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盛世女痞

第十二章 苍狼出场

盛世女痞 深信 2064 2016-04-12 02:28:01

  “哦!”结果说完了半天,人南宫慕尘脸上依旧一点儿表情都没有,依旧抱着胳膊漫不经心的看着小七,“所以呢?”

小七肺都要气炸了,单手叉腰撇过头去无奈的笑出了声,“南宫慕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大?”

“你觉得我会怕那个什么苍狼?”南宫慕尘微微抬了眸子,反问。

“这根本不光是怕不怕的问题,且不说苍狼的实力一直都比我高,而是为了一个窃贼这样兴师动众根本不值得!”小七定定望着他,“我没有说我们和苍狼对抗就一定会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事情闹大了,庆阳城的百姓也是会受到牵连的。”

“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实力了?”南宫慕尘没有感情的勾了勾嘴角,“我告诉你,小七,我不会让庆阳城的百姓受到半点伤害,但不允许犯罪者逍遥法外也是我的职责和不可打破的原则。”

小七诧异的看着他,颇为意外他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沉默半晌,她再次开口道,“我只是觉得,苍狼并不好惹,请南宫大人一定要考虑清楚利弊。”

南宫慕尘嘴角斜斜一挑,深邃的墨色瞳孔里充满倨傲的光芒,他薄唇轻启,“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究竟是苍狼不好惹,还是我南宫慕尘不好惹!”

小七回到自己近来一直居住的县衙后院,点了一盏烛灯,开始凭借自己的印象,动笔勾画着广云山的地形图。

其实坦白来说,南宫慕尘刚刚的表现她还是很欣赏和佩服的,只是不说出来罢了。年轻,自信,勇猛,有冲劲儿!符合了她眼里年轻人都该有的态度模样。要是脾气再好一点儿就好了。

她咬着笔杆,绞尽脑汁的回忆着广云寨的位置,既然一场硬仗是免不了的,那就尽可能的早点做准备吧!

第二天一早,她顶着两只大大的熊猫眼,套着依旧不合身的官服,懒懒的打着哈欠,和其他几个官兵一起执行者南宫慕尘对窃贼的处罚,残忍的五十大板外加亲身乞讨七天。

现在两个官兵正一左一右的轮流冲着窃贼招呼着实木板子,才十几杖下去,那窃贼就哀嚎的跟杀猪似的了,到了三四十下,惨叫声反而低了下来,等到了第五十下,那窃贼已经只能从嗓子里发出声声哀鸣,衣服都被血染透了,额头一大层虚汗,几乎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但是惩罚并没有到此结束,又有两个官兵替换下打板子的那两个官兵,一左一右,拖着窃贼就往公堂外走。

仔细检查了一番,确认那窃贼身上已经确实没有了一枚铜板,官兵才纷纷散开,包括小七在内,却也都不走远,时不时的看那贼一眼,谨防他再有什么动作。

那窃贼想必肠子都悔青了,但做错事,就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那窃贼依旧可怜巴巴的趴在原来的位置,庆阳县的百姓其实大多都很善良心软,就算知道此人是贼,还是忍不住给他端口饭。可那窃贼真是伤的不轻,看着面前香喷喷的饭菜,愣是胳膊都举不起来,又实在无法当街做出像狗一样直接用嘴从碗里吃饭的屈、辱动作,只好硬生生忍着。

小七看了他好久,终究是心软,刚刚决定过去给他喂个饭,变故就在此刻发生了。

一人骑着高头大马,直接冲进闹市,一把拽起那趴在地上的窃贼,丢到了自己的马上,扬起鞭子用力一甩,就要冲出去!

小七的行动比她的大脑反应还要来的快,她直接前冲两步,随手拿起一小贩摊上卖的苹果,用力甩向马的后腿。

“嘶儿~”马儿受惊的叫了一声,还是一个不稳,后蹄失衡,跌倒在一侧,哗啦啦的砸到了一大排的风筝。

马上的人也通通摔了下来。

那个窃贼本来突然被扔到马上,现在又突然被摔下来,且不说惊吓,光痛就生生痛晕了。

而骑马冲进闹市的那个男人,一个鲤鱼打挺猛的弹跳起来,愤而回头目光凶狠的瞪着小七。

小七也扬起下巴冷冷打量着他。

这是一个很阳刚的男人,宽阔的额头,浓密的眉毛下面是大大的黑亮眼睛,鼻子很高,嘴唇很厚,不说多么俊美,他整个人都显得很刚毅,很容易让人觉得此人安全可信。

“你是,苍狼?”小七试探性的问他。

“哼!老子在这里呆了这么久,还没人敢这么嚣张的动老子的人,你们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男人握紧拳头,神色一凛,整个人都散发出强大的压迫感。

还真是!

小七抱着胳膊,漫不经心的挑了挑嘴角,道,“话可不是这么说,毕竟是你的人偷窃在先,我们也只不过秉公执法,何错之有?倒是你,扰乱官兵做事,怎么,想目无王法?”说完这话小七自己都被自己鄙视了一把,这么义正言辞,这么正义凛然。要不是半个多月前她还是个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的痞子头,她还真就信了呢!

苍狼皱了皱眉,直接一脚踢向那窃贼的腰眼,那窃贼在昏迷中狠狠皱起眉毛,苍狼又加了一脚,硬生生把那窃贼给疼醒了。

小七讶异的看着他,这,出手也太狠了吧,亏这还是自己人呢!

“你又去偷人家东西了?”

窃贼慢慢缓过神,一见是苍狼,瞬间面如死灰。

半晌,哆哆嗦嗦的伸长手臂去拽苍狼的裤腿,“堂哥,堂哥我再也不敢了了,堂哥你饶了我吧,堂哥,真的,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小七更加惊异,这小贼见了自己的救兵居然比见到官兵脸上的表情还要恐惧十倍,仿佛苍狼根本不是要救他,而是会毫不留情的把他五马分尸一样。

苍狼脸色瞬间就阴冷下来,刚抬起脚,又瞥了一眼自个儿堂弟的身体状况,若是再来一脚,恐怕小命直接就交代在这儿了。

生生把脚收回来,苍狼又把视线投向小七,手指骨攥得咔咔作响。

“我的人犯了错,你们打也打了,就到此为止,今个儿人我要带走,你要不同意,哼!你可以试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