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盛世女痞

第四十五章 紫苜蓿到手

盛世女痞 深信 1961 2016-04-28 03:12:02

  “我说你呢!贱人!你他妈的没长耳朵吗?”

可小七虽然把胸中那股郁火强压下去了,那靖安城主却反而根本不识好歹!许是因为这段时间从来没有心情好过,逮着个人便想拿来当自己的出气筒。

“呵!”小七嘴边牵起一丝阴狠的笑意,她淡淡抬眸看了苍狼一眼,嘴巴却吐出与她的怒气完全不相符的平淡话语来。

“是,城主,小人这就过去。”

小七把手里的匕首转了几圈,转身不急不慢的走向那靖安城主。

苍狼的眉头立刻紧紧拧在一起,全身都无声无息的紧绷起来。

五步,四步,三步……

在小七离那靖安城主只有三步之遥的时候,她慢慢停了下来,挺着脊背站在那男人面前,嘴角慢慢的,慢慢的向上扬起。

靖安城主颇为讶异的看着小七。

这是个身材很瘦弱的年轻人,仿佛大风一吹就能把她刮走,可是她的目光却出奇的锐利,嘴角的弧度没有半分紧张或害怕的情绪。

“你老盯着本城主看什么看,就不怕瞎了你那双狗眼。”靖安城主左臂懒懒的搭在一边的石桌上,纵使心中对小七怀了几分惊疑的态度,眼里仍然满是讥讽,吐出的话也恨不得让人直接上前把他的嘴撕下来。

“呵!”小七微微低下头,掩饰着眼里浓重的杀意,她手握成拳,怒极反笑道,“小人还不是因为太过久仰城主您的大名了吗,所以想多看两眼,把你刻在骨子里。”

“哦?那本城主给你一个给我擦鞋的机会如何?”

“也行啊!”小七闪动着灵动的双眸,抬头看他,“不过城主,小人有一个不情之请。”

“哦?”靖安城主那神情就像把小七当成一只可以戏弄的猴子,他端起桌上的酒杯又饮了一口,“说来听听。”

小七指指他身后的紫苜蓿丛。

“我要十株紫苜蓿。”

靖安城主挑了挑眉毛,扭头朝自己身后看了一眼,出乎意料的没有发火,“好。”说罢便阴阴的笑了笑,将自己的脚往前伸了伸,满目戏虐地看着她。

“阿苍。”小七笑了笑,无视掉靖安城主伸过来的那两只臭脚丫子,先对着苍狼招了招手,“你过来。”

苍狼配合迅速的低下头,装作一副胆小怕事却又不敢不过来的模样,慢吞吞的挪着步子。

“你给老子快点!”靖安城主不耐烦的催他。

苍狼赶紧把头低的更深,加快速度小跑过来。

“阿苍,你去取十株紫苜蓿来。”小七笑着对他说。

苍狼抬起头,眼里的震惊和害怕几乎没有半分伪装的模样。

小七拍拍他的肩膀,“快去啦,阿苍,没事的。”

“快滚过去!”靖安城主又是一声不耐烦的咆哮,眼神已经逐渐危险起来。

苍狼赶紧往紫苜蓿丛那里跑,结果因为“害怕”,还不小心跌了一跤。

“哈哈哈哈!”靖安城主拍着大腿笑话苍狼的时候,苍狼只默不作声的取了十株紫苜蓿出来。

“你先走,阿苍。”

苍狼皱眉望了小七一眼,轻轻摇摇头。小七却扬了扬下巴,眼神坚定不容置疑的瞥向门口的方向。

“你还不快滚!”这次那靖安城主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抓起桌上的酒杯就朝苍狼砸了过去。

苍狼拼命控制着自己才没有条件反射的就抬起胳膊去挡,酒杯刚好砸在他的头上,酒液便立刻打湿了他的头发,然后狼狈的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

他握紧了拳头,眼里的温度陡然降到零下,转过身,慢慢的走了出去。

等到苍狼走远了,小七却又抱着胳膊看着靖安城主开始笑,樱色的唇微微上翘,一副天真无邪,人畜无害的模样。

“你到底要不要给本城主擦鞋?”

“要啊!”小七耸耸肩,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不光给你擦鞋,我还准备给你洗头呢!”

“呵呵!”靖安城主不疑有他,竟然真的闭上了眼睛,等着小七走过来跪在他面前,用毛布或者袖子一脸献媚的给他擦鞋。

小七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去,忽然单手执起桌上的酒壶,看了两眼。

“快开始。”

“好嘞!”小七点头笑了笑,把酒壶上的小盖子掀开,按住靖安城主的肩膀,突然毫无预兆的把整壶酒倒在了靖安城主的头上。

“操!”头上突然传来潮湿冰凉的感觉,很快脸颊和脖颈上都湿润一片,靖安城主一个激灵,顿时就想从凳子上跳起来,却被小七死死扣住。

“哎,城主,”小七一边往他头上倒酒一边道,“你可别乱动啊,洗头怎么能就洗到一半呢?”

“你他妈的找死!”

“呵!”小七眼神骤冷,很快空了的酒壶被她直接狠狠砸到靖安城主的头上,瓷质的酒壶顿时碎裂开来,“是你先不知死活的用酒杯砸我兄弟的,如今还给你,有何不公!”

温热的红色液体滑到靖安城主眼角,他身体猛然一震,身下的石凳竟然四分五裂开来,小七手一松,顿时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地下碎裂的乱七八糟的石块,心中就一个念头:靠!铁臀功么!

“呼!”凌厉的一拳带着风声呼啸而来,夹杂着靖安城主的怒骂,“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人?”

“南越国人呗。”小七冷哼一声,小腿猛的一蹬,身体便从地面高高跃起,在靖安城主的拳头扫过来的时候,一脚正中他的小臂。

靖安城主蹭蹭倒退两步,眼神狠厉的揉着自己发麻的胳膊,心中不由震惊,试探性的问道,“难道前几日捣毁我无数花,还害死我爱犬的人就是你?”

“就你那条破狗,也好意思称之为爱犬。”

“你!”

“哦,不对,我不该这么说,”小七抱着胳膊冷冷望着他,嘴角挂起高高的讥讽弧度,“毕竟你和破狗,还是相配又登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