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盛世女痞

第四十七章 什么人你欺负不起

盛世女痞 深信 2115 2016-04-30 02:32:02

  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原来是南宫慕尘。

小七被转移到比较安全的地方,轻喘着气静静看着那个浴血奋战的男人,他好像带来了一队神兵一样,所有人都热血激昂。

不到一个时辰,这场战斗基本就已经收了尾,靖安城守卫损失惨重,靖安城主则被五花大绑,浑身是血狼狈不堪推到小七面前。

“小七。”南宫慕尘快步走到她身边,眼里有些深深的关切和愧疚,他挥了挥手,从一群官兵里竟然挤出一个大夫,“快过来!看看七爷的伤势。”

小七诧异的看着那大夫,惨白的小脸怎么看怎么惹人心疼。

“我是该说你不知所谓,还是该夸你足够细心?”小七的声音又轻又哑,没什么特别情绪的一句话竟然让南宫慕尘微微别过了头,握紧拳头难得低落。

“只是为了几株紫苜蓿,我不知道竟然会引发这么大的祸端。”南宫慕尘抬起头,明明心里那么愧疚,面上却依然装的没有波澜,也不肯开口道歉,只是说,“你好好养伤,紫苜蓿我们不要了。”

小七闻言,转头便看向了那块盛开着大片紫苜蓿的地方,因为战斗厮杀,在混乱中被踩得全部凋零,狼狈的贴在湿润的土地上。

“怎么不要?”苍狼阴沉着一张同样苍白的脸走过来,毫不留情道,“就该要,还该把这一片狼藉全搬过去,给你在庆阳县盖一座紫苜蓿园!”

南宫慕尘听得出他话里的嘲讽,微微皱了皱眉,但这件事毕竟是他不对在先,所以他破天荒的面对别人的指责不发一言。

“好了。”小七瞪了苍狼一眼,又转头看向南宫慕尘,“紫苜蓿我已经拿到了,放心,还有完好的。”

南宫慕尘看着小七,感觉自己的喉咙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心里闷得难受。

“既然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紫苜蓿,就别刻意再让尊夫人不开心了。”小七说着,就想站起来,结果刚一动,就扯到大腿上的伤口,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跌坐回去。

“小七!”

“小七!”

南宫慕尘和苍狼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小七摆了摆手,南宫慕尘却直接一步跨到她面前,眉头锁的深深的,“走的了吗?”

“没事儿。”

“大夫。”南宫慕尘扭头招呼着大夫。

那中年人模样的大夫便赶紧迎了上来,小心的从身上的一个药瓶里倒出两粒止血减痛的药递给小七,等小七吞咽下去,才慢慢小心的把她扶起来。

苍狼依旧没好气的瞥了南宫慕尘一眼,撑着身子,不肯表现出半分软弱的跟着小七等人身后。

本来繁华美丽的花园里,顷刻间硝烟遍地,残花凋零,只剩一地触目惊心的狼藉。

小七看的出来南宫慕尘和苍狼两个人的心情都很不好。

苍狼从出来以后就一直坐在客栈的桌子边,百无聊赖的一直扯着缠绕自己伤口的绷带。

南宫慕尘则没有出现过。

“苍狼。”小七一叫他,苍狼立马转过头,她本来想问问他南宫慕尘去了哪里,可看着苍狼仍有怨怼的眼神,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便生生卡在喉咙里。

“嗯?”等了一会儿却没有声音,苍狼挑了挑浓密的眉毛略显疑惑的望着她。

“没事……不,我是说……嗯。”小七支支吾吾的,忽然想起来她和苍狼在一起被围攻的时候,苍狼对她说了句话,但是好像并没有说完。

“当初南宫慕尘没来之前,我们被围攻的时候,你想对我说什么来着?”

苍狼微微一滞,手上“残害”自己伤口的动作停了停,脑海里当初被密密麻麻的守卫攻击的情景,清晰的在大脑又播放了一遍。

“如果我们都会死在这里,我想我……”

就这一句话,他没来得及说完。

“反正我们都活着出来了,还非说那些废话做什么!”苍狼面上浮现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僵硬,随手抓过一边的苹果啃了一大口,发出很大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哦!”小七鼓了鼓嘴巴,点点头。

苍狼咬着苹果的动作顿了顿,淡淡扫了小七一眼。其实他是想说,如果我们都会死在这里,我想我能有你痞七爷作伴,就不会有遗憾。

空气安静的沉默起来,只剩下苍狼一口一口咬着苹果的声音。

“呵!你这个暴虐狂妄自大不要脸的王八蛋!你当初对小七说什么来着?”靖安城阴暗的地牢里,南宫慕尘嚣张而霸气的侵占他所有的地盘,把昔日狂妄自大的靖安城主牢牢用铁链锁在墙上,阴狠道,“把你刻在小七的骨头里是吧!你挺牛的是吧!我南宫慕尘的人都敢惹,你比别人多长了一个脑袋吗!”

“少废话。”靖安城主早就被南宫慕尘命人打的不成样子,他强撑着仰起头,目光里是一如既往的阴辣狠毒,“老子落到你这小县令手上怪我时运不济,但你干脆杀了我,要是老子到时候皱一下眉头就他妈管你叫爷爷。”

“呵呵!我要是有你这种孙子,还不折寿十年!”南宫慕尘边说命官兵取来一把锋利的刀子,冲靖安城主扬了扬下巴,嘴角挂着笑,眼眸里的冰寒却足以冻的人浑身发抖。

“把他胳膊上的肉给我一片片削下来,然后在他的臂骨上刻上痞七爷三个大字,让他永远把小七刻在骨头里!”

“你敢!”靖安城主不可置信的瞪着南宫慕尘,面目狰狞,因为愤怒而拼命挣扎着试图挣开铁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巨大声响。

“动手!”南宫慕尘却不容质疑的一声冷冷令下,立刻有官兵举着匕首上前,按紧他的胳膊,匕首没入肉里发出沉闷嘶拉的声音,然后那官兵握匕首的手微微向上一挑,整块被剜中的皮肉都被生生挑下来。

“啊!!!!!!!!!”这种根本非人能承受的痛感让靖安城主仰起头,握紧拳头拼命惨叫嘶吼,鲜血淋漓的手臂配上那绝望凄厉的声音,让人克制不住的头皮发麻。

“继续!”南宫慕尘语调森森道,“刻完了,大家一起出去喝酒!”

“南宫慕尘!!!”

“这次你总该能记得住,什么的人是你欺负不起的!”

他眸色冰寒,霸气凛冽的说完这最后一句,转身大跨步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