗?”趁侍卫出去叫陈大人的空当,寒疏轻轻挑起一边楚婉心的下巴,嘴角毫无温度的上扬,气息吐在她耳边,满意的感受着楚婉心的浑身僵硬,“很快,你就都清楚了。”

来官服都来不及换的陈大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进来,上前直接就拉住寒疏的裤脚,一张油光满面的脸上布满恐惧,惊慌的喊,“寒大人!寒大人!你可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是有意要受//贿的!”

寒疏悠悠然端起茶杯轻抿一口,低头望着像狗一样狼狈不堪匍匐在地上的人,薄凉开口,“你求我又有何用?本大人可没那么大的本事让圣上改变主意。”

“不不,寒大人,您有办法!您一定有办法的,我求求您救救我,我不想死!但是如果皇上查明真相,那我就完蛋了!求求您了!”边说边不住往地上用力磕头,发出重重的声响,那陈大人额头很快红成一片。

可惜慌乱磕着头的他根本看不见,高坐的寒疏神色冰冷,毫无半分援助之意,眸底却又慢慢浮现出渗人的阴毒来,轻笑,“不过,我倒还有个其他的法子。”

陈大人立刻抬头,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盯着寒疏。

“本大人记得,你几年前不是帮过太师吗?今日在朝堂上弹劾你的人是可南宫慕尘,太师的女婿,那你就完全可以死死拽住太师啊!”

“太师?”陈大人一听,眉头一皱更是差点哭出来,“他怎么会帮我呢!您也说了,南宫慕尘才是他女婿啊!”

“呵!这你可就真的想多了。”寒疏挑起唇角,“太师今天不就因为南宫慕尘要求圣上处死你,而和他大吵了一架吗?反正太师有滴水之恩涌泉报的美德,不试一试的话,你怎么知道不行呢?反正,你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楚婉心在一边听的胆战心惊,嘴唇都颤抖着发白。

原来南宫慕尘和太师在朝堂争执的原因是因为这个陈大人……南宫慕尘遵循朝纲,太师却注重情义,而且再加上对南宫慕尘设计娶洛云兮的不满,稍稍一个导火索,便能引燃一场爆炸。

寒疏却还要利用这个来挑拨离间……

她抬起苍白的脸,望着寒疏得意阴晦的神色,用力握紧拳头,指尖嵌入肉里,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这和当初接她回府的寒疏根本判若两人,她不明白,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